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鏡到底
2018.08.27 22:59

【裴偉專訪四】他擅烹飪愛刻印 談生活藝術其實是講公司布局

文|李桐豪    攝影|王漢順    影音|何懿原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裴偉每日的午餐便當都是自己做的。
裴偉每日的午餐便當都是自己做的。

他說早年在《壹週刊》辦公室等稿簽樣的時刻,都在刻印章:「我是一個很喜歡生活的人,讓生活過得很快樂,這件事情很重要,不管在任何時候,都會讓我的生活很快樂。我對退休的想法,是過很好的生活,差不多就像現在這樣子。」種花養鳥,燒菜聽歌劇,富貴閒人熱愛生活,為何跳下來蹚這趟渾水呢?「我覺得我還很年輕,因為媒體是最好的春藥,我每天都要接觸各式各樣活色生香的故事,我說的不是肉體,而是這麼精彩的故事都沒辦法讓我的腦筋停頓,只要不離開媒體,我永遠年輕。」

篆刻烹飪,談生活藝術,其實還是講公司布局,刻印首重布局,經營媒體也是。紙媒式微的年代,他說惟有把週刊紙本這個母體做得很強大,然後用不同的平台來散播,再來帶動相關的企業,這個媒體才有活路。語畢,他又指著桌上一盤燻魚:「老子講治大國如烹小鮮,像魚這種海鮮,下鍋後切忌翻攪,翻攪破了就不好吃了,一定要有等待的時間,經營公司也是一樣,我一開始把該做的部分,該布的局布完,然後就等待它成熟。」在紙本的黃昏裡,他是圍牆邊那個孩子,為了把讀者和金主留住,使出渾身解數,不斷地說故事。

廚房是裴偉的天下,他說若在家,自己都是掌廚燒飯的那個。
廚房是裴偉的天下,他說若在家,自己都是掌廚燒飯的那個。

他自己說故事,也找來各路能人高手說故事,去年鏡傳媒開枝散葉成立《鏡文學》,創華文小說交流平台,把各式各樣的紀實報導開發成賣錢的影視作品,跨出這一步,《鏡週刊》不再是《壹週刊》2.0,100期了,腥羶色少了一些,財經新聞、娛樂產業分析多了一些,「我是依照自己過往的經歷、自己對商業雜誌的看法,跟《壹週刊》的經驗,想像出來雜誌的出路和可能的方向。」

關於公司前景,他有很好的安全感,卻不希望員工有安全感:「我永遠都要讓單位處於飢餓的狀態,各組主管想加人,需要3個人力,我只滿足他1到2個人力,因為我們是新創事業,新創事業要飢餓才有拚搏心,這是我從黎智英身上學來的。」一心擺脫黎智英,說《壹週刊》只是一個過渡,但黎智英在訪談中如鬼魅一樣無所不在。

 

信了黎智英卻被傷了心

怨嗎?委屈嗎?關掉錄音機,拔掉麥克風,我們再問一次,他說當然怨。「黎智英我一開始就認定他是一個無情的老闆,這我從來沒有改變過,我唯一覺得委屈跟受到傷害的是,他跟我說這是我的事業,但當我認定這是一個可以待很久的單位,他還是變了。我經歷過這麼多的變動,都是做成功之後的變動,像《明日報》成功在台灣引領風騷,沒想到一年後網路就泡沫化,然後被黎智英拿下,當初沒有人看好《壹週刊》,但它成功了,可15、6年後,我還是受制於人。我現在成立公司,慎之戒之,不想成為這樣的人,不斷地改變,讓下面的人無所適從。」

 

更新時間|2018.08.27 11:07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