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芃和阿德原本非親非故,王芃的兒子與阿德的二兒子是國中同學,王芃的兒子唸書時曾被欺負,阿德的二兒子出手相助,兩人因此相識。阿德來街頭流浪後,王芃曾到萬華去尋過他,「找了好幾天沒找到,後來我才在台北車站這裡找到人。」王芃會幫阿德把衣物帶回去洗,三天兩頭便來車站看看阿德過得如何。

一夥人閒聊到段落,王芃(化名)蹙著眉靠了過來,阿吉抬頭望了王芃一眼,問她找到阿德(化名)沒?

阿德是另一個車站的新手住戶,剛到北車的時候,阿吉就注意到這人,滿頭白髮的80歲老人家,喉嚨上有個黑濁的小窟窿,是阿德早年開刀留下的痕跡,這痕跡讓他因此表達困難,只能發出單音節的氣音,搭配手勢與人溝通。

阿德年輕時唸工程,做過水上樂園的雲霄飛車,談起過往,阿德會舉起手掌做出飛車爬升俯衝的模樣,喉頭發出咻咻的氣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