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內話
2018.08.30 22:59

【心內話】我想當有才調的人

文|陳怡靜    攝影|王漢順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7月21日,是我當警察的第6個月又11天。大概晚上7點多吧,我和學長跟著報案人回家,報案人男友還在呼呼大睡,我看到桌上有玻璃吸食器,心裡「啊」了一聲。我們搖醒他問是不是持毒?他顧左右而言他,罵我們私闖民宅,一邊罵一邊從門口往外退,好像要逃跑。果然,他跑了,我衝上去抓住他,附近認識的攤販也衝過來幫忙。

緊張嗎?一定的,但當時沒感覺,只想著不要讓他跑掉。腦袋裡閃過好多小劇場,學校教的哪幾招好?要用什麼方式押他?這個?不行,跳過,啊!用大外割(柔道動作)好了!我撂倒他,腳勾下去壓住他的脖子,他唉唉叫:「警察打人啦!我要報警!」啊我就是警察啊!後來搜出115個毒品吸食器,還有分裝毒品的秤子,我也嚇一跳,沒想到這麼多。

賴證鈞(前)是長子,期待自己成為讓父親、母親(後)驕傲的兒子。(賴證鈞提供)
賴證鈞(前)是長子,期待自己成為讓父親、母親(後)驕傲的兒子。(賴證鈞提供)

我從小就皮,不愛念書,國中時被叫去舞龍舞獅。但我很好勝,舞到得獎,還被記了幾次嘉獎。我不會讀書,但很喜歡物理和化學,只有這2科考得好,還考贏小老師。同學卻傳流言說我作弊,老師找我問話:「你怎麼作弊的?」我才不想解釋,都被誤會了,解釋有用嗎?老師還測試我,叫全班填空白化學元素表,結果只有我幾乎全對。那次之後,才沒人敢說我作弊。

退伍後,我做了7年多的殯葬禮儀師,洗大體、開靈車什麼都做。看到的荒唐事也很多,困苦人辦不了喪事,有錢人頤指氣使,叫我去守靈,他們在旁邊開桌打麻將,還開2桌。我知道,媽媽很擔心我做這行,別人看到我也很穢氣,好像我會帶什麼病回來。那幾年,看爸媽頭髮都白了,我才決定去考警察,我是家裡長子,希望有個讓爸媽驕傲的工作。其實都是幫助人,只是以前幫死人,現在是努力幫活人。

第一次落榜,我苦讀一年,第2次考時覺得寫得很差,心想完蛋了,大概得去找工作了。放榜那天,我好開心,跟我媽說:「媽,妳兒子也是有才調(能力)的,正取餒!」這次意外地抓到毒販,是我第一次壓制嫌犯,我爸看到新聞就四處放送,隔壁鄰居什麼的都知道他兒子上新聞了。我也有點開心啦,至少有事情能讓他們風光一下了。

 

★《鏡週刊》關心您:珍惜生命拒絕毒品,健康無價不容毒噬。

更新時間|2018.08.22 05:3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