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簡竹書    攝影|王漢順

鋼琴家王羽佳剛竄紅時總被人稱「郎朗的學妹」,因為當年就讀美國寇蒂斯音樂學院的她,與郎朗的老師是同一人:寇蒂斯的院長格拉夫曼(Gary Graffman)。

王羽佳驚人的音樂天賦就不必贅述了,我們問格拉夫曼,對王羽佳印象最深的還包括什麼?他回憶,王羽佳剛來寇蒂斯時才15歲,對她的第一印象就是個普通的青少年,他照例請妻子Naomi帶王羽佳去吃午餐,但妻子吃完飯後說,與王羽佳說話時,「感覺像在跟一個大人說話」,意即王羽佳雖才15歲,思想卻已十分成熟。

這可能來自王羽佳長年既大量又廣泛的閱讀,格拉夫曼就曾說,王羽佳熱愛閱讀、熱愛逛博物館,卻從不以此炫耀說嘴。他對我們回憶,例如王羽佳來到寇蒂斯的兩年後吧,美國作家Alex Ross出了一本非常厚的新書《The Rest Is Noise》,書才剛出版不久,王羽佳竟然已經讀了一半。

王羽佳與Graffman---儘管格拉夫曼已退休多年,王羽佳至今與恩師保持密切聯繫,連更換經紀人都會先帶來給格拉夫曼 「過目」。(圖片翻攝自臉書)

而今格拉夫曼已退休多年,但王羽佳與郎朗皆依舊與格拉夫曼維持著如師、如父、如友的珍貴情誼,據說郎朗總會把人家送他的最好的酒,拿去孝敬格拉夫曼;王羽佳則曾經對《紐約客》雜誌的記者說,覺得自己總是在巡迴演出、身邊的人來來去去,永遠陪伴著自己的除了音樂,似乎就只有父母,「以及Gary」。

格拉夫曼本身便是個傳奇人物,他原是著名鋼琴家,無奈五十多歲時因為一場演出傷到右手手指,從此無法再流暢彈琴。鋼琴家的手指壞了,人生看似全毀,但格拉夫曼乾脆當起老師,他受邀至寇蒂斯音樂學院任教,教著教著因為口碑太好,竟一路當到寇蒂斯的院長。格拉夫曼還跑去研究古文物、甚至學中文,他來過台灣十多次,超愛逛故宮。今年高齡90歲的他,直到前幾年都還世界各國趴趴走到處旅行。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