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相人間
2019.09.23 06:58

【傘運五週年2】勇武派本來都是和理非 誰當大台誰坐牢

文|陳虹瑾    攝影|林俊耀 鄒保祥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2014年,港人響應公民抗命行動,香港處處可見「我要真普選」。(達志影像)
2014年,港人響應公民抗命行動,香港處處可見「我要真普選」。(達志影像)

不過5年前,主張「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抗爭者和勇武派人士,尚無法理解彼此的分歧和差異,互相指責。前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回憶,傘運時,包含他在內的勇武派人士想升級運動,「我們想進攻、想要衝,但和理非對別人說:『他們是鬼啊!他們不是我們的人,他們都在破壞。』到魚蛋革命的時候,還是被和理非切割,說我們是『鬼』。」

「現在如果有人犯錯,我們不切割,而是改善。原因就是不分化。中共的手段就是恐嚇、分化、謠言,如果有第一次切割,就有第二次,再切幾次,就被切碎了。」陳浩天說:「群眾智慧驅動所有東西。很多外媒問我運動下一步會如何?我真的不知道,但群眾知道。他們犯錯、學習、有自我修正能力,而且馬上改。」例如,《環球時報》記者8月14日在機場因被質疑拍攝人群,遭到示威者綑綁,引發譴責,示威者道歉;8月18日,一名說普通話的男子被指拍攝抗爭者臉部,群眾反而爭相與他合照、高呼「福建獨立、平反六四」,感謝他「聲援運動」。

5年後,不同立場的人士彼此理解,遊行現場還常見「和、勇」合作。不少當年主張和理非的年輕抗爭者,現在主動「補位」上前線,成為勇武派。「其實勇武本來就是和理非啊!」陳浩天強調:「我們是走完整個和理非的過程,發現都沒用,才走下一步。」

主張港獨的前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表示,如今的勇武派,其實原本都是「和理非」。
主張港獨的前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表示,如今的勇武派,其實原本都是「和理非」。

值得注意的是,運動中被喊得最響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是被控在旺角騷亂參與暴動罪和襲警罪、遭判處6年徒刑的梁天琦,於2016年立法會補選時的競選口號。他曾提及為對抗「邪惡的政府」,需「動用一切手段」對抗鎮壓;如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被廣泛接納、理解為港人爭取自由的運動精神。

 

無大台無組織 徹底faceless

都說港人如水,卻也不得不如水。

「誰當大台(指領導人),誰就坐牢,這是很關鍵的原因。」香港眾志祕書長黃之鋒回憶,今年六月九日,百萬港人上街時,「最專業的戴耀廷、本土派的梁天琦、左翼社民連的黃浩銘,還有我,都在坐牢。」

目前在獄中的香港本土派政治人物梁天琦曾喊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翻攝維基百科)
目前在獄中的香港本土派政治人物梁天琦曾喊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翻攝維基百科)

「無大台、自發性,這其實是一種很無奈的舉動。為什麼無大台?為什麼沒有人『出來扛』?因為雨傘經驗就是告訴香港人:『出來當大台,你要付代價,而且還是刑事的代價。』就連在台上做司儀,都得坐牢。」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回憶,傘運時她是默默在台下參與的一分子,2014年9月28日一早,只是要送音響進入和平集會場地,就被拘捕。她舉例,邵家臻、陳淑莊當年都只是在台上主持,「他們只是在上面說話啊,哪有什麼煽動不煽動?」

香港支聯會副主席、執業律師鄒幸彤認為,港人發展出「無大台」抗爭模式,其實是不得已的舉動。
香港支聯會副主席、執業律師鄒幸彤認為,港人發展出「無大台」抗爭模式,其實是不得已的舉動。

寒蟬效應發酵,傘運紀錄片《傘上:遍地開花》成了占中九子審判時的呈堂證供;逆權運動裡,人人戴著口罩、徹底「faceless」,勇武派彼此提醒「包住耳朵」,只因被拍攝者的「耳朵弧度特徵」,如今常被法院作為裁定暴動罪的依據。「無組織化、無大台化,是被迫的反應。」鄒幸彤強調:「一個正常、健康的社會,不會讓人連上街都要蒙面、搞到『大家不識大家』。」

更新時間|2019.09.20 18:4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