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
2019.07.04 08:58

【鏡大咖】通常都是這個時候受傷的 張晉

文|​唐千雅    攝影|劉耀勻    影音|原萱容    攝影協力|嚴鎮坤 
當替身多年到當上動作片男一,張晉從來沒有放棄努力,一直保有自己的身手狀態。
當替身多年到當上動作片男一,張晉從來沒有放棄努力,一直保有自己的身手狀態。

看張晉的武打戲很過癮。因為你的確感覺到,拳諺裡所說的「起如風,落如箭」,虎虎暴烈、咻咻剛猛。

他是《一代宗師》與章子怡對打的馬三,2018年以《葉問外傳:張天志》交出了自己的代表作。打戲雖險,然而最險的傷,都不會是在預料之中發生的,張晉說,總會在你犯賤想做得更險時,危險它就來了,傷就來了。

他說傷,說武,說動作,語氣並不發力,若有,勁也淡得是微雨如絲。張晉非常蓄精養銳。

在我們面前出場時,張晉不太像個練武之人,衣服有寬版的舒服,它不繃緊,肌肉因而沒有顯得特別大塊,行進挪移之間也未刻意有俐落的身手。我好奇,他會在何時發勁。

 

武術融進血 犯賤受傷

張晉卻說起他十歲作過的一個夢。他9歲開始習武,曾取得全國比賽的陳式太極拳、太極劍、槍術、劍術等多項冠軍。這夢,自然也與習武有關。「我第一次做旋子360度轉體(空中轉360度),就是作夢學會的。因為我每天練,怎麼都做不過去。當你做到一個地步,你作夢也做這個動作。有一天我在夢裡做會,第二天去訓練場就真的做到了。」

「武術在我的生命裡是先入為主,占據了我前半生大部分的時間,我甩也甩不掉,它已經在我的血液裡面。」張晉說著。這前半生,他手上有打出去的招,心裡也有沒說出口的太多含蓄。

現在的張晉會去攝影,或坐在一個地方看風景啥也不幹,多接觸武術之外的事情。
現在的張晉會去攝影,或坐在一個地方看風景啥也不幹,多接觸武術之外的事情。

他笑:「基本上我每部戲都打得很慘。」沒有被打得很慘時,他都加碼追到底。比如他拍《九龍不敗》,一場他幾乎滑出澳門旅遊塔、懼高還要繼續打的戲,拍了二十多次,導演陳果說有三次是可以用的,但張晉就是覺得,自己得要從高空邊上出去大半個身子再爬回來,就叫吊鋼絲的弟兄再多放一點,「我看回放的鏡頭,可以更好,就自己犯賤要再來一個。指導跟導演說,通常都是這個時候會受傷。」

果然他被鋼絲纏到腳,刮了皮有傷口。他回想:「還好只是刮到腳,如果鋼絲勒住脖子的話,就斷氣了。」

深淵之側,恐懼該讓興奮更加銳利。但他是張晉,語氣依舊不匆不忙。「當時我第一個反應是,唉呀,又要一隻腳洗澡了。我經常一拍戲就是舉一隻手洗澡,不然就是把腿放在牆上洗澡,因為刮破有傷口,碰到水會發炎感染。」

他語氣放得好低好低,軟肋才於雪地現蹤,終究是個父親。「最不好的,就是陪不了我女兒去游泳。因為我試過好幾次,她們要去游泳,我腳上化膿,不能下水。」

「我太太,最多只有在我出門拍片之前說,小心一點。」不能多說,因為演戲投入時,張晉無法分心想及於此。
「我太太,最多只有在我出門拍片之前說,小心一點。」不能多說,因為演戲投入時,張晉無法分心想及於此。

張晉示範了幾次他舉起單手,或把單腿放在牆上洗澡的動作,身手筆直爽颯,完全不凝滯。原來,高手會斂鋒至此,除了這一點點他要給你看的鋒與芒。被摺疊開展的一個動作,招中有招,話中有話。

 

生存的智慧 低頭學習

他既顯示了刀刃上的紋路,那,我就俗氣地擴大它吧!像個初下山的道士看盡凡塵,大驚小怪。我坦承在採訪前又讀了一次《一代宗師》編劇徐皓峰所寫的《道士下山》及《刀背藏身》,悠悠遠遠的武人哲道還存於心。張晉淡淡笑,「你也讀了,他是個武迷。」

徐皓峰處理的,是武林中人處在民國初期的動盪時期,風吹於身該如何應對的武林中事;而張晉要處理的,是一生都在學武的他,要怎麼在入演藝圈時,身懷絕藝還要懂得低著頭的智慧。生存的智慧,是武功再高都得修的事。

張晉是一個從低做起的人,他回想過去那些時日說,「我沒有辜負以前的我自己。」
張晉是一個從低做起的人,他回想過去那些時日說,「我沒有辜負以前的我自己。」

他說起挫敗,靜了一靜。「工作很少的時候,我也會去爭取一些角色。有次一個角色是,有些戲可以發揮,後來卻給我另外一個角色,那就差很多,只有一場戲、兩句對白。好吧,我也演。等到要去時,這個角色也有人了。遇到這種打擊的時候,我心想,還要我怎麼樣。」他再說:「我都已經一退再退。可是現實就是這樣。但只要不被打倒,總有一天會站起來。」

風吹了一下,我感覺眼前竹林一盪,他又靜靜立著了。一退再退的張晉,終於前進的那一刻,等了好多年。

 

做好眼前事 失業焦慮

1999年,張晉在《臥虎藏龍》演章子怡的替身;2013年,他在《一代宗師》裡演章子怡的對手,隔年拿下香港金像獎最佳男配角。十多年間,甘心還是不甘心?張晉說,「沒有那麼正向,也會有鬱悶的時候。怎麼度過?就這樣度過,還是堅持拍戲。要去接受一個事實,做演員不一定可以演到主角。接受了以後,才發現你不會那麼不高興。當我在演只有一兩句對白的角色時,卻想著我應該演主角,那我可能連現在的角色都做不好,怎麼可能會有人讓你去演主角?」

「所以我覺得,就把眼前的事做好。因為我發現,給自己訂一個很遠的目標時,容易讓自己的心也變高了,好的角色不會找你,差的角色你也看不上,那就完蛋了。」

張晉說起另一半蔡少芬。「我跟她是互相的,沒有說哪一個付出多一點,哪一個付出少一點,我們都願意成長。」
張晉說起另一半蔡少芬。「我跟她是互相的,沒有說哪一個付出多一點,哪一個付出少一點,我們都願意成長。」

他最強的勁,原來不是剛勁,是失意之時,一直往心內揉的鮮活暗勁,愈黑,揉得愈深。事業萬分寂靜時,他爽朗笑笑,「我不會拍戲拍到受不了。沒有戲拍時才會受不了,無聊到受不了。」

《後宮甄嬛傳》的皇后、事業一直很強勁的蔡少芬,2008年與張晉結婚,那時張晉的工作是什麼狀況呢?

他想起自己刀刃之上的焦慮。「我常常這部戲還沒拍完,可能還有一個禮拜就殺青,我眉頭就開始皺起來了,想下一部戲什麼時候會找我?結婚之前之後都有這樣的情形,我會著急到那個地步。休息一個月感覺像休息一年一樣,沒有工作感覺度日如年。你說拍戲辛苦,肯定辛苦,但沒有到受不了的地步。沒有戲拍,更難受一些。」

 

名氣輸老婆 認清價值

「著急都沒用,都不知道要從哪個地方努力。拍戲堅持不下去了,咬牙關可以再堅持,我知道在什麼地方發力,但沒戲拍,你就不知道去哪裡發力。我該做的做了,也去遞了資料跟簡歷,別人不找你就不找你⋯」是像胸口黏著大石,力氣都陷入泥裡的軟綿。

張晉(右)拿下香港金像獎男配角獎時,曾對太太蔡少芬(左)傳情,「很多人說我這輩子都要靠她,是的,我想我這輩子的幸福都靠她。」(翻攝自張晉微博)
張晉(右)拿下香港金像獎男配角獎時,曾對太太蔡少芬(左)傳情,「很多人說我這輩子都要靠她,是的,我想我這輩子的幸福都靠她。」(翻攝自張晉微博)

當時他與太太蔡少芬,是如何對抗人言可畏?「我們把這個想得比較開,因為我首先要認清自己不是一點價值都沒有的人,她也一直欣賞我,只是不一定是在演員的知名度上面,才能體現我的價值。工作這個事情,不會放在家裡面來做比較,再加上,我一定要去跟太太比個明白的話,不是挺沒勁的。雖然很多人都會說我知名度不如她,包括你去做一些節目時,人家也不認識你,只認識太太。」

他笑了,這笑挺好,彷彿是打太極,他腰腹一陷,這笑等於是受了一力。「她比我有名這是事實,我也不能說,我一定要比她好才算好,你看到她有工作,你會嫉妒嗎?你不會替她高興嗎?她是我太太,我為什麼要不高興。」

其實就算工作不順時,張晉也並不頹廢,還是一直保有身體與協調性的鍛鍊,這一切蔡少芬都看在眼裡,也極愛曬夫。張晉笑:「她一直都這樣⋯」「而我對自己還是有一些要求,哪怕是,沒有人發現到我、或留意我在努力的時候,也應該要努力。」

我終究忍不住問他,拍打戲時最不能忍耐的是什麼?「忍耐到忍耐不了。」張晉說。只有在打了又打當中成長的人,才會有如此堅定與認命的表情。他彷彿繼承了失落,失落慣了,連得意時的搖曳亦是緩慢的。

在《九龍不敗》中,張晉(左)與拳王安德森(右)拍戲時很辛苦。因為安德森不太會收力,但為了效果,張晉也不要他收力。(華映提供)
在《九龍不敗》中,張晉(左)與拳王安德森(右)拍戲時很辛苦。因為安德森不太會收力,但為了效果,張晉也不要他收力。(華映提供)

我對張晉在《殺破狼2》的西裝暴徒打戲印象深刻,怎麼有人能穿著西裝褲這樣飛踢這樣打?雖不合理但果然帥氣,張晉解謎:「我也扯破了很多條褲子,破了就得再重來。他們已經做了很有彈性的褲子,但還是會破。」

打出生路 張晉

1974年5月19日生。出生於中國重慶,多次取得全國武術比賽冠軍,後加入袁和平的「袁家班」做替身和武術指導。妻子為香港演員蔡少芬,育有2個女兒,最近蔡少芬宣布意外懷上第三胎。2014年,以王家衛電影《一代宗師》中的「馬三」一角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狂獸》《葉問外傳:張天志》為其代表作,新作《九龍不敗》於6月28日上映。

更新時間|2019.07.03 09:3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