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專欄
2018.11.22 07:29

【馬欣專欄】在政治風暴之外,金馬這次必須被看到的是什麼?

文|馬欣
畢贛執導的《地球最後的夜晚》,繼《路邊野餐》後再度以貴州凱里為背景,台灣的華文創也參與投資。(金馬執委會提供)
畢贛執導的《地球最後的夜晚》,繼《路邊野餐》後再度以貴州凱里為背景,台灣的華文創也參與投資。(金馬執委會提供)

當我們在講今年金馬,我們該講什麼?誰的政治立場一旦動氣豈是一時討論得完?但電影的巨輪已經在動了,我們講的是一票大陸新生代導演的崛起,且不可忽視的來勢洶洶,我們正在他們的革新點上,是打算失之交臂還是互相觀摩?

(本文作者為今年金馬獎初審評審)

今年金馬獎意外地在政治風暴中結束,立即又被捲入早被選舉帶起的激情與憤怒中,藉著此題,各方情緒洪水般頓時淹沒獎項的本身,即使李安導演在台灣素日有著摩西過紅海的魅力,也抵不過這次的情緒浪潮,加總了這次選舉悶鍋一起滾燙,讓人擔心金馬這次的入圍電影在選舉之後,是否還有被記得與關注的可能。

 

青年導演實力夠強 大陸電影正在轉變中

但今年金馬的入圍片是不能被忽視的,大陸電影因為青年導演的大批崛起,正在一個交叉的當口。

不同於人們以往印象中大陸商業片的明顯套路與俗氣賣弄,這一批新導演像抵抗另一邊的惡俗一般,他們跟台灣一樣也有議題關懷,但電影本身最終傳達出的是藝術性的昇華,不盡然每個都做到好,但這起步紮得很穩,讓我初審看片時,看到他們社會寫實片的長足進步而印象深刻,希望這是個良性刺激。但首先它們得不被口水戰淹沒,它們必須被看見。

得到最佳影片的《大象席地而坐》中,就算芻狗也沒白活,昇華了這點才是藝術。(金馬執委會提供)
得到最佳影片的《大象席地而坐》中,就算芻狗也沒白活,昇華了這點才是藝術。(金馬執委會提供)

首先這次得到最佳影片的《大象席地而坐》,以一隻永遠看不到的大象,來比喻那城那鎮孤立的絕茫處境。在大陸快速蓬勃的發達夢中,能成就的只有少數,但因為富裕的速度太快,迷信橫財的風氣下,個人與家庭乃至於地方的孤立感就更深,那霧霾將城封閉了,命運席地而坐,雖生猶死的等待果陀,只剩同類互咬的本能。

怎麼逃離無盡頭的孤立,胡波拍出了一個當代浮世光影,手法詩意迷人,但倒不出一滴希望的呈現,一方面是對時代不公揮以重拳,一方面以藝術來挽救喪失的靈魂。畢竟這世上孤立之境因經濟變數正在各處蔓延中。

真正好的社會寫實片,不是你可憐我,我可憐你,我們都好可憐地滾在泥巴裡,而是在導演的鏡頭下,就算芻狗也沒白活,昇華了這點才是藝術,反之不是。他承接了早年法國新浪潮留下最好的精神,敘事手法的冷靜才稱得上是悲憫的。

 

大陸社會寫實片力道夠猛
《我不是藥神》將很硬的制度殺人題材,以商業片的流暢展現。(金馬執委會提供)
《我不是藥神》將很硬的制度殺人題材,以商業片的流暢展現。(金馬執委會提供)

獲得最佳新導演、原著劇本、男主角的《我不是藥神》,文牧野雖是30歲出頭的年輕導演,但運鏡的嫻熟、人物層次的掌握、情緒的鋪陳,行雲流水、面面俱到,將很硬的制度殺人題材,以商業片的流暢展現,雖然還沒有個人突出特色,但在社會類型片上,這部電影完成了內涵與娛樂性兼具的功夫,說故事能力是上乘的。

另一部沒有獲獎的《暴雪將至》,也是將經濟的幻夢用連續殺人命案帶出,直逼韓國社會片的優點。產業轉型下,一個被遺落的城鎮,失去經濟優勢,那處處是鐵鏽的工廠畫面與日日下雨的光影設定,其美術成就與韓國《殺人回憶》等經典的暴力美學不相上下。段奕宏演活一個荒謬的中年,不好也不壞的人,只想做點自己,只想偷點榮譽,只是個鄙人,卻被制度摧毀,是韓國電影這十年最強的「大叔題材」,這部電影追上了這國際路,審美也到達上乘水平。

《暴雪將至》中,段奕宏演活一個荒謬的中年,被制度摧毀。(金馬執委會提供)
《暴雪將至》中,段奕宏演活一個荒謬的中年,被制度摧毀。(金馬執委會提供)

婁燁的《風中有朵雨做的雲》描述一個年輕警察捲入遷村與建商的黑暗事件,整個人生在婁燁的手搖鏡頭中,捲入命運的浪頭裡,對於大陸各地改革的「發展時差」有深刻的著墨,關注經濟發展的糖衣下,人隨故鄉是怎麼變化,中港台三地的位置又出現了什麼改變,這雖不是他最好的作品,但寫實力道仍然強大。

另外好壞評價兩極的《地球最後的夜晚》,或許有人覺得重複了畢贛之前的傑作《路邊野餐》,但他在影像的掌握上的確帶人進入夢的意境,那70、80年代的符號、倒影之鐘、意識的洞穴,將時間拖身於廢墟中,也表達出回憶的隔離,以一個煙花的時間,訴說人生最值得追憶的永遠。畢贛不打算讓人都懂,但風格有大衛林區的魔力,所有失喪的重量竟輕如浮萍,你最懷想的都只在一瞬之間。他的作品仍有虛實取代的思考空間。

婁燁的《風中有朵雨做的雲》,對於大陸各地改革的「發展時差」有深刻的著墨。(金馬執委會提供)
婁燁的《風中有朵雨做的雲》,對於大陸各地改革的「發展時差」有深刻的著墨。(金馬執委會提供)

 

不要忽略有實力的對手 金馬仍是個開放性的好舞台

這些導演都是青壯年,他們才要開始大展拳腳,有眼界、對藝術的掌握準確,甚至你能看到他們的熟練。相反於大量濫造的大陸商業片,他們的確有著歐美那派的藝術傳承,想表達也有那份野心,同時他們對社會的觀察入微,包括畢贛之前《路邊野餐》魔幻的寫實手法,都是到位的。這幾部皆是出手自信之作,相信這次有看過金馬影展的影迷對以上所提的導演作品仍有印象,在這第55屆金馬獎,傳達的是年輕人對更好社會的不放棄,而裡面有可敬的對手。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此時你我要因政治因素閉門造車,以後自己比自己?還是你要看完這些入圍片,再決定是否我們真需要有一個好的擂台,與多元的對手較量?是否真的愛台灣電影,我想你有所選擇。

更新時間|2018.11.23 00:1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