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馬欣

許多人瞧不起愛情劇,也不將常演愛情劇的演員放入眼內,但一旦有了真本事的人來演,愛情劇才真顯出了不是一般凡夫俗子能駕馭的珍貴。就是因為難脫那些套路與公式,才顯出一個好演員的與眾不同。林遣都在《大叔的愛》裡的深刻演技,讓BL愛情劇再也不能被低估,多年後,讓日本再度創造了純愛劇的經典。

有一種演員就算接到有瑕疵的劇本,你也會對他的演技留下印象,就像是棒球賽上無望得分的一局,只有一人擊出安打,即使無人在壘,但一記實力揮棒的響亮聲音,就如同晴空萬里般的被確定,這種令人難忘的淋漓盡致,就是林遣都的演技。

只是首先他必須站上耀眼的投手丘,這次《大叔的愛》的成功,終於讓人看到這個奮鬥多年的傑出演員了。

林遣都(中)15歲出道演出《野球少年》就贏得最佳新人獎。(緯來電影台提供)

 

戲中的巨根男 是從少年時就獲獎項肯定的戲精

日劇《大叔的愛》在社群中的後座力之強,快速捧紅了以往常演男二的田中圭與林遣都,說「捧紅」二字可能有人會抗議,畢竟林遣都在日本是公認的實力派演員,得過多座演技大獎,也曾與生田斗真等人被譽為日本五大美男,但他很少挑起黃金檔戲劇。他的戲路雖多元,常出現各類戲劇中,但人們不會馬上聯想到是他(比方他曾出現在電影《解憂雜貨店》飾演那不得志的歌手),因為他進入角色後就像變形蟲。

多半是對日本影視文化熟悉的人,會認識把「牧凌太」演好演活的林遣都,其實本身就是個十五歲就出道,並且當時就以《野球少年》得到日本奧斯卡最佳新人獎的資深戲精,之後更一路得各項演技獎。

《大叔的愛》一開始是紅在劇本設定巧妙,少女心噴發的大叔很討喜,對於執著於硬漢的保守亞洲文化來說,簡直就是難得的抒壓劇,於是在2016年的SP就獲得相當的回響。但萬萬沒想到的是,這齣僅七集的深夜劇今年竟然攻陷網路各大社群,紅到無人可擋,到最後一集時,竟然灌爆了朝日電視台網站,40萬人湧入推特討論劇情,香港、大陸與台灣各社群都熱了起來,之前更延燒長達一周的結局猜測。

林遣都飾演的牧凌太讓人牽腸掛肚,粉絲認真守護他和男主角春田(右)的愛情。

看似平凡的牧春CP喚醒觀眾純愛的熱血

火熱到在網上各站兩派CP,其中「牧春派不能輸」的狂熱更是許久未見的日劇現象(其實韓劇最近也少有了),讓林遣都一舉登上成為「今年春季日劇最令心動的男主角」,打敗眾多人氣偶像與一線前輩,尤其是傑尼斯當紅的幾位偶像,媒體用爆冷形容的確不為過。

《大叔的愛》後來居上的氣勢如同有一個載滿粉紅色泡泡的雲雨帶正接近你的上空,到了第五、六集吸飽了足夠的水氣,到第六集「牧春分手之不能接受」引發爆點,瞬間下起了如愛情龍捲雨的威力。可以說,已經很久沒有以這樣少集數的愛情劇,還能讓觀眾牽腸掛肚一周,死心塌地地向編劇呼喊愛,直接狠狠喚起了人們對愛情的熱情。

這太稀有了,自從各種高富帥、外星人、古人穿梭都來談戀愛時,一個人物設定是素人的愛情連續劇幾乎沒有紅的可能,連拍都沒人拍,結果一下子竟然驚天地泣鬼神的呼醒愛了。

《大叔的愛》直接狠狠喚起了人們對愛情的熱情。(愛奇藝提供)

不再苦情或人物蒼白 BL劇的新時代開始

愛情劇的胃口有一半是被韓劇,還有近年來的大陸劇搞壞了,他們強行浪漫的作風,開始讓人麻木,但一齣BL劇,以辦公室戀情出發,看似都很平凡,卻讓已經麻木的觀眾,再度重回了當年《在世界中心呼喊愛》的心動,愛情劇回到原本能呼風喚雨的本事。

怎麼做到的?除了大叔的少女心,明顯的愛情的公式,其實主演的林遣都功勞不小,這也是為何他高居最心動男主角第一名,觀眾原本從被大叔感動與逗樂,到後來認真為小牧的幸福掛心,與其說擔心主角春田情歸何處,觀眾有更深的牽絆是繫於小牧身上。

走心的演技 讓觀眾無分男女都能共鳴

林遣都原本接演時,觀眾擔心文藝氣(常演文藝電影與實驗劇)的他,是否能演這齣類漫畫劇,但被暱稱為「小林子」的他,在戲份不多,台詞又多有壓抑的情況下,除了那句「巨根就不可以嗎?」他這角色其餘時間常在說反話,內在情緒必須埋藏在細節表情中,這時你就發現他的演技有份量,將這齣主攻誇張顏藝的喜劇,埋了不同路數,但不突兀。你看到這「牧凌太」深埋的真情向觀眾湧來,同志愛上一個直男的沒把握,令人想起所有人都有過的「情難自禁」,以及戀愛時種種的內心小劇場。

在這五年的愛情劇中,幾乎沒有人這樣演粉紅劇,他細節功夫好,讓人入了心,情緒幾番轉折,劇情快到尾聲,觀眾才發現「怎麼辦,他想說的話都沒說。」這樣的堆疊下,讓五集之後,觀眾一起累積了情緒,等待著齊齊爆發。這固然是劇本走得好,但若沒演技,那些不靠台詞的意在言外難以這麼精準。

2016年,林遣都在東京出席NETFLIX替《火花》一劇舉辦的記者會。(東方IC)

 

林遣都多年來的邊緣人演技 訴盡年輕人的虛無感受

曾看過日劇《火花》的人,對林遣都的精彩演技不會意外,該劇第八集有一幕他台詞慢慢地說,情緒漸漸地滿上來,當時電視上面漫才正在熱播,那頭傳來的笑聲跟他的話語呈現極大反差。他演的德永知道他對漫才理想的初心已不可能在電視上發揮,也看到前輩因他上電視而想放棄真本事,面對世道的嘩眾取寵,德永走心的台詞一步步堆疊,如小說鋪排沁入人心。他詮釋的漫才藝人德永,在NETFLIX播出時讓海外的觀眾大為驚豔,大陸的網民從此封他為「林老師」,也是《火花》一劇讓林遣都翻身,拋開了他的萬年少年臉包袱,進入了更多可能的戲劇領域。

之前因為他清秀的少年臉,給了他機會,讓他國二時就被挖角進入演藝圈,第一部電影《野球少年》以孤高的天才球員得到日本奧斯卡影帝,之後幾齣青春電影都讓他大放異彩,但這張娃娃臉帶給他障礙,也給他不同於一般人的角色,讓他接了不少邪氣與靈氣兼具的難度角色,如《惡之教典》中被老師引誘的少年、《東京同棲生活》(吉田修一小說改編)裡演活視一切為荒蕪的男妓、《暗金丑島君》裡陷入金錢陷阱中、漫改電影《荒川爆笑團》裡被外星人與Cosplay降伏的大企業公子,他幾乎都不拒接地磨戲,一年到頭都在開工,因此各路角色都有,甚至在演技上收放自如,沒有失手過。

一部電影《我所歸屬的地方》從一個少年犯搶劫的開始,他猙獰憤恨如野獸的面貌,讓人心頭一驚,反差了他之後被陌生奶奶的關愛降伏的情感,另外也有日劇《我不存在的城市》裡,飾演一個因弱勢被誣賴的人、《ON 異常犯罪捜査官 藤堂比奈子》中則是反派心理學者。

林遣都在2017年上映的大陸電影《青禾男高》飾演高中生,該片在台拍攝,他也因此在高雄住了一陣子。(東方IC)

 

每齣愛情劇成功的關鍵 都是因為有一個經典人物

那些邊緣化的角色把他磨得出眾,演技生活化,但也在近年在面臨中生代的關卡危機,他曾表示過自己的不安,哪知他演過最商業的喜劇《大叔的愛》,凸顯了他十年磨一劍的真功夫,讓這個本來被落合扶樹演過的角色,完全沒有陰影與包袱地成就了另一個新的「牧凌太」,其實愛情偶像劇最重要的是經典人物,近年來最缺的也是經典人物設定。「牧凌太」的成功,除了劇本助攻外,也成就了一個新的經典同志角色,不再讓與社會抗辯的苦情蓋過人物本身,而純粹訴諸於愛一個人的初心,這點「牧凌太」打開了同志劇不是流於人物蒼白,不然就要背負使命的苦情瓶頸,他成為一個直男直女都被打動且共鳴的角色。

人們常瞧不起愛情劇,觀眾常覺得那是花瓶可以演的戲,但一旦有了真本事的人來演,愛情劇才真顯出了不是一般凡夫俗子能駕馭的珍貴(如之前的山田孝之、堤真一),正是因為難脫離那些套路與公式,才更知道好演員能賦予真實的重要性。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