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人物
2019.07.09 02:55

【頭家開講】贏在轉彎處 全拓工業董事長吳崇讓

文|呂明潔    攝影|王均峰
走過爭產風波,吳崇讓轉型小而精,將汽車油封打進歐洲轎跑、超跑供應鏈,從谷底翻身。
走過爭產風波,吳崇讓轉型小而精,將汽車油封打進歐洲轎跑、超跑供應鏈,從谷底翻身。

父親打造年收600億元的車材廠全興集團,原本吳崇讓的富二代人生應該很順遂,但父親過世後,他在爭產官司中敗陣,落難王子只拿到全拓工業與不到1%的全興股權,公司資金也周轉不靈。

動過好幾回自殺念頭,但想起不離不棄的員工,他振作將公司轉型小而精、專注在毛利高的引擎與變速箱油封,不只打進保時捷、藍寶堅尼等高階車款供應鏈,獲利也全部回饋給員工,不分配半毛錢給曾傷害他的家人股東。喜愛賽車的吳崇讓說,要成為幸福企業,關鍵在於跑道上每個轉彎,都贏0.1秒。

吳崇讓小檔案
  • 出生:1959年(60歲)
  • 家庭:已婚,育有3女1子
  • 現職:全拓工業董事長
  • 學歷:淡江大學輪船與機械工程系
  • 經歷:全興常務董事、全拓股份董事長
  • 休閒:高爾夫、賽車
  • 座右銘:割自己的肉,成就他人
  • 經營心法:除非能積極改善同仁的生活,否則不幹

早晨7點40分,亮黃色保時捷九一八Spyder咻地飛速駛進全拓工業停車棚,下車的董事長吳崇讓戴著墨鏡,一身淺藍碎花襯衫搭配純白合身牛仔褲,全身散發年輕氣息,他開玩笑說:「你們來,我才有穿衣服。如果談吐、穿著不年輕一點,這間45年的公司鐵定老態龍鍾,能衝去哪。」十分鐘後,早操鐘聲準時響起,全體員工魚貫集合於大門前,由吳崇讓帶領做操。

每天早上7:50,吳崇讓(前)會帶員工做早操,目的是要大家重視準時。
每天早上7:50,吳崇讓(前)會帶員工做早操,目的是要大家重視準時。

這是全拓工業每天早上開工前,必定準時執行的5分鐘醒腦儀式,吳崇讓規定員工參加,「不只為健康,也可以準時上工。不準時是什麼原因,主管要關心。我們有2個地方,遲到的人站在那邊做操,我遲到也站啊,自主管理,大家一律平等。」

 

親緣薄 員工當手足

緊盯時間效率,讓生產進度不落後,生產線上員工座位還有一張飲品選單,可勾選冰水、溫水或牛奶,吳崇讓逗趣解釋:「我們坐頭等艙的,早上10點和下午2點半會有人推喝的過來,目的是不要員工經常離開作業現場,降低不良率。良率是製造出來的,不是靠檢查。」因此全拓工業不良率低於5千萬分之一,成為超跑與歐洲轎跑愛用的汽車零件供應商之一。

全拓工業替全球最大的汽車密封元件供應商-德國FST(科德寶集團)生產高階車款油封,供給豪華房車賓士、BMW、保時捷等轎跑,以及藍寶堅尼、瑪莎拉蒂、法拉利等超跑,在台灣歐洲車款油封代工領域市占第一,去年營收3.6億元。

全拓工業的廠房乾淨明亮,沒有傳產常見的髒黑悶熱。
全拓工業的廠房乾淨明亮,沒有傳產常見的髒黑悶熱。
全拓工業的油封密合度高、不良率低,因此打入歐洲超跑與轎跑供應鏈。
全拓工業的油封密合度高、不良率低,因此打入歐洲超跑與轎跑供應鏈。

但全拓工業不上市上櫃,盈餘全轉為員工福利,去年光獎金和加薪就發出1050萬元,平均薪資6萬7千元。吳崇讓大方公開敘薪標準,今年至6月底全員底薪已各加3千900元,加上每人配給一支手機方便聯絡公事、每年國外旅遊、7台跑車任員工隨便開,是當地人擠破頭想進入的幸福企業。

外人羨慕的福利,在吳崇讓眼裡都是理所當然,他的辦公室門口還掛著員工送他的簽名卡片,大字寫著「董事長我們愛你」,短短7字濃縮了共患難20多年的革命情感;卡片下方貼的則是股東名單,上頭有吳崇讓的兄姊與母親。吳崇讓說:「員工都是我的兄弟姊妹,我的目標是平均薪資8萬元,獲利我不分配給股東,他們的錢都比員工還多,這些人都賊。」

吳崇讓好惡分明,眼裡只有黑與白,不允許灰色地帶。他對員工是感謝也是情感投射,從原生家庭得不到的親情,他在員工身上得到更多,落難王子才從谷底翻身。

 
 

 

父逝後 爭產中落敗

吳崇讓的父親吳聰其從做腳踏車、汽機車椅墊起家,創立年營收近600億元的車材大廠全興集團。身為么子的吳崇讓,上有2個哥哥、1個姊姊,他國中就進全興打工,高中陪父親上酒家應酬,從作業員一路做到業務和品管部主管,兄姊也皆在公司採購等部門任職。

外語好的吳崇讓業務能力強,為全興打開外銷市場,1991年他接手連虧3年的子公司「全拓股份」,研發出一體成型、能吸音隔熱的車頂篷,拿到中華、福特與雷諾汽車的訂單,將子公司轉虧為盈,賺進6千萬元,也於1995年接管全拓工業。

2001年,父親硬皮症驟逝,吳崇讓說:「我父親生前就開始分配2千億元財產,在公司換股分配過程中,父親走了,我因為換股損失了500億元。」當時吳崇讓仍是全興的常務董事,卻被兄姊聯合在董事會中拉下台,經過6年官司,只繼承不到1%的全興股份、其他子公司股權與全拓工業,扣除遺產稅後價值不到3億元。

吳崇讓(右)與祖父(左)感情好,最欣賞祖父不貪不取的做事原則。(吳崇讓提供)
吳崇讓(右)與祖父(左)感情好,最欣賞祖父不貪不取的做事原則。(吳崇讓提供)

吳崇讓前姊夫、特捷實業董事長白煌嘉回憶:「全興老董生前,每年除夕都會提到將來財產由子女與太太均分,看到結果,蠻令人驚訝。」但他也說:「吳崇讓不會阿諛討好,看到不對的事情會直說,在家族中難免不討喜。」

例如,吳家位於八卦山的豪宅侵占國有林地4千多坪,2007年吳崇讓得知便自雇怪手拆除部分違建,哥哥吳崇儀則是拖到2014年最高法院判決須歸還國有林地後,才開始拆除,吳崇讓想到仍生氣砲轟:「因為房子外有藝術家楊英風的雕塑,他(指哥哥)居然說拆除是文化浩劫,怎麼有這種人!」

改良製程將不良率降低到5千萬分之一,吳崇讓說良率是製造出來的,不是靠檢查。
改良製程將不良率降低到5千萬分之一,吳崇讓說良率是製造出來的,不是靠檢查。

 

險尋短 壓力化菸癮

2001年全拓工業將倒的流言四起,現金不多的吳崇讓要付廠商貨款,還要負擔員工的退休金,缺口將近上億元。原應是身價百億的富二代瞬間成了落難王子,他深深吐了一口氣說:「有人要把我壓在水底下,不讓我活,尋短我想過3次以上,開車真想一頭撞護欄。」分家後,全拓股份有7位員工跟著他到全拓工業,想到這些信任他的人,吳崇讓只能用力活著。

幸好吳崇讓在全興時期親自跑業務,過年過節還幫父親跑遍全台送禮,廠商熟悉他的為人,當分家後全拓工業財務吃緊,供應商答應讓他延期付款,加上友人借支幫忙度難關。如今陰霾雖已過去,但壓力從那時化為極大菸癮,從採訪開始,他手中的菸一根接一根,沒有斷過。對於吳崇讓的控訴,全興則表示不方便回應。

為節省人力,提升效能,全拓工業的廠房裡擺放十幾台電動腳踏車,減少移動的時間。
為節省人力,提升效能,全拓工業的廠房裡擺放十幾台電動腳踏車,減少移動的時間。

和吳崇讓共事25年的副總何月圓,從全拓股份跟到全拓工業,她堅定地說:「全拓股份虧損時,董事長不領薪也要發員工薪水,很挺大家,他仗義直言,也懂放權,讓你有舞台可以學習。像我坐他的跑車,他都開很快,我即使怕也不會抓把手,因為很相信他。」

不習慣場面太正經,吳崇讓搞笑地回應:「那是因為跑車沒把手,她是可憐我啦。」嫉惡如仇讓他遭逢背叛,但重情重義為他重拾溫暖。午餐時側訪員工,大家主動圍上,都想講幾句感謝。見他因實習生出包而生氣,還開他玩笑:「不要生氣啦,愛你喔!」逗得吳崇讓羞回:「靠夭啊!都給你們氣瘦了。」

 

小而精 打入超跑圈

一直以來全拓工業以生產汽車修補零件為主,屬於車廠售後服務或維修才會使用的次級品,吳崇讓認為,既然財力、人力與生產規模都不如全興,他決心改造全拓工業的體質,走小而美而精路線,打進求質不求量的歐洲車廠供應鏈。

公司內放置CP值看板,吳崇讓鼓勵員工提出改良公司的方案,若執行成功,會按貢獻度加薪。
公司內放置CP值看板,吳崇讓鼓勵員工提出改良公司的方案,若執行成功,會按貢獻度加薪。

「其實我是學豐田汽車的精實化生產。」吳崇讓曾赴日參觀十次,他從減少浪費做起,「賺錢不是壓榨員工,而是提升效率,別小看這個,我現在一年可以省3千500萬元。」例如人員離職,遇缺不補,工作由自動化生產線分擔,品檢也透過電子鏡頭篩選,廠房還隨處可見無人搬運車和電動腳踏車,增加效率。

2001年全拓工業員工300多位,如今減少到140位,產能卻提升60%,人均產值每年成長,吳崇讓為此下了很多功夫。行經每條生產線,最前方設有生產指示螢幕,清楚標示溫濕度、客戶、產值與當日生產目標,對比現場產量,落後區則有主管協助解決問題。全公司員工薪資更公開貼在廠房內,吳崇讓解釋:「薪水是依能力高低給,不是年資,我想促進大家良性競爭。」

2001年改革公司時,吳崇讓從親自掃廁所做起,他認為若廁所都能保持乾淨,代表員工皆能自主管理。
2001年改革公司時,吳崇讓從親自掃廁所做起,他認為若廁所都能保持乾淨,代表員工皆能自主管理。

不同於傳產工業髒亂悶熱的刻板印象,全拓的廠房明亮整齊,是因吳崇讓從親自掃廁所做起。他的廁所哲學是,「如果廁所都能保持乾淨,廠房環境也可以,代表員工能自主管理。」員工見他洗廁所,當然自動保持乾淨,連午餐過後的員工餐廳都一塵不染。

原本全拓工業幫德國FST代工汽車修補零件時,德國人每隔1、2年就會來台巡廠,直到2013年,確定全拓工業粉塵數、不良率與交期符合規定後,才決定請全拓代工高階車款與超跑的油封。

吳崇讓形容,直到那刻他才有浮上水面呼吸的感覺,久違的空氣又鹹又苦,也因此買下7台超跑。他驕傲地介紹:「像法拉利、奧迪R8、保時捷911、藍寶堅尼大牛、小牛和Urus,每台裡面的引擎與變速箱油封都是全拓生產的,能確保汽車的心臟不漏油。」

每天中午與員工一起用餐說笑,吳崇讓(右)完全沒有董事長架子。
每天中午與員工一起用餐說笑,吳崇讓(右)完全沒有董事長架子。

吳崇讓直言,非常欣賞德國人務實不殺價又不應酬的生意態度,訂單量穩定,因此他還能將庫存量從1億元降到1千800萬元,全拓工業的產品也漸漸聚焦在門檻與毛利率皆高的歐洲車款油封上,主攻金字塔頂端產品,目前占總營收6成。

台灣客戶則有三陽、光陽、台灣山葉等機車品牌,但吳崇讓坦率直言:「台灣的價格低、數量少,又要砍價,以前也做國產車,現在不做了。德國客戶的產品開發一個,一年2千萬元,我賣光陽品項幾百種,一年才1千200萬元,你要做哪種?」這樣講不怕得罪客戶?吳崇讓音量更大了,腰桿挺更直,「台灣踢都踢不走的,拜託,還讓我漲價耶!別人貴我便宜,他還是離不開。」

 

挑客戶 轉彎處決勝

去年起,全拓工業耗資600萬元做廢水零排放,又斥資買進60台Gogoro電動機車,免費供員工通勤使用,但全拓的客戶主要銷售油車,不矛盾嗎?吳崇讓理直氣壯地回:「我的中心思想就是環保,志不同道不合,我現在只接企業文化一樣的,不好的爛客戶,我把它砍掉啊!」他重砲抨擊台灣幾家汽車大廠收回扣、威脅砍價,全被他大刀一揮,淘汰掉低毛利率的訂單。

轉型後,全拓的產品從汽車補修的次級零件升級到原廠組裝零件,吳崇讓吐出一口煙圈,緩緩地說:「賽車手決勝負都是在轉彎的地方,一個轉彎,你贏他0.1秒,100個轉彎,你就贏10秒,嚇死了。」

超跑平常停在公司,員工皆可開回家。
超跑平常停在公司,員工皆可開回家。

 

後記:我討厭法拉利

公司賺錢後,吳崇讓幾乎一年買一台跑車,只因曾被兄長嗆:「只有我才可以開賓士,你哪有那個命。」現在知名跑車品牌幾乎都入手了,他卻坦言討厭法拉利,「它商業行為太重了,有的車款是你要先買其他台,才能買這台,有的買了還規定要放在它的工廠,真是欺負人,才不理你!我買一台之後就不要了。」不在意法拉利也用全拓的油封,吳崇讓的大砲個性實在令旁人都替他捏冷汗。

★鏡週刊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張老師專線:1980

更新時間|2019.07.04 06:1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