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名不見經傳的木工學徒到越南家具大王,幫助凱勝站穩越南家具出口第一的關鍵,還是高達95%的自製率(一般家具同行為50%)。「我們從木材、鐵器、玻璃、大理石到PU發泡棉,甚至紙箱、包膜都自己做。因為外包只能做低端、量大的產品,要提升品質就要把技術掌握在自己手裡,這是我最大的競爭力。」

進入越南轉眼15年,羅子文每年提撥年資獎金留住人才,還設置幼兒園解決員工子女托育問題,不少幹部從深圳廠便一路追隨。「513排華暴動時,我安排遊覽車把2百多名幹部撤到胡志明市,幫大家訂好機票後,我發了一封簡訊謝謝他們的辛苦,我說我要和太太回去廠裡固守家園,沒想到70%的人都跟我回來。」

羅子文認為魔鬼藏在細節裡,廠區門口也高懸「完美」2字。

「我不是穿西裝的老闆,我是穿工作服的老闆。」事隔5年,作為暴動重災區的平陽省,幾條黃狗悠閒地在路上閒逛,早沒了那晚肅殺的緊張氣氛。暴動時,凱勝被砸損失超過100萬美元,羅子文也著手改建廠區,「這裡現在是銅牆鐵壁,還有可供應一個月糧食的伙房,除非開坦克車,否則打不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