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56歲的鍾日生,美髮設計師出身,30年前創得意假髮,從北市西門町3坪小店做起,「我是技術底,最討厭停在原地沒進步。」從純買賣到切入上游收購原料,與中國夥伴合資設廠,一條龍包辦原料收購、配料設計與生產,從材料到型式築起8項專利,創下假髮界多項第一紀錄。面對C.Y.S.假髮與魔法部屋等後起之秀崛起,鍾日生帶領團隊,以精緻化服務,鞏固重視品質的中高端客群。

「我不能說我最厲害,但我一輩子都在研究假髮,沒有人比我更懂,我是365天跟頭髮為伍的人!」談起假髮專業,鍾日生話匣子一開就是3小時起跳,知無不言樂於分享的匠人精神,讓他把重心放在技術與品質突破,重視產品差異化,也在假髮界創造多項第一紀錄。

鍾日生創立得意今年邁向30年,談起假髮工藝更迭,他表示,假髮商業化產聚落歷經多次遷移,從早期在日本,之後轉到台灣,再遷至韓國、中國,如今連越南、泰國、印尼皆有,創業前2年,得意是向日韓商採購成品,隨著切入上游原料、生產製造端,因假髮編織費時費工,近2年大幅仰賴工資便宜的北韓。

假髮專業細節多,鍾日生堅持只用有美髮設計師底子的員工,還得歷經至少三五年磨練才算上手,圖左為早年巨星王祖賢的美髮造型師。

鍾日生每年賣出逾萬頂假髮,他拍胸脯保證:「每頂假髮都是我親手檢查,每項維修、客訴我都親盯進度。」事實上假髮是極高度分工產業,以得意假髮來說,鍾日生向中國大陸採購頂級髮原料後,由他親手負責最前端10%設計與頭髮配料,之後交給北韓代工編髮,成品寄回台灣後還需經修飾造型,才能賣到消費者手上。

「有時候我會回過頭來思考,如此繁複精進的工藝,雖滿足了我個人的理想,但會造成消費者很大的負擔?一昧追求精緻工藝,導致假髮價格水漲船高,消費者戴假髮變得不輕鬆。」如何將理想與市場拉近,成為鍾日生近年心心念念的課題,他坦言:「我經歷過很多賺錢的機會,基本上我不太像商人性格,我深信一句話,做事情做好把,自然能把感動溫度傳遞給消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