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簡竹書    攝影|王漢順

人們總竊笑她的穿著,說她像脫衣舞孃,笑她愛穿十幾公分高跟鞋,諷她品味低俗,指她靠裸露成名。

王羽佳卻始終依然故我。她極少彈貝多芬,3年前卻在卡內基音樂廳一舉表演了貝多芬最難的《槌子鍵琴》,滿堂喝采。

記者問她為何選這麼難的曲子?

她說,為了反擊人們的蔑視。那睥睨姿態,像極了她說的、最喜歡作曲家普羅高菲夫不顧世人眼光的性格。

當王羽佳現身我們眼前,迥異於印象中的野性美,她的臉龐帶有稚氣,雙眼細緻柔和,燦笑起來極甜,本人比照片漂亮許多。若能搭上一頭直順長髮、高雅晚禮服,在古典樂界肯定被封為甜心小公主之類。

 

裸背長禮服 做自己路線

她卻偏把自己打扮成古典樂界的Lady Gaga。我們一夥兒人在後台休息室等她,這天與她合作的是紐約愛樂交響樂團,男士們西裝筆挺甚至燕尾服,女士們優雅長裙,唯獨王羽佳一現身,是緊身皮短裙加黑色網襪。一小時前她在台上彈琴時,長禮服的背部全裸。隔天登台,換成金色連身超短裙,胸前開叉幾至肚臍。她的字典裡似乎嚴禁端莊二字。

人們總愛聚焦王羽佳的穿著,但王羽佳曾說,衣著只在她上台那一刻對她有影響,一旦彈琴便忘了衣著。(翻攝王羽佳臉書)
人們總愛聚焦王羽佳的穿著,但王羽佳曾說,衣著只在她上台那一刻對她有影響,一旦彈琴便忘了衣著。(翻攝王羽佳臉書)

Lady Gaga不僅是形容,王羽佳自己就曾說古典音樂家以外影響她最大的是Lady Gaga,不過此時當現場記者們問起,她卻又一副「這已經是多少年前老梗了」的神情,勉強答道:「我看過她30歲時的紀錄片,我跟她很像,就連身高都差不多⋯她有自己的主見,不光是別人叫她怎麼做。但那是很久以前了,現在雷哈娜我也很喜歡。」王羽佳來自中國北京,開口是爽朗京片子,偶爾帶點慵懶音。

雷哈娜是黑人女歌手,多才多藝曲風多樣,不但歌唱得好,還建立起自己的時尚品牌。與Lady Gaga一樣,雷哈娜也走「做自己」路線。31歲的王羽佳只比雷哈娜大1歲,她在全球古典樂界的名氣雖及不上雷哈娜之於流行樂界,卻也近乎天后級,1年上百場音樂會是基本款,2年前她換經紀人時,新經紀人發現王羽佳那年工作日曆竟只3天是空白。 

王羽佳常被人拿來與郎朗並論,她15歲考上美國寇蒂斯音樂學院後,被院長加里‧格拉夫曼(Gary Graffman)收為學生,格拉夫曼另一位著名學生就是郎朗,王羽佳10年前剛竄紅時,被稱「郎朗的學妹」「女版郎朗」。現在可沒人敢這樣稱她了,她的位階已與郎朗平起平坐。

王羽佳本人看來頗為稚氣,她自己也認為藝術家即使到了60歲都該保有童心與好奇心,像永遠長不大。
王羽佳本人看來頗為稚氣,她自己也認為藝術家即使到了60歲都該保有童心與好奇心,像永遠長不大。

問她,換經紀人不就是希望減少演出?「我已經推了很多很多音樂會,但還是這樣。」她說今天吃多了,小籠包、鳳梨酥太好吃,又說昨晚幾乎沒什麼睡,「有點累,我明天肯定最好看,然後沒人照相。」總之覺得今天很醜不想被拍照。然而剛剛明明才有記者問她,台灣是巡迴演出的最後一站了,累不累?她卻嘴硬:「你覺得我看起來很累?呵呵呵,我覺得還可以。」

與一些在大型比賽得獎起家的演奏家不同,王羽佳因一場「代打」一戰成名,那是2007年,喜歡臨時取消音樂會的鋼琴女皇阿格麗希又忽然不想彈了,王羽佳接手,驚豔全場。

 

音樂天賦高 二天練一曲

聽王羽佳的觀眾大致分二種,內行聽音樂,外行看身材。她的衣著始終是焦點,古典樂界最講究優雅端莊,王羽佳剛竄紅時,美國就有樂評家諷刺她若裙子再短一些,演奏會就要限18歲以上入場了,更有樂評家說她簡直像「脫衣舞孃」。人們耳語,王羽佳除了裸露與炫技,到底有多少真本事呢?怕是曇花一現的小明星而已。

如今與王羽佳合作的均是全球前幾大天團,她細數:「這個月跟紐約愛樂、下個月跟柏林愛樂也有錄音⋯」簡言之,古典樂界的當紅女鋼琴家。這次她與紐約愛樂在台灣的2場演出,票價最高6,800元,全數完售。她以票房與口碑,惡狠狠報復了那些嘲笑她只會露大腿的人們。

王羽佳小檔案
  • 出生:1987年2月10日生
  • 學歷:美國寇蒂斯音樂學院
  • 榮耀:僅30歲時便被歷史悠久的《美國音樂年鑑》(Musical America)選為「2017年度音樂家」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