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歲時,鄭安室因為做酒店小姐喝太多酒,猛爆性肝炎送急診,讓她不敢再上班,開始轉而在酒店小姐的生活圈、林森北路擺攤賣衣服。「我自己做過小姐,很瞭解她們要什麼。比如小姐都要爆乳,我會去找能從A變C的Bra甲。」

因為挑貨眼光好,又懂得聽酒店小姐訴苦、與小姐做朋友,鄭安室說生意非常好,「一款Hello Kitty的T恤,我賣了快200件。最顛峰時,那種人型model有十個、掛衣架在騎樓放兩排。」賺到錢,她立刻又去宜蘭買房子,還請流浪漢幫忙上下貨,「那個伯伯都睡在我租倉庫的樓梯間,撿人家吃剩的東西吃,我就想可以試試讓他幫忙搬貨下來,結果伯伯做得很好,我每天給他3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