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電影自立自強後向外擴展內容影響力的方式,除了賣版權讓各國重拍,也有像《薩滿》這種更積極的跨國合作。《哭聲》的羅泓軫和《鬼影》的班莊比辛達拿剛,結合各自專長,讓本片既有前者的峰迴路轉,也有後者的不寒而慄,韓泰特色皆備。

《薩滿》刻意以「偽紀錄片」形式,帶領觀眾一探泰國的巫覡文化,也許是已經習以為常,並不覺得鏡頭有多晃(這未嘗不也是對紀錄片的刻板印象)。當然你也曉得這是為了營造出真實的幻覺,而引出沉浸的快(恐懼)感。

此外,本片還煞有介事用將近一半篇幅,鋪墊靈媒被選中的徵兆以及轉移接棒等細節,但也不至於冗長無聊。因為能幫助觀眾理解這種特殊信仰文化,也暗藏之後引爆的業障線索。

《薩滿》The Medium

選角選景都非常不錯。靈媒姊妹花的「嬸味」親切自然,充滿草根魅力,替「偽紀錄片」的「真實感」提供不少說服力。飾演下一代的年輕女演員也十分賣力,她的相對豔麗固然提供電影在性上面加油添醋的機會,但翻臉不認的著魔狠勁亦不遑多讓。

無論是極具南洋風情的家屋和交通工具,或是亂石雜草、野樹荒屋的詭異,都為本片強調的「萬物有靈」找到視覺與氛圍的良好註腳。就算看到驅魔電影或殭屍題材的一些影響,但也有自圓其說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