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婚專法表決那天,我在立法院外看投票情況。同婚通過了,大家都很高興,但最後跨國伴侶的法條沒通過,我身邊的人都哭出來,好多人的伴侶是香港人、馬來西亞人、菲律賓人…我們還是不能結婚,好心酸。

我女友是印尼人,她小我4歲。我們在工廠認識,我是她上司,一開始她中文不好,講什麼她都聽不懂,我很生氣。但她工作勤奮,從不抱怨,也很體貼,開車時會陪我聊天,有次我工作手被割傷,她幫我擦藥,叫我去休息,一肩扛下所有工作。我忙到沒吃飯,她會餵我。認識沒多久,我就愛上她了。交往後我們住在一起,我帶她去看電影,她在印尼從來沒去過電影院,我會講解劇情給她聽,她好投入。平常工作辛苦,收工後我們一起去夜市吃東西、玩夾娃娃,穿著情侶裝打情罵俏,晚上抱著一起睡覺,覺得好幸福。

漸漸地她告訴我她的過去。她的故鄉在印尼東爪哇島外南夢,18歲結婚生小孩,她跟先生在峇里島打工,但先生會打她,還會偷竊。她日夜兼二份工,幫人蓋房子、打掃,1個月賺新台幣4、5,000元給先生花用。但先生一直在外亂搞女人,她太傷心,才離開印尼來台工作。愛不分性別,遇見我,她說她愛得自然而然。

我們都經歷很多人生波折。我爸愛賭、簽六合彩,我國中時,他的模具工廠倒了,房子也輸掉。生母跟爸爸離婚,繼母很愛唸我,所以我國中畢業就搬出去住,自己打工繳助學貸款。但我個性樂觀,不會想太多,這點我女友跟我很像。像她喜歡跳舞,跳不好,卻充滿自信。在我眼中,她閃閃發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