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
2019.03.07 08:58

【鏡大咖】說故事的人 瑞莎

文|​唐千雅    攝影|何姵嬅    影音|陳廷豐    攝影協力|嚴鎮坤 
不再像青春正盛時, 所有一切都精緻無瑕, 時間之於瑞莎留下了㾗跡, 彷彿說起另一個故事。
不再像青春正盛時, 所有一切都精緻無瑕, 時間之於瑞莎留下了㾗跡, 彷彿說起另一個故事。

過年前,因為終於拿到了台灣身分證,新科台妹瑞莎在鏡頭前哭了又哭。面對一個拚命想要得到它的人,你忍不住要拿起自己手上這張仔細端詳,過去是否錯漏了什麼。

從2013年申請歸化台灣籍,這6年間的挫折太多了、辛苦也太多了,從一個漂漂亮亮擺pose的模特兒,瑞莎變成一個有屬於自己故事的人,故事也寫在肌膚之上,即使面容不再如20歲時鮮嫩,但那麼多的事件已在她記憶之中留下了痕跡。皮相可能短暫如煙,往事卻並不如煙。她成了一個說故事的人。

「我不想只當一個漂亮的洋娃娃。」瑞莎的話,顯露了一種決心。

是啊,翻開她以前的照片,她青春鮮烈展現著不科學的體態,之完美,就像一個精巧的洋娃娃。不過,即使精緻如此,那也是可以被取代的。另一個更恣意更年輕的外國模特兒,都有可能成為同一幅畫面裡的同一個角色。鮮肉盛放的瑰麗世間,更證得這世上一切不過是此起彼落的潮水。

 

露出脆弱 辛苦只為身分證

新的建築還新,對世界啞愣著,往往是有著年紀的建築,柱與廊紛紛張口想說些什麼,甚至有些時候,情感洶湧到要成淚海。

「可能太放鬆了,緊張了很多年。」瑞莎說自己從小是個冷靜理性的孩子,「竟然會哭成這樣,眼睛張不開,臉超腫。我家人也嚇一跳,為什麼我會哭這麼慘,因為我很少哭,我父母沒看過我哭成這樣,我小時候幾乎都不會哭。」

烏克蘭有海也有山,不過瑞莎覺得台灣的海比較有力量, 喜歡開車趴趴走的她,很愛到台灣的海邊感受力量。
烏克蘭有海也有山,不過瑞莎覺得台灣的海比較有力量, 喜歡開車趴趴走的她,很愛到台灣的海邊感受力量。

不哭是因為堅強?「我從小就想很多,不要給大家看我脆弱的一面,所以很少哭。」「我是雙魚座,非常敏感,只是常常表現我很酷很厲害,但心裡是fire,砰一聲,大家會嚇到,所以我會控制自己。」

不想給別人看脆弱一面的瑞莎,表情卻從來不會難以解讀。來台灣待了快15年,她的中文同樣是直接的表情,身為採訪者,我特別喜愛非中文母語使用者的受訪者,當你能使用的字彙有限時,情感都是直來直往,那樸實的語言格外有勁道。

比如說起這一路的辛苦。光是放棄烏克蘭國籍就是件難事,因為烏克蘭政府不承認台灣,當然更沒有代表處,她跑了日本、北京、俄羅斯各地的烏克蘭大使館,而且每天都打給烏克蘭的外交部。她微笑了起來,那是兼含了釋放與歡欣的微笑。「辛苦沒關係,值得的東西都不容易得到,這是應該的。」

瑞莎說,喜歡與愛是沒有原因的,這解釋了許多她與台灣、台灣人的緣分。
瑞莎說,喜歡與愛是沒有原因的,這解釋了許多她與台灣、台灣人的緣分。

若把生命的意義單單放在快樂上,那就忽略了,生命該是個歷程這樣更重要的事。身為第一個拿到台灣身分證的烏克蘭人,瑞莎說:「很多時候我想過放棄,我花了6年算幸運的,很多人在台灣20年還沒有辦法拿到⋯」

從烏克蘭到台灣,是八千多公里的距離。該怎麼測量這國界之間的距離?心有多遠,它就有多遠。當然,並不是開始了在時間中的旅行,你就能夠變成另一個人的。瑞莎說:「我的自信是很多人給我的,一開始一點都沒有。」

「16歲開始當模特兒,剛開始,我也不了解為什麼大家覺得我很漂亮,為什麼我有那麼多工作?從小我父母也沒有說我漂亮還是怎麼樣,他們說頭腦比較重要,心比較重要。」 瑞莎因為外表賺到了錢,她讀到經濟碩士,也懂投資,23歲時就拿新台幣3,000萬元回烏克蘭為父母蓋房子。結婚時,她與鞋業小開的另一半,在台灣買房子的錢,是一人出一半。她堅定,「不要靠別人,一定要好好的自己準備好。要有安全感,相信自己明天也有辦法去賺那個錢。我想很多,有什麼萬一,有另一個選擇⋯」

 

喜歡賺錢 助人自己才幸福

對她來說,賺錢有因有果,而她在乎的是結果。她承認,「是。我喜歡賺錢,為了我的家人,跟幫助有需要的人,我不一定會花這些錢在我身上,我非常喜歡幫助別人,但是幫助別人需要錢。我看別人幸福,我就很幸福。錢愈多,我能幫得愈多。」

多次拿下烏克蘭韻律體操全國冠軍的瑞莎,曾帶著2歲女兒去看世大運比賽,有教練央請瑞莎指導,所以幾個月來有空時,瑞莎都會開車去龍潭的雙龍韻律體操隊,像訪問前一天她足足當了12個小時的義工。

瑞莎承認自己沒辦法講很動聽的話。「我覺得不需要,有什麼就做什麼,不是花時間在說話。」
瑞莎承認自己沒辦法講很動聽的話。「我覺得不需要,有什麼就做什麼,不是花時間在說話。」

她說心才是最重要的,「我真的覺得內心比外型重要多了。喜歡就喜歡,不喜歡就不喜歡,我沒有要所有人都喜歡我,不可能。」並說「如果錢不拿去做好事,賺錢沒有意義啊,有什麼用啊?是紙而已。應該要讓大家舒服,讓家人舒服。」

她解釋,想成為台灣人,因為她喜歡台灣人,心裡也已經是台灣人,而不是因為烏克蘭正面臨政治與經濟的難題。「要說錢的話,我之前在日本或德國工作賺比較多。錢今天在明天不在,每個地方都像斑馬線,有黑有白,沒有百分之一百安全、經濟很好的地方。每一個地方,都有它的好,跟它的不好,因為每個地方都有人,人有很多種。所以要看人,而不是看地方。」

雖然拿居留證也可以生活無礙,但瑞莎就想變成台灣人。如今她真的很有安全感。
雖然拿居留證也可以生活無礙,但瑞莎就想變成台灣人。如今她真的很有安全感。

瑞莎講出斑馬線的比喻時,我感覺她的確是認真活著、有所感,才能在這微小之處,置入如此生活的比方。「拿到身分證這件事,讓我有這樣的感覺。想好好做人,不是真的去做人(笑),是用心做事情。幫助小朋友讓我更有自信,拿到台灣的身分證,又讓我比較有安全感,感覺我被大家歡迎,我現在覺得更堅強更有力量。」

瑞莎說,自己的英雄是媽媽,她想成為像媽媽那樣勇敢的人。回想在烏克蘭時,從醫生轉做生意的父親曾被黑幫綁票,是母親帶著錢去贖回。「不管怎麼樣,媽媽都會給爸爸肩膀。我也想跟媽媽一樣,小朋友可以靠著我,不那麼害怕。」

 

恐懼婚姻 求婚二十幾次點頭

瑞莎的弟弟在法國求學時,女朋友就是台灣人,現在他也來到台灣,未婚妻當然還是台灣人。而瑞莎的父母也搬來台灣,住在臨海的基隆。「全家可以在一起,是最幸福的事。我父母都是英雄,他們五十幾歲開始學新的語言。」

然而,在現在這段幸福婚姻之前,瑞莎曾有一段3個月的短命婚。所以她給了現任老公Mike很大的考驗,讓他求婚了二十幾次才答應。喂,是說二十幾次也太多了吧⋯她笑,「我對我自己很沒安全感,不敢相信自己的幸福,怕他結完婚太放鬆,對我就沒這麼好了。」

瑞莎(中)與老公(左)、女兒(右)常一起出遊曬甜蜜照。(翻攝自瑞莎臉書)
瑞莎(中)與老公(左)、女兒(右)常一起出遊曬甜蜜照。(翻攝自瑞莎臉書)

「就有點想考驗他,後來想想怎麼對他這麼壞。」雖然每一次的拒絕,瑞莎都會解釋自己因為過去的識人不清,對婚姻有多麼害怕。

幸好,這個容易激動的女生終於得到了讓溫暖籠罩於靈魂之上的時候。「老公是一個很安靜、脾氣非常好的人,我是一個非常激動的人,他讓我平靜,不要擔心那麼多,我這麼激動,我會推著他去做更多事情,就剛好perfect,兩個剛好相反的人。」根本是「緣」來在台灣了,但再浪漫,故事往內推進,都有其骨血有其內臟,瑞莎要的,從來不是容易的童話。

 

場邊側記

瑞莎說每次到戶政事務所都哭得很慘。上回是女兒出生報戶口時,因為她當時還沒辦法入籍台灣,只有一本暫時的台灣護照,所以戶口名簿沒有她的名字。「我嚇到哭了,害怕得哭了,我是一個媽媽,我要好好保護小孩,但我沒有這個身分的時候,我覺得自己是個不好的媽媽。」

1月底終於拿到台灣身分證,瑞莎感動爆哭。
1月底終於拿到台灣身分證,瑞莎感動爆哭。

在懷孕時她就飛來飛去,找尋放棄烏克蘭國籍入籍台灣的方法。瑞莎說,自己想當一個讓小孩依靠的媽媽,讓小孩看著她時,學到勇敢與愛。而這應該也是她能給予小孩的,最美好的禮物了。

新台灣人 瑞莎

1985年2月21日生。原國籍烏克蘭,2019年1月取得中華民國身分證。瑞莎在烏克蘭得過8次全國韻律體操冠軍,16歲時改行做模特兒。2008年,瑞莎參演偶像劇《惡作劇2吻》,成功轉型為藝人;2010年,演出杜琪峯導演的《單身男女》。瑞莎曾有過一段婚姻,但僅維持3個月;2015年7月她與鞋業小開Mike在峇里島完成婚禮,2016年9月21日生下女兒Nika。

妝髮:李筱雯 造型:陳慧明 服裝提供:PRADA、CALVIN KLEIN

更新時間|2019.03.06 06:4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