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8.05.24 23:00

【心內話】老母比老爸重要

文|陳又津    攝影|董孟航
劉黃玉聘有空時就做資源回收,所得捐獻做功德,她說:「我要存在天上的銀行。」
劉黃玉聘有空時就做資源回收,所得捐獻做功德,她說:「我要存在天上的銀行。」

我記得媽媽死前一天,帶我跟姊姊、弟弟去看陣頭,回家她就發燒了,我們挖青草煮茶給她退火都沒用。第2天媽媽死了,我們家裡窮,連煮腳尾飯的米都沒有,下午找個空地就埋了。那年我12歲,家裡8個小孩,媽媽死了沒2個月,爸爸就送掉妹妹,我也以300塊被賣掉。

我被賣到彰化隔壁庄做女傭,還好大姊住附近,偶而會來跟我講話,去溪溝抓魚給我吃。我一個人在外面摘菜、揀柴、割草,也會去媽媽墓前哭。17歲在田裡做事,有人誣賴我豆子沒摘完,我很生氣,用黑裙包了2件衣服,身上一塊錢都沒有,就走路回老家,再找個頭家做幫傭。

劉黃玉聘不但帶大一雙兒女,還為圖中孫輩做衣服。(劉黃玉聘提供)
劉黃玉聘不但帶大一雙兒女,還為圖中孫輩做衣服。(劉黃玉聘提供)

20歲那年,爸爸要我結婚,爸爸收下聘金2,000塊,我就嫁人了。結婚一個月後,夫婿哮喘發作,沒辦法工作,我先幫別人洗衣服,一擔一塊錢,後來我去新莊鐵工廠煮飯,又到三重成衣工廠收線頭和剪補片,靠做工養大家裡2個孩子。夫婿後來中風,也是我顧了6年多,他過世二十多年了。

兒子長大後開車床工廠,我操作機器,做到手指甲斷掉變形,現在還是歪七扭八。後來他轉行做胡椒餅,我幫他切蔥。現在我84歲了,今年得到新北市模範媽媽,前幾天頒獎,市長送我戒指、獎狀、電風扇。可是戒指我也沒閒戴,隨便丟家裡,因為我要做事啊。

我每天凌晨2點半就醒了,先在床上做體操,5點跳元極舞,7點切蔥,然後煮午餐,下午聽收音機。用過的洗澡水隔天洗衣服,洗完衣服的水舀起來擦地板、洗廁所、沖馬桶,一點水都沒浪費。每天忙到晚上9點才睡。

我跟你說,要說模範媽媽,在我心中,我老母才是100分。冷了餓了就跟媽媽說,冬天沒衣服穿,媽媽會拿米袋給我蓋。過年難得有豬肉,她知道我怕肉味,都會幫我醃過或油炸,換作爸爸總是在外面,不會煮東西,我們什麼都沒得吃。我真正苦還是媽媽死了那時候,幾十年前的事,現在想到還會哭。

我覺得媽媽很重要,爸爸不重要。現在這個時代不是也一樣?老母按怎艱苦都會撐下去,老爸都零零落落,不會照顧小孩子。所以我都說,要死就要死老爸,毋通死老母,若是死老母,一個家就散了。

劉黃玉聘 / 84歲 / 家庭主婦 / 新北市蘆洲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