吳介民曾如此自我介紹:「少年在宜蘭晃過…曾專攻兒童膠鞋、自助餐、水餃。留學與進修在紐約、麻州劍橋、洛杉磯。」

他擺過地攤、賣過小吃、曾在膠鞋工廠做工。書本上說的階級、底層,對他不是理論,是活生生的真實。他後來成為政治學者,年少經歷成了一把拉開學術視野的鑰匙,讓他看待問題往往深入又到位。

他也很早就投入學運、社運,昔日夥伴而今紛紛成了政壇高官,他卻始終無意從政,他說不是清高,政治是艱難的責任,他太愛自由,只想隨心所欲。

2年前的2月底,吳介民準備赴義大利的一場學術會議,還規劃了會後旅行,他請好假,付清所有旅館、火車票、博物館票費用。直到搭機當天,「我肚子痛到沒辦法,去台大急診。」他最後沒搭飛機。

吳介民這天回台大演講,他帶我們回到這棟當年的圖書館,說早年很喜歡在這裡閱讀各種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