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相人間
2018.03.11 23:00

【水電工詩人番外篇】他花三萬多元夾娃娃

攝影|王漢順    影音|何懿原    文|特約記者王志元 

恣睢麻利本名林良諭,是一名水電工,也是詩人。他有囤積症,在家裡囤積了大量雜物。但與一般囤積症患者有個很大的不同,麻利屋裡的東西,有一些他願意送人。

採訪麻利時,觀察他屋內的「收藏」。基本上沒什麼規則,車牌、公仔玩偶、衣物、水電材料……什麼都有。而佔最大部分的是公仔、娃娃,那是他夾娃娃得到的戰利品。

「他是個脆弱敏感的人,所以經常沉迷某種習慣逃避,可能是酒可能是其他嗜好。」麻利的好友,獨立樂團「傷心欲絕」的主唱許正泰這樣形容麻利。而夾娃娃便是麻利近年沉迷的興趣。而從夾娃娃機裡夾來的東西,麻利總大方的送給朋友。

「有時候我很市儈。」麻利說:「其實那個是我不要的,對我來講那只是擋到目標的垃圾,所以把它夾下來。比如說藍牙喇叭,曾經送給一個狀況不好的朋友,他拿回家練琴用,超方便的。」問他夾娃娃花了多少錢,他說最沉迷的時候,1個月可以夾1、2萬元。

採訪當天我們請麻利帶我們去夾娃娃。一邊夾,他一邊告訴我們整個夾娃娃機業界的生態以及夾娃娃訣竅。什麼叫做檯主,什麼是場主;他猛力搖晃娃娃機的手把,讓櫥窗內的夾子搖晃,說這招叫做內甩。「其實就是賭博,這些夾到的東西都可以再賣回去給檯主(自租機檯擺放娃娃機店內的業者)。」那這樣夾會賺嗎?「怎麼可能,都嘛是賠居多。」

麻利背後便是盒裝公仔。許多盒裝公仔都是夾娃娃夾來的。
麻利背後便是盒裝公仔。許多盒裝公仔都是夾娃娃夾來的。

那一天我們總共花了500塊錢,夾到4盒海賊王正版公仔。

過完農曆年後,我約了麻利補訪。當天麻利狀況不好,反應比較遲鈍。結束後我問他是不是前一晚喝多了?結果他說不是,是因為整個過年他夾娃娃夾掉3萬多元,他正在懊惱中。

「不知道為什麼就改不掉這個夾娃娃的習慣。」麻利說:「會不會是回家(在家裡幫忙做水電工程)太久,不適應這樣穩定的生活,讓我有自毀傾向?」

麻利一臉頹喪無助地看著我。我突然想起他一首詩是這樣寫的:「良好的溝通、尋找問題、發現它、解決它。說那麼多還是無法改變把房租拿去夾娃娃的事實。」〈娃娃機安魂曲〉

鏡週刊關心您:未滿18歲禁止飲酒,飲酒過量害人害己,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