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歲某天早上,我躺在床上醒來,終於下定決心離婚。我為何苦撐這一段婚姻?因為我一直以為前夫會悔改。我26歲結婚,前夫接二連三換好幾份工作,薪水都不多,但我覺得,男人只要踏實,賺不了大錢也沒關係。

我們到處租房子住,最後繳不起房租,就搬回四代同堂的婆家。為了幫助家計,我去拜師學沖咖啡,學會以後,就開始當「飲料調酒」講師,也兼差當褓姆、賣水晶、賣維他命、買賣股票,哪裡有錢賺就往哪裡跑。

業績好時,我手上拿的是花旗大來卡,無額度上限;在淡水貸款買了房子,還給前夫一張附卡,讓他交際應酬。前夫平日很正常,一旦喝醉酒就變了個人,會失控鬧事,跟人起衝突,我不知道去警局保他多少次!有一回他喝醉出車禍,撞傷腦部,我抱著3歲大的兒子在急診室心急奔波。還有一回他喝醉拿把刀,歇斯底里追著我吼:「都是妳害的!」他覺得工作不如意是我拖累他。隔天清醒,他會認真向我道歉,說他會改。

不出幾年,我被人倒會,生活費、卡費、房貸,幾百萬元債務一擁而上,淡水房子也被查封,最窮時,口袋只剩十塊錢,好幾次,我想從捷運月台跳下去死了算了。轉念又想起,自殺的人會在陰間重覆自殺,大兒子學佛,如果我走了,他一定會像目蓮救母那樣想法子拯救我,這會帶給他多大的心理傷害啊。

蔣馥竹(中)走過家暴創傷,離婚後,獨力撫養2個兒子長大,如今在餐飲業漸漸闖出一片天。她說,退休後好想去環遊世界,找回久違的自由。(蔣馥竹提供)
蔣馥竹(中)走過家暴創傷,離婚後,獨力撫養2個兒子長大,如今在餐飲業漸漸闖出一片天。她說,退休後好想去環遊世界,找回久違的自由。(蔣馥竹提供)

有陣子,前夫動不動懷疑我出軌,我好想離婚,可是怕麻煩。有一次他喝醉了跟我吵,差點把我掐死。還有一次喝醉,把客廳錄影機摔爛,然後衝進浴室,大兒子正在洗澡,肚子被他搥一拳。小兒子也曾惹怒他,被掐住脖子。後來只要他對我大小聲,小兒子就會抓緊菸灰缸,大兒子心臟不好,容易緊張,總是在一旁拚命唸佛,好可憐。

離婚後,兒子們對我說,其實早就該離了。前夫為了挽留,想方設法鬧自殺,最後住進精神科病房,出院後跑來盧小小(閩南語:死纏爛打),我拿出之前的家暴驗傷單,他才罷休。

現在每天我過得很開心。我是苦過來的,學生開玩笑說我是台灣阿信,也幸好有這一身飲料調酒的技術,不然我和小孩要喝西北風。活了大半輩子沒出過國,2年前第一次去了日本,我其實很嚮往自由,可惜一生被許多人事糾纏。我好渴望,在有生之年去環遊世界,不管有錢沒錢,走到哪玩到哪,將來或許跟大兒子一起去出家。

蔣馥竹 59歲 台北市 餐飲顧問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