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2017.08.17 02:59

父好賭 兄弟是暴走族 他靠自己當上東京區議員

【Mr.拉麵專訪二】

文|邱莞仁    攝影|林育緯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為了逃離家暴,野崎孝男高中時便離家,大學畢業後進入讀賣新聞工作。
為了逃離家暴,野崎孝男高中時便離家,大學畢業後進入讀賣新聞工作。

野崎孝男出生於東京練馬區,父親好賭、外遇不斷,哥哥與大弟則是當地知名的暴走族,他從小飽受家庭暴力。

當了1年多的記者,因看不慣政治人物收錢辦事的嘴臉,2003年,野崎孝男以無黨籍投入東京都區議員選舉。
當了1年多的記者,因看不慣政治人物收錢辦事的嘴臉,2003年,野崎孝男以無黨籍投入東京都區議員選舉。

「我爸是很愛玩、很離譜的人,小時候有一天,我爸帶了一個菲律賓女生來家裡睡,當時我媽也在家,我爸說那是他的朋友,但哪有可能?我記得很清楚,那天媽媽的臉感覺都不一樣了。」

 

外地念書 逃離家暴

父兄拳腳相向,野崎孝男的校園生活也不好受,長年被同學霸凌。他語氣平淡、彷彿在敘述他人故事說:「記得我的鞋子常常不見,或者裡面被放了蟑螂…咖啡色木頭桌子被人用粉筆寫太多壞話,寫了又擦、擦了又寫,桌面後來就變成白色的。」

飽受家庭暴力的野崎孝男(右),自嘲在家從未有過任何美好的回憶。圖為與奶奶(中)、大哥(左)合影。(野崎孝男提供)
飽受家庭暴力的野崎孝男(右),自嘲在家從未有過任何美好的回憶。圖為與奶奶(中)、大哥(左)合影。(野崎孝男提供)

大哥與大弟常惹事,家人無暇照顧他,母親又抱持尊夫的觀念不願離婚,國三時他和父親爆發激烈衝突,並還手打了父親。

野崎孝男說:「我哥是暴走族,但從來沒有打過爸爸,我爸嚇到了,親戚也很不諒解我。」此後他刻意考取離家較遠的高中,只想逃離家庭。

到外地念高中,野崎孝男得自己籌措生活費,他當過餐廳服務生、便利商店大夜班,甚至在新宿街頭做過色情仲介。歷經二度高中退學,他考上2年制夜間部學校再插班大學,25歲畢業後,進入當地報社工作半年,便到讀賣新聞上班。

在讀賣工作1年多,看不慣政治人物收錢辦事的嘴臉,他高舉改革政治旗幟,2003年,以無黨籍投入東京都區議員選舉。事實上,在日本參選,地方派系、知名度和金錢缺一不可,野崎孝男卻成功以27萬日圓(約新台幣7萬3千元)資源當選練馬區區議員。

 

「我常在路邊演講,點出政治人物的特權亂象,譬如議員每次開會都可額外領取6,000日圓的出席費,這很離譜,區議員月薪63萬日圓,怎麼能亂花錢?經媒體報導,現在日本幾乎沒有出席費的制度。」

2011年,野崎孝男在台北創立Mr.拉麵,開業初期,親自到捷運站發傳單攬客。
2011年,野崎孝男在台北創立Mr.拉麵,開業初期,親自到捷運站發傳單攬客。

更新時間|2017.08.16 13:57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