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家開講】美力煉金術 麗彤生醫董事長張麗綺

文|邱莞仁    攝影|吳貞慧    影音|吳明曄    繪圖|王聖光
走過負債與失婚,張麗綺以美容生醫保養翻身,去年創下19.3億元營收。

大學畢業一心想當家庭主婦的張麗綺,因替前夫背書、欠下巨債,意外走上創業之路。她靠著一款從美國引進的專利保養品,成為電視購物台的暢銷品牌,在短短4年內還清負債,也看見美容產業的前景。

2011年,她成立翔宇生醫(今年6月更名為「麗彤生醫」)推出一系列保養與保健品,又在兩岸建立醫美管理平台、設立12家皮膚管理中心,去年闖出19.3億元營收。回首跌跌撞撞的人生,她不埋怨別人,把歷練當成修練。

約了上午10點採訪,張麗綺卻足足提前2個鐘頭開始準備,特別請化妝師替她打理妝髮,「我平常都自己化妝,今天是special…」剛架好採訪燈,員工又趕緊搬來一台網紅直播專用的LED環形燈補上蘋果光,一切準備就緒,專訪才正式開始。

過去張麗綺鮮少面對媒體,為了本次專訪,特別請來化妝師替她打理妝髮。

 

做事明快 業界女霹靂

「這是職業道德。」張麗綺笑咪咪坐下,從事美容保養產業多年,她很注重形象。譬如,她爽快承認,自己會定期到麗彤提供醫美管理平台服務的策略聯盟診所保養,「我講我做醫美,有的人覺得我社會地位很低,為什麼要改變自然?可是你看自己不喜歡,心情就會不好、就會生病。我們把每個人弄得漂漂亮亮的,大家都很開心。」

張麗綺邊講邊笑,一面不忘貼心招呼所有人,「有沒有喝咖啡?還是要喝水?」不等我們回答,她轉頭就請員工張羅,說話做事節奏明快,一如她的創業速度,10年內便闖出近20億元營收。2011年,張麗綺成立翔宇生醫(今年6月更名為麗彤生醫),推出一系列保養與保健品,同時也從事探頭、玻尿酸與肉毒桿菌等醫材進口,並建立醫美管理平台,在台灣及大陸擁有12家皮膚管理中心。

為了打開知名度,張麗綺找了在大陸人氣高的藝人Ella陳嘉樺(圖),代言旗下保健品。(麗彤生醫提供)

「我就喜歡快快快,說風是風,說雨是雨。」張麗綺在業界素有「女霹靂」的稱號,「市場瞬變萬化,有很多新品、競品,法規每天都在變,像這個案子什麼時候執行?有問題就立馬改。」她忍不住自嘲:「我比較業績導向啦,在我們公司,你說跟誰好都沒用,你跟誰是親戚也沒用,每一天拿出來的數字是最有用的。」

張麗綺的辦公桌旁放著貴婦標配的愛馬仕柏金包,裡頭塞滿了麗彤暢銷的養顏保健品,老闆身體力行當活廣告,相當吸睛。「我買愛馬仕,是拿來裝我們的產品。」

張麗綺在業界素有「女霹靂」的稱號,說話、做事節奏明快。

不怕被說炫富賣弄,她澄清:「以前我不會打扮,我前夫都不敢讓人知道我是他女友,他說:『怎麼會有這麼俗的?』後來麗彤剛成立時,我很多員工都是離婚、負債的,那種我第一個錄取,因為他們會特別有衝勁、會更努力。」張麗綺苦笑,「以前我都覺得我是一個命運非常坎坷的人,後來才知道,愛別人之前,要先愛自己。」

 

鄉下女孩 勤打工翻身

張麗綺出身嘉義縣番路鄉,父親在阿里山腳下務農,母親則不識字,一家人生活相當清苦,她是家中長女,16歲時開始邊念書邊打工、分擔家計。「我早上去早餐店,中午看有沒有洗碗的工作,晚上再去兼一份工;只要不做色情的,我都做過。」專科畢業後,她插大考上文化大學,帶著考上台北商專的妹妹、麗彤生醫董事張家綺一同北上,「那時候很窮,我們樓下是陽春麵麵攤,我們就看著麵攤想,今天是叫1碗還是叫2碗?要不要加蛋?」

張麗綺大學時在證券公司打工,因長相甜美,時常獲得小費。(張麗綺提供)

或許是窮怕了,90年代股市飆漲,張麗綺天天去證券公司打工,有時來不及上課就請妹妹代打,而她年紀輕輕、外型漂亮,加上嘴巴又甜,常有大戶一賺錢就給小費。「一般有賺錢就5萬、10萬元地給,我記得有1個月小費我拿了50幾萬元;等大學畢業,我發現我存摺裡有700多萬元,因為我沒時間花錢。」

妹妹張家綺(右)觀察,只要張麗綺(左)決定要做的事情,絕對沒有做不到的。

但她畢業時碰上台股崩盤,連帶拖累不動產市場不景氣,大學念土地資源系的張麗綺就去日商銀行做貸款業務。「我們來台北時租在廈門街,窗戶打開就是要上中正橋的地方。一開窗很吵,可是關起來就很熱,所以我畢業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買房。」工作隔年她就在台北市中正區置產,一圓買房夢。

張麗綺說,做銀行貸款得四處拜訪客人,有時一天要看上3、4份報表,對她後來經商有不小的幫助,但其實最初她從未想過創業。「我大學畢業就想結婚,只想做一個平凡的家庭主婦,在家洗洗碗、把小孩帶大,可是他就比較愛玩。」

 

為愛創業 北京開沙龍

張麗綺口中的他,便是大學時愛情長跑的初戀情人。2人婚後,前夫創業做稅單、帳單等大量資料的列印和寄送,張麗綺也離開銀行幫前夫跑業務,「我先生也是嘉義人,初期公司還不錯,但可能從淳樸的農村、簡單的上班族,後來有一天當老闆,他就開始喜歡交際應酬,漸漸地公司就慢慢虧錢。」後來因前夫資金短缺,為了開闢財源,愛美的張麗綺又時常做美容保養,便決定以此創業。

張麗綺(左)大學畢業後,與愛情長跑多年的初戀情人結婚,右為女兒。(張麗綺提供)

2002年,看準早年北京少有規模化的美容機構,她便招募了5名員工飛往北京開美容沙龍,又引進國外高單價的精油與保養品,生意十分火紅。「很多人拿錢來加盟,那時真的很好做,可是我沒有把位置限定好,我北京做,甘肅、銀川、大連、哈爾濱也做,每天都在飛,有時醒來都不知道我在哪裡?我帶去的五個女孩子老公跑了、男朋友跑了,後來我老公也跑了。沒辦法,只好把該賣的賣,該處理的處理,飛回來。」

「我這輩子就是很喜歡賺錢,可是賺的錢都不是我自己花掉。」張麗綺苦笑,「他曾經是我的神,我曾經是他的影子,他去哪、我就到哪。我一直幫他背書,背到最後,已經不知道借這筆錢是要幹什麼?可是不背公司就要倒了,最後大概欠了1億2000萬元,而他不想還,銀行就說我要全部還掉。」

 

引進夯品 意外成商機

那時,張麗綺的孩子大的7歲、小的2歲,父親又罹患癌症,人生購置的第一間房也為還債遭拍賣。「我每天睡到一半都會想:怎麼辦?我是從樓上跳下去,還是從這個樓梯走下去,好好活著?我哭了半年,有一天就覺得這樣也不是辦法,我就不哭了,開始想要做什麼?」

張麗綺撤出北京時,曾將一款從美國引進、獲世界專利的左旋C美白高濃縮液,放在美妝通路寄賣,之後被一位電視購物台的主管看到,他認為這個產品頗有商機,建議張麗綺放上購物台販售。過去張麗綺在台北一家俱樂部結識民歌手蘇來、電台主持人張天倫,3人決定共同創業,她持股八成、是最大股東,又找上遭火燒傷的藝人秦偉試用、當見證人,意外大賣。

 

策略聯盟 創管理平台

靠著這一款保養品,短短4年,張麗綺還清所有負債,也讓她看見美容產業的前景。「後來倫姐他們自己出去創業,我就想,要怎麼規劃公司成長?」2011年,她成立翔宇生醫,設立幹細胞實驗室投入保養品與保健品的研發,並委由獲GMP認證的工廠生產。此外,她也打造醫美管理平台服務,與醫美診所策略聯盟,「醫美管理平台就是我租房子、買儀器,建立資訊管理平台、聘請櫃檯人員,讓醫生拎包創業。」

麗彤設立幹細胞實驗室,投入保養品與保健品的研發,產品則委由獲GMP認證的工廠生產。(張麗綺提供)

「以前我去北京太早,現在去我覺得剛剛好。」張麗綺分析,美容行業在中國是野蠻式的成長,她在北京、上海、杭州等一線城市進口日本高單價的保養品,又找在大陸正紅的藝人趙又廷代言、打開知名度。「我們的會員從加入到現在,可能都開始面臨更年期,所以我們下半年還要在上海複製醫美管理平台,並成立一個高單價的抗衰老管理平台。」她強調:「我們醫美管理平台有40萬個會員,我想,我們是亞洲最有資格做抗衰老平台的公司。」

因應旗下會員逐漸面臨更年期,張麗綺(右)說,麗彤下半年要在上海成立1個‌‌高單價的抗衰老管理平台。

事實上,單憑愛美還無法成功經營企業,過去張麗綺鮮少接受媒體專訪,就連2016年推出第一支保健品「醇養妍」時,她都躲在記者會幕後、不願上台致詞,原因是過去只要有同業舉辦公開活動或法說會,她幾乎每場必到、仔細做筆記。她大笑說:「現在被你們報導後,可能就沒辦法去了。」妹妹張家綺觀察,張麗綺的個性堅毅,「只要她決定要做的,絕對沒有做不到的。」

張麗綺以日本進口的高單價保養品主攻北京、上海、杭州等大陸一線城市。

 

不怨前夫 苦難當修練

我們稱讚她現在已是個成功女企業家,她卻自爆自己其實是個不及格的媽媽。「我覺得我做最失敗的,就是媽媽這件事。」張麗綺以前忙著還債,孩子只能託給幫傭照顧,兒子後來出現語言遲緩問題,直到高中前都無法和人互動、交談,她對此相當自責。

「家長日的時候,你看到一群小孩很活潑,可是我兒子永遠坐在角落,好像這個世界跟他都沒關係,他一個人在寂靜無聲的世界裡面成長。」提起兒子,張麗綺忍不住哽咽,「我一直想,我到底要怎麼辦?我的人生到底怎麼了?可是到最後我沒有放棄,我請家教、讓他做腦部刺激,讓他騎腳踏車環島、攻頂玉山、泳跨日月潭,我希望兒子藉由運動,不要那麼sad,然後他到高中就忽然開竅了,現在在美國念很好的大學,我覺得我成功了。」

從負債、失婚到創業,張麗綺形容,這段歷程就像醜小鴨變天鵝。問她還怨前夫嗎?張麗綺搖搖頭,「我覺得我真的是嫁給愛情,不管後面是離婚還是什麼,我真正愛過一個人,我不虛此行。」她感性地說:「我想,就是剛好遇到這樣子一個人。人生總是會有七災八難,以前這樣這麼辛苦,今天有這樣的舞台,對我來講都是一個修練的過程,所以人生還是很有希望的。」

近期張麗綺迷上游泳,她說游泳可以分散注意力,撫平工作時的緊張跟壓力。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