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8月的專欄中寫道,聯準會可能會在第四季正式宣布縮減購債規模。而在上週,聯準會做出了正式決議,將會在接下來2個月分別縮減150億美元的購債規模。到明年1月,則要視12月的會議內容做決定,可能加速、放緩或是維持目前的縮減速度。

上週公布的就業報告,新增非農就業人數為53.1萬人,優於市場預期,而失業率也從上個月的4.8%進一步下降至4.6%。

整體來看,美國就業數據仍走在穩定復甦的道路上,聯準會也因此開始調整貨幣政策。這會如何影響未來的資本市場走向呢?我認為,資本市場的分化將會更為明顯,從去年疫情爆發後的萬物上漲行情可能開始出現改變,實際上,這樣的改變已經一段時間了。

 

檢視持股 因應分化走勢

從宏觀角度來看,聯準會開始緊縮之後將會影響國際資金流向,例如,美元指數在上週已經創下了近一年來新高。若以2013年的經驗來看,聯準會在12月宣布自2014年開始縮減購債規模後,新台幣對美元即一路貶值。從2013年12月的29.81元貶值到2016年2月的33.55元。同樣的走勢也出現在美元指數,由2013年底開始走升,一直到2016年底才見到高點並開始回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