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9.06.15 03:40

【心內話】我的胃像黑洞

文|曾芷筠    攝影|林俊耀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Amy的康復計畫是吃市場買得到的食物,但每個食癮患者依個人健康狀況,康復計畫不同,不是每個食癮患者都這樣吃。
Amy的康復計畫是吃市場買得到的食物,但每個食癮患者依個人健康狀況,康復計畫不同,不是每個食癮患者都這樣吃。

2011年,我跟男友分手,把一鍋6人份的飯全部吃完了,一直吃、一直哭,發現自己怎麼停不下來?

那之後,大概有1年半我無法上班,每一天都很憂鬱,關在家裡不斷地吃,然後更憂鬱,變成惡性循環。唯一出門的動力是去買食物,我會跟店員說我們家要辦活動,所以買很多,買完躲在車上吃,再把垃圾藏在包包,回家偷偷塞在垃圾桶底下。便當我可以吃好幾個,鳳梨酥吃一整盒,吃到胃很撐還是一直塞零食。有時甚至會失去理智,直接拿冷凍地瓜來啃。

媽媽想幫我,會把零食藏在房間,但我很敏感,都知道她藏在哪裡。那種感覺很羞恥,很孤單也很痛苦,好像每天起床只為了吃而活,吃起東西來跟狗沒兩樣,很厭惡自己。我記得我看著鏡子,反覆打自己巴掌,好好一個人為什麼要把自己吃成這樣?

最胖時,我68公斤,根本無法去朋友聚會,因為怕別人說我胖。我試過很多瘋狂的減肥方式,比如連續80天只喝檸檬水加辣椒,連續1個月早上6點就強迫自己去健身房運動到受傷,瘦得很快,但一開始吃就會暴食。身體沒辦法適應這麼快的體重變化,睡覺時胃很撐,手腳都會水腫,晚上盜汗,心裡很恐懼,不知道明天又要胖幾公斤?

看精神科、諮商、去印度靈修、喝符水,我全都試過,都沒有用。爸媽很健康,也很疼我,兩個弟弟也沒有食物成癮症,但我就是很沒有安全感,面對未來怕錢不夠,怕沒有男朋友,以後一個人怎麼辦?我活在恐懼裡,走投無路時,我甚至跟爸媽說我想自殺。

2014年親戚提到FA(食物成癮者康復無名會),我買了它的書,裡面患者的故事根本跟我一模一樣。我參加團體,找到輔導者,他每天撥15分鐘跟我講電話,幫我看今天計畫吃的食物,當我承諾了,就會按照計畫去吃。我每天自己準備食物,早上吃麥片優格加水果,中午吃豆腐和燙青菜、茭白筍,不碰糖跟麵粉,也不吃炸過或加工過的食品。穩定到現在,差不多5年。

我雖然沒有童年創傷,但從小個性比較敏感,高中同學後來告訴我,她當時就覺得我有點憂鬱。食癮是一種身心靈的疾病,這個病沒有真正康復的一天,只能努力過好每一天,現在我會練習感恩,謝謝上蒼讓我有飯吃、有房子住,可以正常工作,也有社交生活,這已經花了我很多力氣。偶爾癮症犯了,就趕快離開現場,打電話給成員聊聊。更想做的,是幫助其他有食癮症的人,接到電話,我會告訴他:「你並不孤單。」

Amy,38歲,苗栗縣,行政人員

★《鏡週刊》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 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 生命線:1995
  • 張老師專線:1980

更新時間|2019.06.16 03:1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