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8.03.12 23:05

他用記錄下來的影像 捍衛這塊土地

【導演柯金源專訪一】

文|簡竹書    攝影|楊子磊    影音|許哲綱

農村長大的柯金源原本只打算當攝影師,拍出最美的風景,直到他當了攝影記者。

這份工作讓他見到了社會金字塔的最頂端與最底層,台北的政商名流日日聚餐五星飯店,南部小村莊淹水1個月沒人理;電鍍廠將毒水排入溝渠,老闆賺大錢,農民的稻穀驗出重金屬,盡遭銷毀。

他決心專注環境議題,拍稻田毒水、工廠黑煙、消失的海岸…,這條路孤獨又危險,他悶著頭日日工作十幾個小時,慢慢的,開始獲獎無數,他的影像也成了保護這塊土地的鋒利武器。

淡水河口拍完照已下午1點多,柯金源接著問我們要在哪裡採訪?問他,不吃午餐嗎?他說他不需要。我與2位攝影記者都愣了,可是我們餓了呢。他說那找一間便當店好了,開車途中看到路邊臭豆腐攤,他又問要不要吃臭豆腐就好了?

 

拍攝生態 以車為家

吃飯這件事,似乎是他生活中最微末瑣事。他的箱型車堆滿攝影器材以及睡袋、野炊鍋爐,還有一塊可供躺平的木板,外出拍攝各地生態時,他會帶乾糧或野炊果腹,白飯配罐頭也能一餐。木板有20多年歷史,那年他為了專注拍攝環境議題,辭去雜誌社工作,外拍就睡車上省去旅館費,有時一睡長達1個禮拜。而今不那麼拮据了,他卻捨不得丟,「有紀念價值,而且有需要時還是可以睡。」

56歲的柯金源是公共電視的製作人,也是紀錄片導演,得過3座金鐘獎、美國蒙大拿野生動物影展最佳電視節目獎…等國內外獎項。業界稱他「柯師傅」,他卻毫無大師架勢,逢人總微微鞠躬點頭,附帶羞赧微笑。

他的話不多,身形精瘦,他謙稱害怕演講,直到最近出書才經常受邀演說,然而某日他在台中公共圖書館的一場演說,現場爆棚,聽眾反應熱烈直到圖書館要關門了還不罷休。書名與公視的節目同名:《我們的島》,500頁全彩,重達1.5公斤,1台筆電的重量,書裡700多張照片是台灣30年來環境變遷的珍貴紀錄,美麗的海灘被消波塊、堤防取代,乾淨的河流成了劇毒臭水溝,海邊鮮蚵變成重金屬綠牡蠣…。

硬題材又全彩又厚,成本極高,出版社也是勇氣十足。柯金源有自知之明,笑說自己就買了120本,「不好意思讓出版社賠錢。」孰料上市2週就2刷。

30年前柯金源就開始拍攝淡水河,淡水河口原是台灣8大美景之一,隨著淡海新市鎮的造鎮、台北港的擴建等,而今景觀與生態被嚴重破壞。
30年前柯金源就開始拍攝淡水河,淡水河口原是台灣8大美景之一,隨著淡海新市鎮的造鎮、台北港的擴建等,而今景觀與生態被嚴重破壞。

 

關懷弱勢 心疼農民

20多年前當他決定踏上這條寂寞又不討喜的路時,應該沒想過會有這樣一天。柯金源是彰化伸港人,父母務農,每天凌晨4點多起床忙到天黑,辛苦養大5個小孩,三不五時一個颱風就讓全年辛勤付諸流水,連給孩子繳初中考試的報名費都是奢侈,全家僅老三及老么柯金源能讀國中。國中畢業後,柯金源離家半工半讀念高工,白天在工廠當學徒。

柯金源喜歡水彩畫、攝影,退伍後從攝影助理做起,1987年他參加人間雜誌的編採班後受到啟蒙,開始關注弱勢議題。1988年,他到財訊雜誌擔任攝影記者,1990年楊希颱風侵台,嘉義東石鄉網寮村海水倒灌,「很嚴重,總統、省主席都去看,我也去。」1週後淹水未退,第2個颱風又來,就這樣整個村子泡在水中1個多月,不僅居民生計出問題,有的村民腳部傷口開始潰爛。

「我每天跑新聞,看部會首長跟企業界吃早餐、剪綵、酒會,談政府怎樣協助企業,進出都是五星級飯店。沒人討論西南沿海還有一群農漁民泡在水裡1個多月了。簡直2個世界。」颱風對農漁民造成的苦,他很熟悉。他深深不安,無法別過頭去。此後,工作之餘他開始拍攝弱勢議題。

柯金源小檔案
  • 出生:1962年
  • 學歷:彰化正德高中機械工程科畢
  • 經歷:財訊雜誌攝影記者,現職公視新聞部製作人、紀錄片導演
  • 著作:《我們的島-台灣30年環境變遷全紀錄》
  • 重要獲獎
    1. 1997年 金鐘獎-電視攝影獎
    2. 2005年 台北電影節-紀錄片首獎《獼猴列傳》、美國蒙大拿野生生物影展-最佳電視節目、最佳觀點獎《獼猴的戰爭與和平》
    3. 2007年 美國蒙大拿影展-電視節目最佳影片《產房》
    4. 2010年 金鐘獎-非戲劇類導演獎《森之歌》
    5. 2016年 金鐘獎-非戲劇類導演獎《海》、卓越新聞獎-新聞志業特殊貢獻獎
    6. 2018年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傑出貢獻獎

【柯導情報】更多柯金源導演介紹可關注中國信託 Home Run Taiwan官方網站 :https://goo.gl/VRFtiS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