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31 16:12

【馬欣專欄】就算回不去《那些年》 柯震東仍是難得一見的明星

文|馬欣
《打噴嚏》因柯震東呼麻事件無法在大陸上映,柯震東與爸爸買回版權,讓這部電影6年後終於在台上映。(傳影互動提供)
《打噴嚏》因柯震東呼麻事件無法在大陸上映,柯震東與爸爸買回版權,讓這部電影6年後終於在台上映。(傳影互動提供)

現在的戲劇要拍的是亞洲共同的處境,如此更需要有明星味的男演員,撐起整個社會架構。如果是這樣,柯震東這樣有演技潛質也有明星味為何不值得再多一次機會?如果他記得自己曾摔過跤,他就定能超越自己踩空的「那些年」。

以一種少年情懷來看,電影《打噴嚏》是有趣的,雖然劇情有些漏洞,特效尷尬了些,但青春無敵加上古谷實漫畫《機車人生》的味道,仍是對失敗者的安慰,甚至可以放空享受一下那些年我們都做過的蠢夢。

 

明星味十年一遇 詮釋好壞角色都能留下魅力

其實這部電影最大的亮點仍是柯震東,幾乎讓人回想起來有一種東西叫做明星風采。他從一開始出道就不是當時流行的「花美男」粉感很重的類型,但五官上鏡頭,演技清新。你發現有一個人不怕鏡頭,也不是那麼在意臉部死角,重要是他與角色都讓人過目不忘,那是明星味。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他爆紅時(2011年),台灣的純愛戲已到了強弩之末,一方面人才被中國挖走,二方面是男星魅力難以留存,那時台劇男主角妝感太重,公式化劇情讓男星無路可走,往往曇花一現。那十年,我們無法像韓國一樣,留住偶像魅力加上演出自然的男演員,如孔劉、玄彬等,這一直是台灣近年來砍掉重練的原因。

當時許多男星必須走花美男路線,柯震東出現了,五官正確,演技靈動討喜,角色時好時壞,但你知道,他是演藝圈十年難得一遇的明星。無論哪一個國家,一個有明星魅力的男星都是可遇不可求的,這個人在你散場後,仍會記得他,知道他還生澀,但存在感強,他讓那角色活進你心裡。就算你心裡知道《那些年》太浪漫,但有魅力的男星,能夠讓言情題材炸開來,一如當年劉德華,雖然演技不是最好,但你知道他讓那角色有他的魅力,有他的特色。

柯震東一出道就以《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爆紅,還以此片贏得金馬獎最佳新演員。(群星瑞智提供)
柯震東一出道就以《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爆紅,還以此片贏得金馬獎最佳新演員。(群星瑞智提供)

 

柯震東的青春 是種純真頑強的餘勇

有一種演員是有青春味,如韓國的劉亞仁,他有種可適應世道但仍不忘記抵抗的純真。柯震東也有種青春味,他有個特質是他讓角色不遠,他的哭跟笑都自然,讓那些不可救藥,甚至那些沒有用的青春抵抗,都成為一種令人哭笑不得的浪漫。

當然他爆紅以後,也開始演流量電影如《小時代》,但那時我們已經很習慣失去明星了。或許中國多金,但那時我們類型戲沒起來,是最萎縮的時候,留不住很多藝人。那時知道他演《小時代》,知道他可能被推往流量的不歸路,只希望他能賦予角色那點純真頑抗味沒被磨掉。

 

演技還沒油掉前 藝人都有救

後來他出了大麻事件,人們或許對這類新聞很憤慨,但仍有人為他感到可惜。出事後,蟄伏了許久,有人罵,但也有更多人在看一個藝人的耐受性有多強。一個好藝人,過程沒有不受挫的,沒有不被嘲諷的。當年韓國以偶像劇《宮》橫掃亞洲的朱智勳,也曾因吸毒事件受挫,後來再起。他之後的穩定度與演技力都更上一層。就如太宰治所說的,電影是拍給弱者看的,讓弱者得到勇氣,而演員如果不受挫,人們怎麼看到生命痕跡。

因此看待柯震東是否能逆風再起,可以換個角度看,他如果當年繼續演《小時代》那類炒短線戲,花瓶頭銜難以去除是小事,但因此演技油掉了就很難回去了。油氣這件事,就是失去了感受力,但柯鎮東還好沒有走到那步,是慘也是不慘的兩面。

《打噴嚏》中,柯震東與王大陸飾演一起在孤兒院長大的好友,都愛上了林依晨演的心心姐姐。(傳影互動提供)
《打噴嚏》中,柯震東與王大陸飾演一起在孤兒院長大的好友,都愛上了林依晨演的心心姐姐。(傳影互動提供)

 

太順風順水 多半會讓演員卡關

而柯震東在那時重摔,老實說都是藝人的關卡。太順風順水,對演員本質上是有殺傷力的,後來我們看到王大陸在《一吻定情》裡自爆型的演技(他在《打噴嚏》時仍是稱職》),成為史上最慘直樹。演一個名氣比你還大的角色,一定要用心。而後來陳柏霖在「大仁哥」後,也陷入流量漩渦,難以發揮以前的水準。藝人愈當愈久,會離群眾愈遠,找回煙火氣是更難。

還好柯震東以《再見瓦城》證明了名氣並沒有破壞了他的感受力,仍保有當年自然的潛質,而直到最近的《打噴嚏》(其實這部戲已經延宕了6年),在當初拍得太草率,後來重剪補救,算是先天不足後天失調的運命。這部戲雖然走的不是近年流行的題材(中二病做超人夢),但你還是可以看到《那些年》到《打噴嚏》,他自然的特質,並沒有因為時間變得油膩,也沒有走紅後,連演員本身都無法說服自己演言情的勉強感,在6年前的《打噴嚏》中,他做到了當紅時仍敬業這件事。

柯震東去緬甸拍《再見瓦城》脫胎換骨,讓他入圍金馬獎最佳男主角。(岸上影業提供)
柯震東去緬甸拍《再見瓦城》脫胎換骨,讓他入圍金馬獎最佳男主角。(岸上影業提供)

 

戲劇都在拍亞洲類似處境 為何放棄可接班的明星演員?

原本覺得應該不可能再寫柯震東,但看完《打噴嚏》認真感到可惜,我們需要20到30歲都可以一路往前走的男演員,任何法庭劇、刑偵戲、甚至穿越劇、職人劇,都需要要跨越國界的想像,才能更方便外銷。

我們這幾年太過偏重接地氣的男星,但任何一個小人物,尤其擺在今日的亞洲都是類似處境,都要有亞洲人共感的男星,如此柯震東這樣有演技潛質的明星為何不值得再多一次機會?我們需要的是演員,而不是聖人,演員是詮釋他人生命的人,如果他記得自己曾摔過跤,我相信他會比演《再見瓦城》時更好,每個中二都必須成為自己的「超人」。

更新時間|2020.07.31 16:3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