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7.09.12 11:02

【鏡相人間】陸上行舟 航海的女人葉麗萍上岸後

文|陳又津    攝影|林俊耀    影音|陳岳威
葉麗萍和丈夫賣船上岸,3年多來不曾航海,這天她搭乘友人帆船,繞行龜山島1周。
葉麗萍和丈夫賣船上岸,3年多來不曾航海,這天她搭乘友人帆船,繞行龜山島1周。

海上8年,葉麗萍一家3口航海環遊世界,遊歷26個國家,德國先生駕駛帆船,女兒遵循她的步調自學,全家人經歷風雨相依為命,但為了女兒的教育,他們於2013年登陸德國。

今年暑假葉麗萍出版新書,訴說上岸3年多來接連遭遇的種種挫折,先生罹患腦瘤,女兒得重新適應德國教育,還有青春期的憂鬱。當年美人魚的愛情童話,如今是主婦於陸上行舟,她必須步步為營,就怕有人先離開了家庭這艘船。

8月盛夏,47歲的葉麗萍重返海上,帶著女兒和姪子、姪女上船,朋友的小獵犬號緩緩駛向龜山島。

 

帆船為家 花8年環遊世界

逆風前行,葉麗萍鬢角已有幾絲風霜,但她保養得宜,身上還有年輕時拍攝《閣樓》雜誌時的風采,她和帆友有說有笑,不時告訴我們駕船的知識。例如全世界的船隻都靠右行駛,稱為Starboard Side,左邊則稱為Port Side,把握時機為我們上了一堂航海英文課。

葉麗萍29歲時成為《閣樓》雜誌封面女郎。她說是受到先生鼓勵,「現在還很漂亮的時候,為自己做個紀念。」(翻攝自網路)
葉麗萍29歲時成為《閣樓》雜誌封面女郎。她說是受到先生鼓勵,「現在還很漂亮的時候,為自己做個紀念。」(翻攝自網路)

葉麗萍帶著望遠鏡、頂著大太陽走上甲板,全力配合攝影,但當她希望女兒來合照時,13歲的女兒拒絕和她一搭一唱。3小時半的航程又熱又累,孩子們早就睡著了。終於看到久違的陸地時,大家一陣激動,靠岸時還有人暈船吐了。

2005至2013年,葉麗萍一家3口花了8年駕駛帆船環遊世界,自英屬維京群島出發,結束在加勒比海千里達。大她10歲的德國先生江浩哲(Holger Jacobsen)駕船,女兒江悅彤(Aurora Ulani Jacobsen)2歲上船,10歲前由葉麗萍陪伴在船上自學,從來沒去過學校。2013年上岸後,全家定居德國。今年8月,葉麗萍帶女兒回台團聚、宣傳新書,分享上岸3年多來的點滴,陸地生活同樣暗潮洶湧。

江浩哲(右)說,8年航海經歷,讓全家人感情更緊密,女兒江悅彤(左)從2歲到10歲都在船上生活。(葉麗萍提供)
江浩哲(右)說,8年航海經歷,讓全家人感情更緊密,女兒江悅彤(左)從2歲到10歲都在船上生活。(葉麗萍提供)

新書分享會這天,葉麗萍仍談起過去航海的故事。海上的一天,9點到12點上課,下午處理家務,晚上6、7點就寢,葉麗萍睡到凌晨一點起來輪值,丈夫休息至7點換班,她回去補眠,7點到9點這段時間由先生唸德文書給女兒聽,女兒因此學會中、英、德3國語言;這幾年,她又學會了西班牙語、法語。8年來,航海和課程全年無休,這艘39呎、沒有雷達的二手帆船,儘管經常漏水,就是他們海上的家。

 

眷村少女 擔心自己被遺棄

別以為環遊世界是家財萬貫的人才能做的夢。事實上,葉麗萍小時候家境並不寬裕,她在桃園龜山的眷村長大,從沒進過補習班,靠苦讀考上台大財金系。她緩緩訴說往事,13歲那年父親過世了,「沒有食物,也沒有人照顧,我們好像被遺棄了。」但作為母親的葉麗萍,對女兒呵護備至,女兒要喝水,她說等一下給她;要發言,大方遞出麥克風;在海上,她用補教業12年的功力為女兒上課。

母女同台,但13歲的女兒不想被當作小孩。讀者提問如何避免孩子接觸不良資訊,江悅彤說:「小孩不是18歲就會忽然長大,禁止沒有用。」
母女同台,但13歲的女兒不想被當作小孩。讀者提問如何避免孩子接觸不良資訊,江悅彤說:「小孩不是18歲就會忽然長大,禁止沒有用。」

這次回台宣傳新書,先生江浩哲遠在德國,接受我們通信採訪。他說自己熱愛旅行,高中時曾搭便車旅行環遊歐洲,他尤其喜歡美國作家凱魯亞克(Jack Kerouac)的小說《達摩流浪者》(Dharma Bum),「垮掉的一代」宣揚自由上路,「我也因此在21歲時來到亞洲,這本書徹底改變了我的人生。」往後,他擁有的3艘帆船都以這本小說命名,也根據自身航海經歷,在2000年出版了一本小說《Double Trouble at Sea》。

葉麗萍(右)說:「我們吃睡在船上,不用旅館費和交通費,比在陸地旅行便宜很多,只要花修船費,1個月大概新台幣3萬元。」(葉麗萍提供)
葉麗萍(右)說:「我們吃睡在船上,不用旅館費和交通費,比在陸地旅行便宜很多,只要花修船費,1個月大概新台幣3萬元。」(葉麗萍提供)

 

為愛出航 暈船拿桶隨時吐

獨生女江悅彤穿著粉紅豹紋洋裝,灑脫地坐在桌上,輪到她用5國語言自我介紹,青春期的孩子面無表情地配合演出,然後滑滑手機,在場內走動,但她其實在聽,當葉麗萍說到海上自學的日子很開心,江悅彤舉手要麥克風:「妳開心,我不開心。」又說到江悅彤成績單全A,江悅彤也慎重澄清:「我不是每科都A,體育、音樂、哲學、地理、歷史都沒有A。」青春期的少女抱怨採訪太多,耽誤她和朋友在網路慶生。但她大可拒絕受訪,為何不在家吹冷氣上網就好?她說:「我怕錯過什麼,也怕我媽說錯話,我要幫她改過來。」

江悅彤(右)本來有說有笑,但攝影記者請她和母親葉麗萍(左)合照時,她馬上變臉,加速步伐。
江悅彤(右)本來有說有笑,但攝影記者請她和母親葉麗萍(左)合照時,她馬上變臉,加速步伐。

台大畢業後,葉麗萍跟來台求學的江浩哲公證結婚,婚後2人在復興北路經營補習班。葉麗萍本來想像女人婚後的一生就是買車、買房、生孩子,沒想到她嫁的男人對陸地生活毫無眷戀,一心只想駕船環遊世界。為了愛情,她像童話中的美人魚放棄原本生活,只是美人魚換來雙腳登陸,她為了先生的夢想下海。婚後2年,他們買了一艘船,將補習班委託友人經營,帶著2隻貓就啟程了。

之前,江浩哲曾有一段婚姻,也買了他人生的第一艘帆船Dharma Bum I,只是前妻上船12天便放棄,2人因此離婚,後來把船賣了。1994年,江浩哲和葉麗萍買了第二艘帆船Dharma Bum II,前往南太平洋,浪漫的蜜月變成嚴酷的航行。葉麗萍得學會在暴風雨中拉住船繩,想辦法讓船隻方向穩定。為了省錢,他們去充滿蚊蟲的沙灘挖貓砂。暈船時,葉麗萍在身邊放個桶子隨時嘔吐。想睡時,就設個鬧鐘,每15分鐘叫一次。

2005年,江浩哲和葉麗萍花新台幣4百萬元,買了1艘1993年出廠的二手雙體船Privilege 39,帶著女兒展開橫跨3大洋、5大洲的旅程。(葉麗萍提供)
2005年,江浩哲和葉麗萍花新台幣4百萬元,買了1艘1993年出廠的二手雙體船Privilege 39,帶著女兒展開橫跨3大洋、5大洲的旅程。(葉麗萍提供)

靠岸了,也不能在海灘上穿比基尼喝雞尾酒,當地人也可能上船搶劫。海上壓力重重,葉麗萍說,有不少先生帶小孩航海,但多數人寧可把太太留在陸地,因為曾有船婦受不了壓力,身上綁縛重物跳海。第一趟航海,葉麗萍撐了10個月,後來因補習班經營危機告終,2人賣船上岸,其實她心底也鬆了一口氣。

結婚之初,江浩哲說過不要孩子,但葉麗萍說服江浩哲,「他跟我生孩子,我跟他去航海。」葉麗萍想要一個完整的家,這是她童年的缺憾,這個家要有爸爸、媽媽,還有最重要的孩子,偏偏婚後遲遲不孕,她20多歲就去做了人工受孕,屢敗屢試。江浩哲說:「她幫我完成我的夢想,我能拒絕她這輩子最大的願望嗎?而且這也是她自己努力來的。」

 

陪女自學 按表操課不馬虎

葉麗萍打排卵針多年,終於在33歲時生下江悅彤。就在她理想中的家漸漸成形時,江浩哲卻陷入憂鬱症狂潮。他曾在開車時一路狂按喇叭,上課時對學生無故咆哮…葉麗萍想過離婚,「但是讓女兒失去爸爸好嗎?」她知道要讓先生復原,只能回到海上完成他的夢想。她毅然決然賣掉補習班,帶著2歲的江悅彤,踏上江浩哲的第三艘帆船Dharma Bum III。江浩哲說:「有趣又刺激的海上生活,讓我遠離了憂鬱症的暴風圈。」

回顧海上8年的旅程,葉麗萍很驕傲,她嚴守紀律,除了暈船的日子,全年無休按表操課。江悅彤每天醒來,都會問媽媽今天要學什麼,就連採訪這天也不例外,晚上回去以後,要讀15分鐘的中文書。不想上課怎麼辦?江悅彤說,她記得8歲時曾逃去甲板,「我留在那裡,大概3分鐘吧,不知道不上課要怎麼辦,就跟媽媽回去了。」

船上的日子,葉麗萍唸中文故事書,用英文教授美國教材,江浩哲(左)也會唸德文故事書給女兒聽,江悅彤(右)因此學會多國語言。(葉麗萍提供)
船上的日子,葉麗萍唸中文故事書,用英文教授美國教材,江浩哲(左)也會唸德文故事書給女兒聽,江悅彤(右)因此學會多國語言。(葉麗萍提供)

無論空間還是心理,大家都在同一條船上,空無一人的海洋是美景,也是天然的密室,沒有誰能逃離這艘船、這個家,暴風雨來襲時,更是生死與共。葉麗萍滿足地回憶這趟旅程,「成就了丈夫的夢想,我也獲得正常的家庭,一切都很完美。」

江悅彤小時候把水桶當浴缸,但用海水洗澡容易覺得身上黏膩,上岸後,用清水洗澡、安心睡覺成了一種享受。(葉麗萍提供)
江悅彤小時候把水桶當浴缸,但用海水洗澡容易覺得身上黏膩,上岸後,用清水洗澡、安心睡覺成了一種享受。(葉麗萍提供)

在海上長大的江悅彤,非常習慣船上的生活,「這裡就是我的家,但爸媽想下船,看見不同的文化。」她每每在靠岸時好不容易交到朋友,又要習慣分離。6歲的江悅彤曾說:「我們每次離開一個地方,我的朋友就永遠不見了。」10歲就有了環遊世界的經歷,問她是否想再出海?她說想跟朋友去旅行,但不一定要搭船,「我想去看大峽谷、火山、鹽湖,不像我爸要為了環遊世界去買一艘船,後來一直在修船。」何時要出發?她說,可能是30歲。

女兒終究要回到岸上,進入學校,2013年,全家回到陸地。為了辦理健保,江浩哲做了8年來第一次健康檢查,結果意外發現3公分大的腦瘤。江浩哲說得雲淡風輕,「感覺跟遇到暴風雨差不多。」這場大病,葉麗萍後來才知道手術成功率只有7成,有3成的機率會癱瘓。幸好江浩哲術後沒有大礙,生活如常,夫妻倆目前靠房屋出租維持生活。

 

回到陸地 同心面對各考驗

少了海上的驚濤駭浪,江浩哲買了一台露營車。去年暑假,全家駕車出遊,出發當天就出了嚴重車禍,江悅彤被壓在車下,大量出血,生死交關時,江悅彤腦中想的卻是:「世界人口這麼多,我死了,對世界有什麼差別嗎?」

13歲的江悅彤跟學校同學很不一樣,她關心憂鬱症、LGBT(女同性戀、男同性戀、雙性戀與跨性別者四個英文字的縮寫),「我看到網友有這些情況,想到我或許也是。」她說自己在德國的學校裡,只有一個朋友,「我比較害羞內向,關心的事情也跟一般同學不一樣。他們只在乎自己是否夠酷,不關心國際事務,不想吃的東西就不吃,沒想到有人在挨餓。」

葉麗萍承認自己剛上船時就想下船。但如今,她說:「我好愛大海開闊的感覺。」
葉麗萍承認自己剛上船時就想下船。但如今,她說:「我好愛大海開闊的感覺。」

有時,江悅彤試著跟媽媽談自殘、憂鬱症議題,「可是我媽會說妳不要去看這些東西,越看越憂鬱。」葉麗萍擔心女兒,她看書、上網、找資料也跟朋友討論,江浩哲在青少年時期開始跟憂鬱症搏鬥,女兒會不會也踏上同樣的路?葉麗萍低聲說:「我跟她談論過自殘和憂鬱症,她問我人生有什麼意義?自殺有什麼不好?這些,我也沒有答案。」

海上8年,全家人相依為命,上岸後各自面對危機。問葉麗萍,如果有一天她離世,女兒該怎麼辦?「是我該害怕她不在了…」葉麗萍笑著回答,眼鏡後有淚光,但隨即恢復自信,相信如果她不在了,女兒一定可以好好照顧自己。等女兒上大學了,葉麗萍說自己將和先生繼續旅行,也許駕船,也許去北極。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現在的葉麗萍不像13歲那年的自己,擔心考試,擔心自己被遺棄,在海上,她有一個完整無缺的家,那裡有丈夫的夢想,有好學的女兒,全家人挺過一場又一場的暴風雨。上岸以後,她一定也能走過疾病與憂鬱症的風暴,她說:「如果先生跟女兒都不在我身邊,未來,我也會繼續旅行、做義工,幫助別人蠻快樂的。」

更新時間|2017.11.09 09:4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