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專欄
2018.10.08 09:10

【馬欣專欄】金鐘過後,台劇的未來生機在哪裡?

文|馬欣    攝影|攝影組

半溫不熱的金鐘過後,台劇是否會在這「人人追劇」的時代中逐漸退場?這是台灣觀眾與影視業都在擔心的問題。台劇目前群眾支持度不高的問題還在,台劇除了缺錢與人才流失,還有什麼問題?

《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2》在金鐘獎贏得最佳迷你劇集與最佳導演鄭有傑(右)。
《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2》在金鐘獎贏得最佳迷你劇集與最佳導演鄭有傑(右)。

今年金鐘獎落幕了,因《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2》得到迷你劇集導演獎的鄭有傑,在頒獎禮上講了一段很感人的話:「不是因為看到希望才堅持下去,是因為堅持下去才有希望。」現在的台灣觀眾的確需要戲劇讓他們看到希望,但理智上,要思索的是目前處於頹勢的台劇要怎麼讓觀眾看到希望?

金鐘一向的收視命脈在戲劇,但在今日全球海量的劇出現在觀眾面前時,已經流失收視基本盤的台劇,是否還能支持金鐘的高度,還是金鐘只是救援投手的位置?這是我們面對的最現實問題。

2016年,台灣在「植劇場」系列讓觀眾看到生機,看到節奏穩定、人物設定鮮明,故事環節終於齊全,為各種類型劇打下基礎。「植劇場」退場後,去年台劇就進入一種不穩定的亂流狀態,走向類型劇的陣痛期。

由許瑋甯(左起)、吳慷仁、李國毅、孟耿如、黃健瑋主演的《麻醉風暴2》,金鐘獎入圍10項只得到最佳美術設計獎。(公共電視提供)
由許瑋甯(左起)、吳慷仁、李國毅、孟耿如、黃健瑋主演的《麻醉風暴2》,金鐘獎入圍10項只得到最佳美術設計獎。(公共電視提供)

 

導演使命感太重 大過戲劇本身的魅力

以去年來說,《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2》與《麻醉風暴2》,因為成功的第一季,都是觀眾滿懷期望之作,也被視為普遍粗製濫造台劇中的一線生機。但後者出現布線太雜,導致結尾不知該如何收的局面,原本的人物魅力也在最後流失,無法呼應第一季深掘內心與產業深沉問題的張力,餘韻就少了,人物溫度無法延續到年底是事實。

要挖新聞業弊病與黑金政治這種大題目,《麻醉風暴2》前2集打了不錯的底,但收線地太倉促又簡單,無論醫學面的黑暗挖掘與正派的力道,都不足以撐出故事的飽滿度。

社會劇最難也最吸引人的是,要讓觀眾震撼於敵人的劇大與盤根錯節,這其中的人性也非善與惡,人物如此才見深度。而《爆炸2》立意良好,但同樣失之於敘事方式過度熱血,而無法爬梳出小女孩乃至全村深受霾害的悲劇力道,失之於想說的議題給了一堆,包括兩岸、新聞亂象、政治、環保等,而失去了人物內心的深入投射。

戲劇再怎麼有理想性,都要讓觀眾能代入人物本身,要從他的眼同時看到無力與堅強。這是韓國與日本的社會劇總能以人道關懷給了黑金與特權狠狠一巴掌的原因。

《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2》因劇情涉及太陽花學運與台獨而被愛奇藝下架。(公共電視提供)
《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2》因劇情涉及太陽花學運與台獨而被愛奇藝下架。(公共電視提供)

 

社會劇的創作需要冷血熱心腸 導演不能過度畫重點

這兩齣最被期望的劇,給觀眾的失落感也相對大。因為此兩齣的觀眾都太熟悉日韓社會戲的深刻度,雖然看台劇時包容度會較高,但「文以載道」仍是台劇常犯的問題,這點是外國社會劇最避免的缺失。導演使命感成為劇的重點,比觀眾更熱血,也更想說了,這樣會讓故事少了進退的從容、與觀眾的懸念,如《爆炸2》中大陸生的信太長,節奏也跟著失穩,觀眾看到的除了故事,也看到創作者的熱切,背後創作者的殷切被觀眾看出來,社會劇就無法發酵。

社會劇需要一步步鋪陳,帶領觀眾去黑森林裡發現內幕,也要讓正反派有等量齊觀的表現,事情才有厚度,才會發現身處其中的人是如何的不忍與脆弱,這兩齣反派都不見人性,只勾出讓人憤怒的樣板。

創作者的冷靜,讓兩邊都被關照,人性的溫度才能被喚起,不然演完就如同一團野火燒完,這兩齣因此不會有第一季的回饋與熱度。

 

《翻牆的記憶》調性不明顯 無法鎖住觀眾

《翻牆的記憶》讓何潤東(右)、姜瑞智贏得戲劇節目導演獎。
《翻牆的記憶》讓何潤東(右)、姜瑞智贏得戲劇節目導演獎。

關於《翻牆的記憶》,之前看到一則報導表示導演何潤東對於收視未如預期,而感難過。老實說,現在業內的發表會,因為大家同感產業生存不易,人們就不會多說什麼。如今的商業劇,無論哪國都一樣,如果在3集以內沒辦法把觀眾拉進來,就失去機會了,每天更新的劇太多,前3集已是觀眾底線。

此劇的前面,會讓觀眾不知情感要投射在哪一個人物中,若說是校園霸凌劇,但它的殘酷與企圖穿插的詼諧又讓觀眾情緒無法連貫,不知自己是看輕鬆劇還是霸凌劇,2個主力男學生內心鋪陳太慢,以至於落入《極道鮮師》以為爽利樣板的錯覺。

 

以霸凌為主題 但不夠深掘 又拉出太多紛雜的人物線

再者校園的氣氛與對白營造的不夠年輕,在觀眾還未對年輕主角產生情感時,在第3集左右又加碼成人組,無論敘事節奏與人物設定在前3集都沒有做出定錨效果。

在金鐘給予最佳導演的肯定之後,身為觀眾的我仍必須提醒,只有評審才有責任必需看完整齣劇,但觀眾不用,不要試圖考驗觀眾耐心。商業劇有絕對的門檻與考驗,何導,你找出了吳念軒與張庭瑚這2個有潛力的演員,下次再碰到他們,讓他們演技開到極致吧,學生的小社會並不單純,需要更放膽的演出,別因顧忌輕重而產生煞車痕。

《翻牆的記憶》宣傳的訴求是日韓有口碑的霸凌劇,在全球都已經是發展非常純熟的題材。所以不能把校園劇拍得如此單純輕鬆又想偷渡點複雜,主線與調性要拉得更清楚。

 

莫子儀的演技未來仍有機會 盧廣仲的感性有當演員的質地

《台北歌手》講述才子呂赫若的傳奇人生,由莫子儀(右3)飾演呂赫若,他也與導演樓一安一起贏得最佳編劇獎。(公共電視提供)
《台北歌手》講述才子呂赫若的傳奇人生,由莫子儀(右3)飾演呂赫若,他也與導演樓一安一起贏得最佳編劇獎。(公共電視提供)

《台北歌手》這次獲得5獎,有一定水準,它有傳記劇的質地,男女主角表現得宜,題材或許不是大眾劇,但與水準穩定的《花甲男孩轉大人》成為金鐘2大贏家的確沒有太大的問題。至於被爭議的視帝,演員的戰線很長,盧廣仲在這齣本色演技之後,面對的是更多機會與考驗,但以他在創作透露的內在細膩,期望能把他這份感性敏銳未來投射在與他形象不同的角色中。

莫子儀或許可惜,但不用急,他詮釋傳記人物的那份底蘊有到位,代表他是能演出人味的好演員。

 

在有人質疑評審選擇的紛擾中,有爭議聲是好事,代表仍有人在意。金鐘或許隨產業慘淡,而今年黯淡了一些,但多了一個機會讓我們再重新回顧一下去年的台劇,整體是讓人惋惜的,多半失之於野心太大,太重議題(這幾年國片也常發生這類情況)。然而有人才有景深。請回到人本身吧,如此其反照的議題才深植人心,更刻骨銘心,如韓國的《我的大叔》、日劇的《dele》《四重奏》,人味足,社會景況才能真被看到。

故事向來是能驅逐狼群(黑金、惡勢力)的火把,有了戲劇與故事,人們才有警覺也才能被關心,請大家加油。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