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天橋上的魔術師》最後幾集感人,也有人大罵此劇。但無論如何,這齣劇在後面五集以成長的殘酷封存了純真。人生總要有個少年停留在我們的記憶裡,無論是他代表我們受過傷,還是找不回他了,抑或是目送他的遠去。少年之於影視的永恆存在,正在於他仍在相對人間較乾淨的意象裡。

台灣戲劇終於拍出深刻的成長刺痛

這齣劇對我之所以有不同的感受,是因為他拍出了人「突然告別童年的那一刻」。那一幕是小不點好友在特莉莎「消失」後,獨自在天台上看著天空的背影,那蔚藍的天色卻拍打著台東的海浪聲。

人總有突然長大的那一天,那一幕的海浪就像淚水一樣,成長的淚它不會流出來。而是會經年累月掏洗在你心裡,你知道你永遠割捨不了某一個人事物,那卻是你告別童年的開始。那是台灣戲劇史上,少數拍出真正深層傷痛的一幕。我們甚至不用看到他的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