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9.06.10 06:58

【台語片明星白虹故事2】單親養大三兒女 過好一個人的老後

文|鍾岳明    攝影|林俊耀    影音|陳昱弼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白虹(左)說她剛出道時,小艷秋(右)就是大明星了,2人後來變好姐妹,見面就有聊不完的拍片趣事。
白虹(左)說她剛出道時,小艷秋(右)就是大明星了,2人後來變好姐妹,見面就有聊不完的拍片趣事。

當時很多台語片女星,演紅幾部片就嫁給大老闆,息影做人婦。白虹雖有家中經濟壓力,但她說:「我不想嫁大老闆,只想拍戲看能不能紅一點,因為小艷秋紅了很好,有地位有錢,人家又對她好,而且拍戲是我最大興趣,息影在家看電視時,若看到特殊表情,我也會跟著做。」說完她抽動臉部肌肉,模仿小艷秋在《瘋女十八年》拿下金馬影后的神情,模樣逗趣。

攜手導演夫 合拍經典

她不嫁大老闆,其實是想黏在媽媽身邊,「人家說她是星媽,她說自己是星傭。」她大笑:「她陪在我身旁,什麼事都幫我做,沒有脾氣。有次要上戲,我催她梳快點,她說我又不是梳頭師傅,要怎麼快?」後來嫁給台語片導演張英,她才甘心不做任性的女兒。夫婦倆一導一演許多作品,包括《大俠梅花鹿》和創下票房紀錄的《天字第一號》女特務系列電影。這時,攝影記者請她暫時離席拍照,她靈巧的眼珠骨碌骨碌轉,一臉正經說:「喔,天字第一號要出任務了!」

白虹(右)的前夫張英(左)是台語片時期的大導演,擅長開創電影類型。(白虹提供)
白虹(右)的前夫張英(左)是台語片時期的大導演,擅長開創電影類型。(白虹提供)

儘管她把演戲當志業,人生卻不像電影順遂。張英傾家蕩產投資動畫片,白虹反對,夫妻意見不合離異。她拍戲賺錢,同時要帶大3名年幼子女。對她而言打擊更大的是,「我以前都演主角,後來年紀大了,人家都找我演配角或媽媽,演起來不過癮,我就介紹別人去演。」禁不住年輕女星紛紛竄出頭,她40歲左右主動告別演藝圈。

張芳瑜形容那時的明星媽媽像掉落凡塵,「她以前是大家族,沒落前家境很不錯,現在沒錢卻不能當個上班族,人家一看就知道是妳,行業很受限,只能活在經濟很漂浮的狀態。」明星光環意外成了阻力,但她愛逛街買衣服,穿不了那麼多,拍戲時就賣給演員,當成副業,生意很好。息影後她發揮做生意的本領,賣珠寶、開餐廳、紋眉店、賣整人玩具、玩股票…「那時小孩在讀書,有經濟壓力,我360行都做,這行賺不到錢就趕快轉行。」

 

身體不退休 安排充實

儘管事業浮沉,卻也把3位孩子拉拔到大,但這位退役明星卻像上癮似的,從沒停下工作,現在除了買賣股票外,她也經營糕餅生意,有訂單就出貨,生意依舊忙碌。「我從沒想過退休這2個字,除非我的身體叫我退休,能做我就做,這是種精神寄託。」

「很多人說,妳可以在家享福,幹嘛那麼累?我說在家不是享福,是受罪,除非我生病,不能做事,才會在家,我現在能做事,這才是在享福。你覺得在家看電視好命嗎?看久也會累吧,我每天跟不同的人在一起,做不同的事情,多快樂啊!」

白虹(右)烘焙杏仁片與鳳梨酥時,每道工序都很注重衛生清潔,她坦承自己有潔癖,並強調是為了畫面拍攝好看,否則她一定會戴口罩、手套。
白虹(右)烘焙杏仁片與鳳梨酥時,每道工序都很注重衛生清潔,她坦承自己有潔癖,並強調是為了畫面拍攝好看,否則她一定會戴口罩、手套。

白虹的2個兒子定居國外,女兒住台灣,都想接她一起住,她卻堅持獨居。「年紀大了多少要跑醫院,我在台灣很多醫生看很熟了。女兒嫁出去也很忙,我聽很多朋友說,跟子女住有一堆問題,我幹嘛去麻煩他們,我都可以自理呀。」

她把一個人的老後生活,安排得很充實:早上8點起床,看股票,市場買菜、煮飯,下午跟朋友吃飯聚會、逛街或買糕餅食材,有時去跳交際舞、唱卡拉OK。她的作息跟一般老人不同,「我晚上不知道幹嘛都二點睡,我常開玩笑說,我是最早睡的,凌晨睡。有時晚上沒事做糕點,一做就做到半夜3、4點。」

這天,我們在她投資的咖啡廳廚房,看她現場示範做鳳梨酥。她搖身一變,成美食節目主持人,備料時精心擺盤,注重細節,連圍裙蝴蝶結,也要調整到完美的弧線,同時身兼導播,「這個麵粉撒出來,先不要拍。」「鮮奶油還沒退冰,先卡!」沒想到鳳梨酥尚未出爐,她卻先端出自己憂鬱症的故事。

更新時間|2019.06.07 18:5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