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27 19:58

【馬欣專欄】韓國女權落後全球40年! 從金智英現象談起

文|馬欣
鄭有美主演的《82年生的金智英》,上映後引發熱烈討論。(車庫提供)
鄭有美主演的《82年生的金智英》,上映後引發熱烈討論。(車庫提供)

2019年的「金智英」現象,為何硬生生地踩到韓國的痛點?之前或許有很多改編自真實刑案,以及聞名國際的女性復仇電影,但韓國人還可以自欺當個案來看,漠視這是集體之惡,而這小品電影卻得讓韓國男性直面韓國女性被「物化」與被「群化」的真相,這讓大男人惱怒了…

2019年除了全球一連串的「Me Too」事件爆發外,關於女性的議題,還涵蓋了「金智英」現象,它不只是一本暢銷書,在被影視化後,幾乎硬生生地踩到韓國的痛點。《82年生的金智英》上映後飽受韓國網民抨擊,在韓國票房雖高,但韓網男性反彈不斷。不僅主演被罵,女星李慧源的觀後感po文也被攻擊。之前雖然也有很多關於女性題材的電影,但不是改編自韓國真實案件,就是女性復仇電影的大製作電影,但真的有踩在時代點且代入家庭的小品出現時,卻讓那麼多韓國守舊派忍無可忍。

其實這類關於婚姻中女性自主的電影,從1979年電影《克拉瑪對克拉瑪》就有了,但到了2019年,韓國社會仍無法承受這樣題材,整整落後了全球40年。

《下女的誘惑》雖是女性復仇的電影,但只被當成個案思考。(Catchplay提供)
《下女的誘惑》雖是女性復仇的電影,但只被當成個案思考。(Catchplay提供)

 

2019年 韓國女權落後真相 全面曝光

2019年,是個韓國女性問題再也擋不住的一年,被逼陪睡而自殺的女星張紫妍案件再上訴的失敗、被網路霸凌許久的女星雪莉自殺、女星具荷拉被前男友威脅公開性影片且於今年自殺,後2位的自殺或有遠近因,但社會輿論對她們的挾持(包括在雪莉生前不穿胸罩被網評),韓國女性弱勢的處境,被一再攤開在國際視聽前,而這些都僅止於名人,也就只是冰山的一角,加上對《82年生的金智英》社會集體近乎歇斯底里的反彈,可以感受到社會封建氣氛的根深蒂固。

 

少數女性題材電影 瀰漫著女性復仇氣氛

從韓國影視文化可以看出那埋藏很深的父權與厭女意識,除像《素媛》《青春勿語》(改編自2004年密陽中學集體性侵事件,最後41名嫌犯僅10名遭起訴)、《金福南殺人事件》等改編自真實案件外,其餘不乏是女性復仇為題材的電影,如《親切的金子》《下女的誘惑》《下女》《密陽》,以及最近李英愛新作《復仇母親》等。

這類題材雖言之有物,且在國際上都具知名度,但往往被當為個案思考,而非社會群體之惡,即便如李滄東的《密陽》已經如此深刻描述身為女性的弱勢,以及那小鎮上身為弱勢的其他女性操縱更弱勢的寡婦,漠視者仍能逃避這是群體平庸之惡。但《82年生的金智英》太直白了,幾乎以新聞檔案的方式控訴,雖然在電影藝術上成就不高,但卻讓漠視者芒刺在背,因為設定的就是21世紀社會,已然避無可避。

《密陽》深刻描述身為女性的弱勢,卻足以讓人逃避這是群體平庸之惡。(華聯國際提供)
《密陽》深刻描述身為女性的弱勢,卻足以讓人逃避這是群體平庸之惡。(華聯國際提供)

 

被當成階級象徵的韓國女性角色

事實上,韓國影視中的女性形象都有它的公式,或許裴斗娜、林秀晶,IU等才女有更多發揮機會,但仍如鳳毛麟角。多半在警匪題材中,女性都是模仿男人的樣貌出現,如《信號》《Voice》等,固然是反映生態,但除了反映她的職位外,其性格都是被架空的。另外就是大量如《金秘書》等總裁或與天外高人戀愛的作品,女性除了扮演那位可人兒外,其實角色內在也是被掏空的,喜怒哀樂只有浮面。

少數如《鬼怪》中的金高銀,雖然演的是樣板「長腿叔叔」中被拯救的女性角色,但以細膩演技讓主角有了歲月的不同層次。而金敏喜則像個獨特的存在,既可以制式化於角色中,又讓人感到自外的嘲諷,早期從偶像劇《純真年代》出身的她,之後像變色龍一樣,以《下女的誘惑》《獨自在海邊的夜晚》,無論在私生活與作品上都排斥被人定義。在韓國,女性必須以強大的獨特人格來征服被角色樣板的命運。

 

少數名導還原了女人也是人

韓國大導演的幾次出手,如奉俊昊的《非常母親》顛覆了母親受難者的形象;朴贊郁《下女的誘惑》以封建來反封建,是女人對形象套路的最終極復仇;金綺泳的《下女》其實也是改編自真實事件,但它呈現的是女性被物化與被當階級象徵的真相。

《非常母親》還給了女性人性,不只是「媽媽」,她更是個「人」(這難能可貴在於無論現實還是戲劇,通常當媽的都只能有一種面貌,尤其在戲劇中更是背負非人類的期待),這幾個名導演的作品,女性都難以逃脫被當成階級的象徵,給了社會假面迎頭痛擊。

《非常母親》還給了女性人性,她不只是「媽媽」,更是個「人」。(CatchPlay提供)
《非常母親》還給了女性人性,她不只是「媽媽」,更是個「人」。(CatchPlay提供)

 

「金智英」如仿生人 只能以被「物化」與被「群化」的角色來講話

這現象不只存在於韓國,亞洲的女性角色也常被當成階級的展示符號,力求沒有特質,被群化的樣貌,成為男性階級的展示品,如戲劇《天空之塔》中那些媽媽所追求的,也像《寄生上流》,無一不在指涉韓國女性面臨的物化現實。所以金智英只能以被「物化」與被「群化」的角色來講話,因為她從來無法真正擁有這兩者之外的身分。

韓國近年來體現的不只是它的影視成就,更在為追求經濟的最大值,成為物化女性的代表國之一。這或許是財閥治國的代價,物化女性的商機巨大,這也是普世瀰漫著追求利益高於人權的價值觀隱憂。如《使女的故事》作者愛特伍所言,21世紀女權是倒退的。被過去頻臨破產恐懼挾持的韓國有多想衝在前面,就不惜在人權上有多倒退。

更新時間|2019.12.31 13:0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