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焦點
2018.12.25 05:57

菲律賓人的台北家鄉味 中山北路上吃「15天雞仔蛋」

文|游琁如    攝影|游琁如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15天的「雞仔蛋」,週日在中山北路上找得到,有好幾攤在販賣。
15天的「雞仔蛋」,週日在中山北路上找得到,有好幾攤在販賣。

城市裡有陽光燦爛的公園,也有藏在荒原內的縫隙。民權西路與圓山捷運站中間,有這麼一塊「小菲律賓區」。從主街道中山北路三段,大同大學正對面算起,大約橫跨三條巷子。不停留、不抬頭,五分鐘內就能匆匆走過。這段路卻是菲律賓移工思鄉的落腳處。

從台北市南區延伸到北區的中山北路,也就這麼一小段,是真正留給菲律賓人的區域。幾處大地標是台北人認識的,聖多福天主堂、東南亞超市EEC商場、金萬萬名店城。巷子裡走進,有漢堡店、菲律賓小吃、菲律賓酒吧。每逢週日,擠滿人潮,菲律賓語散落在空氣中。說中文者,竟成為少數了。

聖多福天主堂每逢假日都人山人海。
聖多福天主堂每逢假日都人山人海。
天主堂內部,氣氛莊嚴和諧。
天主堂內部,氣氛莊嚴和諧。
這是台北唯一提供菲語彌撒的天主堂。
這是台北唯一提供菲語彌撒的天主堂。

台灣的東南亞勞動工作者,總人口數達70萬,龍菲小吃店老闆娘表示,菲律賓移工約有6萬人,甚至更多。菲律賓文化研究學者賴奕諭指出,菲律賓移工聚集在中山北路一帶,可能源自最早美軍駐紮於此,聖多福天主堂提供英語彌撒服務,為台北唯一有英語彌撒之地。自1992年政府開放移工後,天主堂因應大量移工需求,請來菲律賓籍神父,支持更多這塊土地上的思鄉需求。

我跟著賴奕諭在週日進入這隱藏在城市裡的「小菲律賓區」,從聖多福天主堂起始。天主堂旁的普通早餐店,週日竟然換上的英語看板和菜單,顯然是為菲國移工所設置。每週日既然需要彌撒,周邊吃喝店家於是有了生意。附近開立了兩間大型東南亞超市,商品多以菲國為主。

咖啡館在假日,換上了英語看板。
咖啡館在假日,換上了英語看板。
菲律賓料理多以自助餐方式呈現。
菲律賓料理多以自助餐方式呈現。
1人1盤菜飯,菜餚都是老闆娘為初次嚐試菲律賓餐的我們打造。
1人1盤菜飯,菜餚都是老闆娘為初次嚐試菲律賓餐的我們打造。

賴奕諭帶我進入在街角的「龍菲小吃店」,老闆娘很有性格,初次來訪的台灣人,她只推薦幾樣菜色。「台灣人不太認識菲律賓菜,不要第一次吃就嚇到人家呵。」苦瓜炒鹹綠豆沙、涼菜酸豬頭皮、燉牛肉等上桌,配上一大碗白飯,全是我沒試過的滋味,巧妙的搭配,倒也讓我扒光一大碗飯。

隱藏在中山北路大樓內的「金萬萬名店城」最早是台北舶來品販售的集中地,店面小,店舖多。後來商場沒落又經過大火,鮮少有台灣人願意承租,廉價租金吸引菲律賓小店增設。

2樓商場走逛一圈,大約6間美髮鋪、飲食餐館5間、衣服飾品等約莫10幾間,此外還有販售機票以及各種生活所需物資處。週日的「金萬萬」2樓,人潮摩肩擦踵,絲毫不遜於台北的各大知名夜市。

「金萬萬」的2樓,平常根本不會有台灣人上去。
「金萬萬」的2樓,平常根本不會有台灣人上去。
不少美髮廳空間不夠,有客人直接在走道上整理頭髮。
不少美髮廳空間不夠,有客人直接在走道上整理頭髮。
小小的走道上,也擺滿餐點。
小小的走道上,也擺滿餐點。

「金萬萬」的一樓,有個一人小攤,上面寫著菲律賓語「BALOT」,這是菲律賓人吃的「雞仔蛋」。這是孵化大約兩週的雞蛋,是價格實惠的營養品。賴奕諭說,相比其他東南亞國家,菲版的「雞仔蛋」孵化時間短,大約2至3週,因此小雞仔尚未真正成形,畫面也較不驚悚。

一小攤上面寫「BALOT」,就是雞仔蛋小舖。
一小攤上面寫「BALOT」,就是雞仔蛋小舖。

買了2顆嘗試,先將蛋殼敲開,包著薄膜的雞仔蛋,已經可以清楚看見血管及毛髮,薄膜撕開,一口喝掉湯汁,再灑點鹽。一口咬下,最初硬硬的口感,猜想可能是骨殼或腦殼,再一口是綿軟的黃色部位,有淡淡的腥味,一口吞入。味道沒傳說的那麼恐怖,但我們臉上的驚恐表情卻引起周邊的菲律賓人圍觀。

剝開蛋殼會有湯汁,要一口喝完。
剝開蛋殼會有湯汁,要一口喝完。
已經可以看見毛的蛋,可以灑上一點鹽巴去掉腥味。
已經可以看見毛的蛋,可以灑上一點鹽巴去掉腥味。

「啊哈!你們沒吃過雞仔蛋啊?怎麼可能?」、「要灑鹽,才會好吃。」、「要不要再來一個試試啊?」嘻笑聲此起彼落,眼神卻是友善的。我感覺像闖入異域的異鄉人,城市的潮起潮落,也有這些人的汗水與淚水,這也是屬於台北的日常。

往下繼續閱讀

備註:本次旅行是由「故事 寫給所有人的歷史」講師賴奕諭帶路,但平日並沒有特定開團時間,想了解更多可洽https://gushi.tw/詢問。

更新時間|2018.12.25 09:2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