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國城有備而來,他帶著人生的重量來了。

幸好,幽默感是他的習慣,

於是,我們可以帶著幽默負重前行。

這時候格外覺得幽默感好重要。

因為曾國城說起,有些人來了、有些人走了。

是呀,走的人似乎輕了,生者心裡反而重了。

53歲的曾國城,想起自己是45歲後,

開始目睹自己心裡之重。

鮮明蔟生,躲不開、閃不掉。

訪問時,桌上的家用電話突然響起,曾國城見狀接起電話,聽上好一晌竟說:「好尷尬,是催繳電話費。334元。」是不是詐騙電話呢?事實為何也不是太重要了。而這樣一個插曲,曾國城把它詮釋得就像一個舞台劇的場景,一個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