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專區人物

【族語是回家的路番外篇】老人家給我的教育

馬躍比吼大學時期因拍攝紀錄片,受到阿美族頭目啟發,如今也將此精神傳遞給部落新生代。
馬躍比吼大學時期因拍攝紀錄片,受到阿美族頭目啟發,如今也將此精神傳遞給部落新生代。
從原住民觀點來看,中文所描述的世界都是歪的:「例如頭目、酋長是指漢人的壞人,同胞、部落也有負面意思,但就錯下去吧。」馬躍比吼說。
過去,部落之間就像國與國之間,頭目就是國家元首,日治時期不乏部落頭目受日本教育,當日文翻譯官、去日本比賽摔角,受到大環境肯定。然而國民黨把中華民國帶來台灣,過往光榮成了黑歷史。
馬躍常常提及花蓮縣豐濱鄉港口部落頭目勒嘎馬固(Lekar Makur)的一件往事:高齡九十多歲的老人家前往總統府受頒「社會有功人士」獎項,由當時的總統李登輝頒獎。老人家不會講中文,他想李登輝懂日語,準備了很多想講的話,包括怎樣堅持阿美族文化、怎樣管理這個部落,在他的設想中,自己是以一個「部落元首」的高度跟一個「國家元首」平起平坐。
結果,李登輝握手說恭喜就走了,老人家的期待落了空。馬英九來溪州部落時說:「我把你們當人看」,原住民為生計落腳台北邊緣違章建築,孩子在都市受教育,但是要按照台北的方式。民進黨上台後,向原住民道歉承認錯誤,但傳統領域劃設辦法還是沒有正視原住民過往歷史。「去年凱道抗爭後,我開始全台巡迴演講近一百場,努力講我們是誰、原住民的歷史要怎麼看待,教育我從幼兒園做起,我希望能一直做到大學,雖然很難,但總是試試看。」
紀錄片「如是生活,如是Pangcah」描述老人家勒嘎馬固的傳統日常生活。(翻攝自youtube)

歡迎加入鏡週刊 會員專區

限時優惠每月$49元
全站看到飽

$5元可享單篇好文14天
無限瀏覽

已經是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