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8.07.02 22:59

【梅健華專訪二】妻2次遭公安抓走 還曾拿過普立茲獎

文|簡竹書    攝影|王漢順    影音|許哲綱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梅健華(右)與妻子陳舲舲(左)年輕時合影。(梅健華提供)
梅健華(右)與妻子陳舲舲(左)年輕時合影。(梅健華提供)

相較於有些出身政治或情報系統的外交官員,梅健華是職業外交官,哥倫比亞大學碩士畢業後,他回到出生地香港,在合眾國際社香港分社當了一年半的記者,後來考上專責外交事務的國務院外交人員特考。梅健華出生後不久父母便舉家移民美國,「我跟姊姊是社區裡唯二2個華人小孩,那是非常小的社區,沒什麼機會看看大世面,我就下定決心長大一定要到外面的世界看看。」

他不是那種移民的富二代或中產階級ABC,父親在香港原是巴士司機,「那個年代的亞裔美國人在美國並沒有太多機會,從香港或中國南方移民的基本上都是3種行業,餐廳、洗衣店或裁縫業,我父母當年就經營餐廳,整整37年沒有一天休息過,天天上班煮飯。」他則苦讀,在明尼蘇達大學時不但雙主修新聞、政治學,還副修中文,十分拚命。

父母在美國辛苦經營餐廳,梅健華努力讀書拿到明尼蘇達大學雙學位、哥倫比亞大學碩士。(梅健華提供)
父母在美國辛苦經營餐廳,梅健華努力讀書拿到明尼蘇達大學雙學位、哥倫比亞大學碩士。(梅健華提供)

父母雖辛苦,幸好對餐飲及食物極有熱情,梅健華笑道,當年第一次帶妻子與父母見面,「我太太非常震驚,怎麼我們家不管講什麼主題,講遠方的事情也好、講科學也好,最後主題都會轉回食物。我們一坐下來就開始講,這個水溫好像不太合適、無法把茶葉的風味明顯帶出,或分析海蜇皮要怎麼用醋醃,才能帶出它的口感。」他說,自己也熱愛食物,不過從未考慮從事餐飲,「工時太長了,我跟父母比起來比較懶惰。」

他的妻子陳舲舲也是華裔,家世頗有來頭,父親曾任《美國之音》總編輯,母親則是台灣人,陳舲舲自研究所畢業後曾隻身來台習中文,同時任《中國郵報》實習編輯,幾年後她轉至《華爾街日報》,被派駐北京5年,與當時已是外交官、也派駐北京的梅健華相戀。陳舲舲敢衝敢寫,曾因試圖採訪天安門事件5週年及鄧小平過世傳聞,2次遭公安抓走扣留。回到《華爾街日報》華盛頓分社後,她更與同事一同拿下普立茲獎。

梅健華(右2)與妻子陳舲舲(左3)育有4名子女。(梅健華提供)
梅健華(右2)與妻子陳舲舲(左3)育有4名子女。(梅健華提供)

陳舲舲年初接受台灣媒體採訪時,談及幼時在美國曾因華裔身分遭歧視,弟弟甚至曾經被打。梅健華是否也有類似經驗?他答得婉轉溫和:「年輕人或小朋友因為還年輕嘛,總是會對跟他們不同的人,不論對亞裔或非裔,只要跟他們不同的,他們不免顯出殘忍的一面。我小時候那些遭遇確實對我造成一些傷痕。」他的聲音變得小而低沉:「幸好家人給我很大的支持,所以我反而因此對人有更多的理解。」

往下繼續閱讀

他在90年代加入國務院,「那時外交官主管清一色以白人男性為主。」梅健華說這話時,一旁茶几上正放著他與前國務卿萊斯的合照,萊斯便是非裔女性。而今從種族到性別都多元化了。他曾在3位國務卿辦公室工作過:歐布萊特、萊斯、希拉蕊,他在希拉蕊的辦公室時升任東亞暨太平洋事務局副助理國務卿,美國國務院組織龐大,東亞暨太平洋事務局是重要部門。「我是AIT第一位華裔處長,第一位華裔的副助理國務卿,我曾與一些亞裔同事談到過去的經歷,他們聽完都說真不容易啊。」

更新時間|2018.07.02 12:5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