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嚴

  1. 人物

    【一鏡到底】永遠的臺北人 白先勇

    疫情之年,白先勇的「父親3部曲」完成了,《孽子》也迎來了40週年。父親忌日這天,83歲的小說家上山掃墓,和父親說話,彷彿是晚了54年的告別。父親3部曲一共6冊,累計83萬字,小說家為父親平反,像長篇墓誌銘,也像史記,和史學家合作,讓證據說話。其實早從《臺北人》起,他就在為父輩一代的故事發聲,定義戰敗流離的時代,也定義了自己。我們問他,會覺得自己的生命,才是《臺北人》的最後一章嗎?恍若赤子為父作傳的他回答:「本來也就是這樣子啊。」

  2. 人物

    【白先勇專訪4】他年過80仍心猿意馬 想對孽子們說:「快點回家」

    所以是怎麼敗的?「敗在軍事。就是2仗,東北四平街,和徐蚌會戰,這兩個都牽涉到我父親很深…」事過境遷,然而往事並不如煙,藏在各種史料裡,電報、函件、手令、簽呈,還有要員的日記、回憶錄等,細細爬梳,讓證據說話,「其實我父親跟蔣介石個人的恩怨,那也不過歷史上多得不得了(的其中一件),君臣之間所謂personality conflict(性格衝突),雙雄不能並立。但我父親跟蔣介石非同小可,他們兩個人的分歧誤了大局…」

  3. 人物

    【一鏡到底】看不破夢幻泡影 姚瑞中

    姚瑞中說藝術是場豪賭,他經多年沉潛拚搏,終於從窮困的棄業青年熬成名利雙收的藝術家。今年他策展「台灣雙展」,取名《禽獸不如》;「台北雙年展」則展出他的作品《巨神連線》;年中還有他的大型個展《犬儒共和國》。藝術家曾因瘋狂創作,日夜焦慮,難以成眠;直到與死亡擦肩而過,頓悟一切皆為夢幻泡影。他想到深山隱居修行,卻肉身衰敗,不得其門。他在幻影堂裡持戒修佛,日夜誦經,戒除身外物,卻始終戒不掉對藝術的欲望。他收藏藝術展冊、手札日記、底片畫作,和記憶,在死亡面前更形焦慮,只因他夢想蓋一座屬於台灣藝術的廟堂。

  4. 人物

    【姚瑞中專訪1】心臟主動脈塞90%差點掛掉 前衛當代藝術家的他改持居士戒

    姚瑞中說藝術是場豪賭,他經多年沉潛拚搏,終於從窮困的棄業青年熬成名利雙收的藝術家。今年他策展「台灣雙展」,取名《禽獸不如》;「台北雙年展」則展出他的作品《巨神連線》;年中還有他的大型個展《犬儒共和國》。藝術家曾因瘋狂創作,日夜焦慮,難以成眠;直到與死亡擦肩而過,頓悟一切皆為夢幻泡影。他想到深山隱居修行,卻肉身衰敗,不得其門。他在幻影堂裡持戒修佛,日夜誦經,戒除身外物,卻始終戒不掉對藝術的欲望。他收藏藝術展冊、手札日記、底片畫作,和記憶,在死亡面前更形焦慮,只因他夢想蓋一座屬於台灣藝術的廟堂。

  5. 娛樂

    【單純的古人1】為《返校》狂哭5小時 曾敬驊演古人不違和

    去年《返校》在媒體試片後,王淨哭到泣不成聲、幾乎沒辦法講話,但是她身邊的曾敬驊就冷靜多了。今年《刻在你心底的名字》試片後,陳昊森也哭到不能控制,但身邊的曾敬驊仍舊異常冷靜,還會幫忙遞面紙。就一個演員來說,看著自己在大銀幕上的表現還能神色自若,如果不是剛剛睡著,就一定極度抽離。

  6. 娛樂

    男孩之間的愛超揪心 曾敬驊浴室親密陳昊森電力滿載

    青春愛情電影《刻在你心底的名字》,把故事背景設定在解嚴之後的台灣歷史,由瞿友寧監製、柳廣輝導演,新星陳昊森、《返校》曾敬驊、邵奕玫及法比歐等人主演,一段校園裡的同窗曖昧,勾勒出時代背景,兩人之間究竟是友誼還是愛情?男孩之間的愛超撕裂又揪心,在大型試映之後,主角陳昊森上台還沒說話就哭了,曾敬驊趕緊上前安慰,重現戲中的「驊森CP」。

  7. 娛樂

    【三金影帝驟逝】吳朋奉著迷台語 關心社會議題「搞工運」沒頭路

    以流利台語、精湛演技出名的「三金影帝」吳朋奉24日在家中驟逝,長期關心台灣社會議題的他,曾於台灣剛解嚴時,在他棲身的工廠「搞工運」遭老闆開除,也因此因緣際會踏上演藝路。

  8. 財經理財

    【延續民主聖地1】海派老闆吸客 陳水扁、施明德、陳文茜都捧場

    位於台北市金山南路、仁愛路口附近的「阿才的店」,今年邁入第30個年頭。過去,阿才的店曾是90年代台灣解嚴後,黨外人士、政治明星相聚針砭時政的台菜餐廳,第二任老闆兼廚師的劉建華個性海派鮮明,因開店結識許多報社記者,耳濡目染下開始熱衷參與街頭抗爭,各路綠林好漢都成了他的兄弟。劉建華是阿才店裡的國王,也是性格暴烈的一家之主。女兒楊怡欣長得像劉建華、個性也像他,父女關係一度勢如水火,直到劉建華罹癌,2年前楊怡欣接下老店經營權,父女間相愛相殺的糾結情感,也在劉建華臨終的病榻前和解。楊怡欣說:「這家店有我們家每個人的心血,我的使命就是讓阿才的店、讓民主聖地的名號可以延續下去。」

  9. 人物

    【一鏡到底】思念像是一道橋 李雅容

    李雅容出生於228事件發生的1947年,那一年父親李應鏜做為台灣仕紳菁英,槍口下與國黨政府周旋保人,擔任鎮長又推動西螺大橋續建,在當時屬世界第2大橋,連接濁水溪阻隔的南北交通。大橋與父親設計的洋樓,是李雅容最美的童年回憶。然而父親肺疾過世,留下要後代遠離台灣的遺言,於是整個家族搬遷,後來更離開台灣,地方歷史從此缺落。7年前,李雅容承接二姊的囑託,從父親的遺物與舊照開始找資料,以優雅嚴謹的態度,寫下父親的事跡與家族史,讓自己的思念像一道橋,串接了台灣歷史,以及人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