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又津    攝影|楊子磊

我從小愛畫漫畫,是萬年學藝股長。小時候我跟爺爺一起睡,晚上總躲在棉被裡用手電筒照著看漫畫。國中時右眼近視,大概300多度。上課時,老師叫我別畫,我腦袋知道要停,但是手卻繼續畫,惹得老師大罵。國中時,訓導主任因為我頭髮過長,揍我一拳,隔天我因為漫畫比賽得獎上台,他說看不出來你這麼有才華。

國一時,姑姑問我為什麼瞇眼看東西?我說左眼看遠,右眼看近。她帶我去檢查,醫生說我左眼天生弱視,2眼視差400度,以後不用當兵。我覺得這沒什麼,我還可以畫畫,食衣住行也沒有不便,爸媽看我無所謂,也就不管了。

復興美工常有素描和水彩課,但我看距離超過30公分的東西,會因為2眼的視差變形,畫的形狀就不準。畢業後我想考美術系,怎麼也考不上,20歲才去日本讀插畫專科學校,人在異鄉,覺得不能讓台灣學生丟臉,重新學素描和水彩,努力克服比例問題,畢業時得了校長賞。後來我迷上做模型,做模型時我多半不戴眼鏡,否則會歪掉,做到一個段落,再戴上眼鏡看比例,遇到接榫或是黏貼,手比腦早知道東西擺哪裡,要用什麼膠,力氣要多大。

鄭鴻展的微縮作品特色是仿舊,這些場景也是我們生活的風景。
鄭鴻展的微縮作品特色是仿舊,這些場景也是我們生活的風景。

你問我會不會做健康檢查顧眼睛?不會。我爸62歲因為肝臟病過世,他一輩子不菸不酒,還不是說走就走。我抽菸又喝酒,一瓶高粱大概3天喝完,沒在顧身體,但過得很快樂。最近驗光師說我有老花眼和散光,我不知道幾度,但從不在意這些事,只覺得時間不夠用,連眼鏡都很少擦。媽媽很擔心,偶爾會說你瞎了誰來養我?我不喜歡人家唸,就說:「好啦、好啦。」粉絲看我沒休息,也來關心我,我只說:「謝謝、謝謝。」

半年前的冬天,有一天起床,眼睛睜開看不見,二邊黑茫茫的。但早上6點多,天應該亮了。我繼續躺,心想我是不是瞎了?等一下醒來還是看不到怎麼辦?不管了,瞎就瞎,只好跟臉書粉絲說不好意思,沒辦法做新作品了;還要通知群組那些同好,不過這也要用眼睛。再躺一下,眼睛漸漸看見了。

微縮作品重點在於精確的比例。鄭鴻展以鑷子夾起縮小16倍的寶特瓶。
微縮作品重點在於精確的比例。鄭鴻展以鑷子夾起縮小16倍的寶特瓶。

將來如果真的看不見,順其自然就好。想到小時候很喜歡感冒,感冒就不用上課,可以待在家,躺在床上看機器人圖鑑,不怕打針,也忘了鼻塞,再怎麼累或不舒服,總是會痊癒。所以現在我心中沒有恐懼,我在想瞎子可以做什麼,或許可以去算命?

鄭鴻展 50歲 室內裝修 新北市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