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瑞中說藝術是場豪賭,他經多年沉潛拚搏,終於從窮困的棄業青年熬成名利雙收的藝術家。今年他策展「台灣雙展」,取名《禽獸不如》;「台北雙年展」則展出他的作品《巨神連線》;年中還有他的大型個展《犬儒共和國》。

藝術家曾因瘋狂創作,日夜焦慮,難以成眠;直到與死亡擦肩而過,頓悟一切皆為夢幻泡影。他想到深山隱居修行,卻肉身衰敗,不得其門。他在幻影堂裡持戒修佛,日夜誦經,戒除身外物,卻始終戒不掉對藝術的欲望。

他收藏藝術展冊、手札日記、底片畫作,和記憶,在死亡面前更形焦慮,只因他夢想蓋一座屬於台灣藝術的廟堂。

姚瑞中變了,戒菸、戒咖啡、吃齋,三句不離佛法。佛緣始自三年前,他與死亡擦肩而過,「我到台南新營拍三太子那一晚,開車回台北,覺得心跳亂掉,我以前是登山健將、籃球校隊,應該不是心臟問題。」他去醫院門診,檢查結果心臟主動脈塞90%,「很危險,要立刻住院、做手術,否則隨時心肌梗塞,掛掉。」隔幾天,他心臟裝上支架,撐起被過度消耗的肉體。

新北石碇皇帝殿山上的佛光寺,多年前遭控侵占國土而被拆成廢墟,70多歲的住持達龍法師至今仍住在廟裡。姚瑞中常找機會上山陪老和尚談天,也記錄這荒謬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