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裝社西服號以訂製為主,展示的服裝多是非賣品,例如二代老闆呂紹白幫兒子做的兒童西裝,以及父親幫他做的第一件西裝。「退伍後,他覺得我長大了,做了一套給我,但版太大,當時不敢穿,想說可能等以後我娶媳婦吧!好的西服小心照顧可以穿幾十年。」

這家老店在桃園區開了六十多年,一代老闆呂銘置十多歲開始做西服,因為經營不易,一度不願兒子接手,直到罹患肝癌,才開始手把手教學。「大概半年的時間,我白天上班,晚上回家爸爸就在這張桌子上教學,教我裁褲子、開口袋,打版,我們心裡都很著急,怕時間不夠,所以一直吵架。」直到呂銘置進安寧病房,都還在懸念。「那時候我買了一個小朋友的畫圖版,讓爸爸在上面畫。」那時的呂紹白只希望父親好好休息,「他其實也講不清楚了。我都在想,到底是他不會教,還是他已經病到連最熟悉的東西都忘記,很心酸、不想聽。」2週後父親離世,呂紹白辭職回家,之後又花了2年到處進修,才真正接班。

呂紹白習慣在白報紙先打版,除了精準,下次客人上門訂製也能減少誤差,維持同樣的品質。

男裝社30年的老客人郭先生坦言:「早期我不認為他有辦法接,後來他的付出 、努力我們都看在眼裡。他承襲爸爸的認真努力、做西裝的風格,但有自己的創意,更年輕、活潑,比較符合現在年輕人要的東西。」

開店超過一甲子,很多主顧客已變成朋友,一輩子都穿男裝社的衣褲。第一代老闆娘陳月霞回憶:「有老客人,人生最後一件衣物自己先來訂做;也有人走了以後,家人拿著他的衣服來比對,說要做一套棉質西裝一起火化。」不管是生是死,都想讓他們體面,陳月霞說:「可以幫人家做最後一件衣服,也是累積福報。」

呂銘置做西服五十多年,豐富經驗讓他無須打板就可以在布料上直接作業。(呂紹白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