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晨星基金評比統計,自2016年1月至2020年5月,境內固定收益型基金規模,已從2404億元跳升至1.89兆元,成長率高達686%;同期,境外固收基金規模,也持續成長超過10%。國人熱烈擁抱高配息基金背後,常忽略了高費用率,將嚴重侵害基金整體報酬。

台中一位張先生,接觸高配息基金10年,投資過的產品超過50檔。「一開始,銀行理專都會強調,基金配息水準比定存高,想要保有購買力一定要投資,否則錢只會變薄。」但時間拉長,他看穿了配息型商品的真相,根本是上了糖衣的毒藥。

「最大誤區是,一般人只關心配息,卻沒算到高息貨幣貶值後的匯差,再來內扣費用耗血太重,投資成本昂貴,最後基金公司還會給銀行回扣,通路只會賣你佣金高的,而不是最好、最適合的產品。」他痛訴。

最明顯的例子是截至今年5月南非央行已4度降息,利率來到史上最低的3.75%,匯率因此跟著大幅貶值。儘管理專宣稱,基金一年配息至少9%,但近一年南非幣對新臺幣匯率貶值就超過25%,債息收益根本無法填補巨大的匯損坑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