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2日,港警以大規模武力進行鎮壓,滿城肅殺中,單親媽媽陸錦城隻身站在鎮暴警察面前,苦求警察收手;6月15日晚上,運動出現第一位墜樓犧牲者,立法會民主黨議員鄺俊宇目睹為民主死諫的那一刻;發起2次大遊行的民間人權陣線召集人岑子杰,則與200萬港人一起在街頭力抗惡法。

面對強權,他們像是以卵擊石,儘管石牆又高又硬又冷酷,但他們說,香港人沒有悲觀的權利,要持續努力,要相信奇蹟。他們都是這一場運動的見證者。他們在寫歷史,歷史會記得這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