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欣穎與薛仕凌都給我一種,可以顛斜顫顫行走,喜歡游移於偏鋒之上的感覺。那種危險感是吸引他們的魅力,卻也是其魅力的來源。他們各自都有太多面演出了,於是當他們一起演出荒謬奇幻的劇情,這一加一,不只是加法。他們從青春走來,加了厚度再相逢,原來,那種危險、那種不安,傳導出來的火花滋滋,可以是另一種魔幻。

兩人一起演出詭異、黑色的劇作《良辰吉時》,是在去年農曆年後拍的。記得拍攝日期的是謝欣穎,而去年下半年才拿下金鐘獎最佳男主角的薛仕凌卻搖搖頭:「我怎麼覺得像過了好幾年…」

 

不再是弟弟,霸凌後轉身道歉

時間究竟是被延展還是被壓縮了,人對時間的感覺,多少也反映自身這個世界上的流速,因而每個人對時間的感覺並不一樣。不過,這幾年的確都算得上是兩人的良辰吉時。雖然戰爭與疫情的威脅都是再真實也不過了,如子彈不斷貼身而過,但終究,他們在戲劇中或生活裡都各自能閃動以己身、己心打磨的時刻。

《良辰吉時》故事裡有太多支線,但最後都指向由張艾嘉所扮演、在生與死邊之界的神祕人物。薛仕凌的角色之一,是一個醉到沒醒過的人,個性極差,是大雄身邊的胖虎,以自以為好玩的方式霸凌身邊朋友,還拖著謝欣穎到亂葬崗冒險。薛仕凌把角色演到真的讓人討厭,他不好意思地說:「對周采詩、姚以緹,我每演完一Cut,都要去跟她們道歉。因為我的個性,真的不是這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