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界印鈔機】這地方曾是台灣陰間銀行

陳協和金紙行專訪一

文|呂明潔    攝影|陳俊銘    影音|何懿原 許哲綱 郭奕廷
87年老店傳到第三代陳坤輝,他不求量大,只想專心走好量少質精的路線,繼續傳承手工金紙的文化。

台灣燒金紙習俗已超過百年,但仍有許多人分不清,手工金紙與機械印製的差別。其實手工金紙的興盛,與台灣社會氛圍相關,當社會動盪,民心不安,金紙需求量自然大增。尤其苗栗中港曾是金紙製造重鎮,如今陳協和金紙行仍堅持少量手工製作,夕陽產業僅剩餘暉,第三代陳坤輝仍奮力讓它發光。

清明前後的天氣變化比後母面難猜,陳協和金紙行第三代陳坤輝例行每日公事,攤曬一疊疊金紙於工廠前馬路,風乾黏錫箔的糨糊和章印。他瞄了灰濛濛天空一眼,老神在在,「今天免收啦!尚驚是西北雨,做這行都要觀察天氣。」轉身進倉庫拿貨,不到160公分的他,小小身影一下淹沒在黃紙堆中,再見到人,幾十斤紙已沉沉扛在肩上,76歲的身骨比很多年輕人勇健。

金紙廠內,陳坤輝的年紀還算弟弟等級,他帶領的阿嬤兵團,4位員工平均年齡74歲,年紀最大已經85歲,大家閒話家常,手上俐落動作沒停過,老舊收音機傳來葉啟田的〈愛拚才會贏〉。

4個阿嬤效率分工,有人左手翻紙,右手貼錫箔,速度行雲流水,另一頭則在錫箔上塗金油,讓銀紙秒變金紙,再以藺草捆綁分裝,每人1天最多加工2千張金銀紙,加上日曬時間,約4至5天才能完成製作,而機器轉印,1天就能印好。

第四代陳妙芳負責在金紙側邊蓋印,不同刻章代表不同用途,「刈金」燒給神明、祖先,「囍」字則供結婚使用。她感慨地說,不少傳統客人認為,手貼錫箔才是真正紙錢,機器轉印顏料,少了誠意,但因手工金紙耗時費工,連章印顏料和金油,都得自行調製顏色,又選用生長2年的麻竹製紙,不易產生黑煙,價錢也比機器製貴了3、4倍,需求量已大不如前。

陳坤輝也感嘆,沒有年輕人願做這行,現在員工都是鎮上鄰居,一做就是十幾、二十年,大家同樣見證過金紙業繁盛,也在衰頹後一起守護家鄉文化。員工翁娥回憶:「以前大家都是頭家,我們從小就開始打工,當時很好賺。」

早期苗栗竹南鎮有「金色中港」(竹南舊稱中港)的美名,街景是整片黃澄澄金銀紙綿延不絕,1977年因外銷東南亞和美國,金銀紙製造廠多達385家,相當於全鎮1/4人口以此為業。竹南之所以成為金紙故鄉,始於清朝時閩南人移民中港墾殖,與福建沿海貿易極盛,因信仰媽祖,宗教產業特別發達。

 

更新時間|2018.05.10 03:19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