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筆記】夜遊華盛頓特區 半路鬼驚魂「雕像多1根手指」

文|葉琳喬    攝影|葉琳喬
大概我心中正氣不夠,夜遊韓戰紀念碑時只覺得心裡發毛。

好萊塢電影《博物館驚魂夜》取材於華盛頓特哥倫比亞特區,那次我夜遊華盛頓林肯紀念堂,也經歷了一場驚魂記。

白宮、國會大廈等美國聯邦政府機關匯聚於美國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參訪的那天,既不是艷陽藍天,也沒有烏雲罩頂,而是風景照拍來最平淡無味的陰天,特別是拍攝的主角白宮、華盛頓紀念碑,建物本身也大片白色毫無色彩,加上白慘慘的天空,拍照色階就只剩灰白。

華盛頓紀念碑曾在電影《蜘蛛人:返校日》出現過。
入夜後的華盛頓紀念碑在燈光點綴下更加耀眼。

我跟文字記者R如擔心拍攝成效不佳,決定兩人晚上自己徒步再走一遍,期盼在燈光的點綴下能增添色彩。果不其然,晚上的林肯紀念堂人潮退去、清爽無比,國會大廈、華盛頓紀念碑在燈光的渲染下,也有了瑰麗的顏色,我們從晚上8點一路從國會大廈走到林肯紀念堂,已經是接近12點的半夜。

雖然平常朋友都叫我葉大膽,好像天不怕地不怕,但其實我超級怕黑超級怕鬼,電影恐怖片就不用揪我了,晚上別說是講鬼故事,光是提到「恐怖」兩個字我的小心臟就快要無法承受,而且可能小時候看完《鬼娃恰吉》陰影太深,各種人臉、銅像、小丑的娃娃通通不行。

白天的林肯紀念堂擠滿了前來見他一面的遊客。
夜晚的林肯紀念堂觀光客退去,成了當地年輕人聚會的場所。

暗夜樹林裡的美國大兵手持長槍,鐵灰色的皮膚,眼窩深陷、每個全都目光惡狠狠地看著我們,秉持著錄影畫面需要的原則,拍完全景再補幾個特寫,我將鏡頭一路順著大兵的帽子、臉部、眼睛、胸膛往下帶,1、2、3、4、5……6,士兵握槍的手怎麼多了一根指頭?我盡量保持畫面平穩,小聲地跟R如說:「你可以過來嗎?我有一點害怕。」R如斥責我:「害怕不可以說出來,他們反而會跟著你!」原來,我們都是虛張聲勢的獅子,兩個人對看一眼,馬上拔腿跑出這個沒有其他生人的樹林。

韓戰紀念碑建造19個仿真人尺寸的美國大兵雕像。
「恰吉」的陰影太難抹滅,半夜12點來到空無一人的韓戰紀念碑,寶寶心裡怕但是寶寶不說。
黑色花崗岩牆上以噴砂印出歷史照片,但對於我這種膽小者,根本就是鬼影追追追。
心中默念上百次阿密陀佛,才拍完這一卡人臉雕像。
鏡頭從上往下掃,赫然發現雕像怎麼多一根手指頭,還故作鎮定地拍完。

後記:最近被催稿攝影筆記時,同事A好奇我寫什麼,「是不是很恐怖?」我秀出暗夜裡的雕像照,A同事:「你們半夜跑去沒人的公園都不怕遇到歹徒?有人才比較恐怖吧!」

更新時間|2019.10.23 05:07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