較之台灣過去上映的越南片,《人性爆走課》確實前所未見。導演陳清輝師法不少歐美電影,用傾斜構圖來彰顯失衡社會,利用跑酷技巧傳達千鈞一髮的底層叛逆。不到80分鐘的片長,控訴人性在體制泥沼裡被踐踏玷汙,火氣十足。

本片主角是個瘦弱的男孩,與父母失散後,只得自立更生。他在窮巷陋屋之間為想藉簽賭發財的街坊們跑腿,順便報明牌。猜對可以有佣金,報錯則換來咒罵狠打。人們好賭到可以拿房子抵押,殊不知莊家組頭與黑道幫派,甚至想趕走他們的政府、建商,正好抓到他們最大的弱點。可怕的不只是上下階級的對立與剝削,更觸目的是底層的自相殘殺。走投無路,便欺負比你更可憐的人。也讓主角落牙血吞,就是不肯就範的困獸之鬥,更顯哀涼。

跟男主角對照的,是另一個看起來較年長、混得更好的競爭對手。相較於主角總是跟泥巴汙水攪混,甚至到墳場墓穴找探明牌;他綁著臭屁的馬尾,身手俐落有如跑酷選手,還能跟大哥賭幾桿撞球。但這真的比較高級嗎?兩人時而結盟、時而仇寇的關係,有如底層競爭的縮影。當他們在馬路上大打出手到讓交通打結,或是為了一袋不知鈔票還是簽單而在鐵軌面迎火車駛來你死我活的時候,那些被迫停下或渾然不知的騎士、乘客、甚至路人,恰恰呈現了另一半世界的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