恣睢麻利是一名水電工,也是詩人。「他的作品是很特殊俱備抒情性格的。雖然說歸類在工人寫作會降低麻利詩文的魅力,但他的作品在台灣工人寫作裡一定是很重要的。」詩人及詩評家印卡這樣評論麻利的詩。

在麻利2015年自印自售的《我們的戒菸失敗》影印手寫詩文集中,一開頭便寫詩集是獻給「燦煌」、「阿娥」的。「阿娥」是麻利的母親,「燦煌」則是一位麻利已經過世的好友。

在第一次採訪時,我以為這輩子沒做過穩定正職的麻利,人生轉捩點應該是他去竹科電子工廠上班後。那時麻利不適應工廠重複機械動作的工作流程,與上司起衝突,又被抓到上班睡覺,於是搞丟了工作。後來他到社區當保全,才開始大量撿拾垃圾、囤積東西。

但麻利說,他心中真正的轉捩點應該是在燦煌過世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