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相人間
2019.09.22 22:58

【傘運五週年番外篇】台灣朋友說港人爭民主會失敗 戴耀廷:現在我們願意犧牲

文|陳虹瑾    攝影|鄒保祥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香港10間大專院校學生會發起為期兩週的「罷課不罷學」行動,今年9月3日在港大舉辦「公民講堂」,邀請剛獲保釋的戴耀廷發表演說。
香港10間大專院校學生會發起為期兩週的「罷課不罷學」行動,今年9月3日在港大舉辦「公民講堂」,邀請剛獲保釋的戴耀廷發表演說。

「以前一些台灣朋友常常跟我說:『你們香港人爭取民主一定失敗,因為香港人你們都不願意犧牲。』」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剛獲保釋不久,在研究室接受我們訪問時,笑談曾經和台灣友人的對話,雖說他是笑著談起,但顯得不太服氣。

這裡說的台灣朋友包括誰?他答:「哎,不提名字了。他們笑我們香港人啊。之前大家以為我們這種(占中九子)犧牲最大,但是現在年輕人願意做更大的犧牲。」

戴耀廷談起世代,也談香港文化幾十年的轉變。「我1960年代出生,我們那代人,絕大部分人就是要賺錢,過很好的生活,我是例外。70年代,還是講經濟最重要,但已經比我們這一代多講一些民主。80年代可能談更多民主,90年代爭取民主、普世價值,比『只是講賺錢』的人更多了。97年出生後的人,許多都參與今天這運動,香港人的nature改變了。」

9月3日,戴耀廷在港大「公民講堂」演說,台下學生幾乎爆滿。
9月3日,戴耀廷在港大「公民講堂」演說,台下學生幾乎爆滿。

雨傘運動5年後,戴耀廷如此看待今天這場尚未落幕的運動:「這場運動改變了很多人,尤其年輕一代。影響了下一代人的運動。所以即使這個運動不成功(當然,很多人不想聽這說法),我明白要改變中共,不是短時間內做得到的。但我們一定種下非常好的基礎。」

但如何運動的定義成功和失敗呢?誰都知道港人要爭真普選,如今愈來愈難。港人的五大訴求,港府僅勉為其難回應了「撤回逃犯條例」一項,其他四項包含無條件釋放被捕示威者、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民衝突、取消對抗議者「暴動」的定性、盡快實現立法會與行政長官選舉的「雙普選」等。其中,雙普選又被認為是港府最不容易妥協的訴求。

戴耀廷認為,最起碼,港府要做到制度上的改變。「有了普選的制度,不代表我們有真正的民主。這還有一段距離的。我們還要建立民主文化,目標就是我們要同時有制度,也有一個民主的文化。」「民主的文化指的是『你要如何面對不同意見』。這是不容易的。你看到一些爭取民主的人,只能接受相同意見的人,但不接受有異議的人。這是一個過程。要學習。

 

台灣不會接受一國兩制

問他想對台灣讀者說什麼?他答:「蔡總統說得很對。一國兩制,台灣人民不會接受,香港證明這個(一國兩制)行不通的。」「而且也沒有理由,你(台灣)已經可以選總統,你為什麼要去把它變成一國兩制的制度呢?」

戴耀廷入獄時帶了厚厚的書,保釋後,他把這些書和家人的書信(右下角書櫃處)擺在一起。(戴耀廷提供)
戴耀廷入獄時帶了厚厚的書,保釋後,他把這些書和家人的書信(右下角書櫃處)擺在一起。(戴耀廷提供)

但他也提醒,台灣和香港還是要思考,未來怎麼和中共打交道?「香港和台灣都犯了一個錯。太倚賴中國大陸作為我們經濟發展的火車頭的推動者。當我們和他關係不好的時候,好像我們的經濟就出現問題。」

戴耀廷又自問自答:但為什麼以前會那麼倚賴呢?「可能大家都比較懶一點。都去賺那種容易賺的錢。如果要用更多努力才能賺的錢,大家都沒有把心力放在那裡。香港、台灣都曾經是四小龍。我們可以有基礎自己發展起來。但是,當大陸經濟發展起來時,我們就賺容易的錢,太倚賴大陸,造成現在大家困境。明白這個,我們就知道怎麼計劃未來。」

戴耀廷對未來還是有希望。「現在中國共產黨在大陸,他會繼續統治大陸多久?當然沒人知道。」他觀察,從中美貿易戰等事件都能看出,共產黨政權其實不如外界想像中的強大或穩定,可能有很多變數會出現。「所以我在香港說,最重要的是,香港人是要準備好去面對大陸的變動。我想台灣人應該比香港人準備得更好,因為你們已經有你們自己的制度,但是我們還沒有。所以我們的挑戰是在這大轉變還沒來之前,去準備。」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大轉變」指的是民主化嗎?戴耀廷答,香港還沒有普選,故而無法透過體制,進行民主化等改變。但他強調,反送中運動帶來了希望,香港至少可在公民社會發生變化,「可能沒有實際權力,但(民主)文化的建立,香港人總要準備好。」

更新時間|2019.09.23 07:3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