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介紹認識製作人詹哥(詹仁雄),知道他要做男團選秀,我每個月上台北,拿我們的音樂給他聽。」與《原子少年》合作的初始,是于傳勇主動出擊。從韓國請來7個音樂製作人,提供近70首歌讓製作單位選擇,金智湖也動用關係請到曾替GOT7、TWICE編舞的團隊,「如果這次沒成功打造出男團,之後可能就更難了。」

執著於偶像市場是想完成自己未竟的夢想。少女時代,金智湖為了站上舞台拚盡全力,6年時間,每天練習12小時,碰撞出一身傷,甚至遇上無良經紀人捲走所有錢,「那時候不是看錢,真的是靠夢想支撐。」于傳勇努力多年,一度要在台灣組團發片、演戲,最終因為希望能在韓國出道放棄,問他後悔當年的選擇嗎?他說:「我不後悔,因為當年實力也不夠,我後悔的是沒遇到一個人跟我講『你現在很爛,不要去徵選』,讓我知道哪裡可以加強。」這些都是走過以後才了解的,「我現在看到練習生的問題,告訴他們還講不聽,有時候會很生氣,我不希望他們像我一樣。」

選秀節目《原子少年》爆紅,負責音樂製作與舞蹈編排的舞客星知名度也跟著上升。(蕭志傑攝)

他與太太金智湖成立舞客星woo.k star,第一年就砸了450萬元。點開舞客星YouTube頻道,除了cover影片,也有原創MV,那是2人聯繫舊友,幫孩子們打造的歌曲。「20年前一起奮鬥的朋友現在韓國娛樂圈都很大咖,特別請他們幫忙。讓孩子們知道我們不是騙子,是認真要栽培。」也跟BTS所屬的HYBE、PSY的P NATION等大經紀公司合作,試鏡、挑選適合人選赴韓訓練。

3年多來遇過數不清的學員,也簽下幾名練習生,台韓的環境、練習生差異,讓他們幾度感到錯愕與心傷。金智湖皺著眉,用不甚標準的中文努力表達,「韓國是我準備好了,給我機會的感覺,跟現在台灣孩子不一樣。這裡是你找他,他還會說有事。」于傳勇補充:「說有事其實是去玩,去玩也沒關係,還拍限時動態,看到會生氣啊!」

還有不少過度自信的孩子,「可能在學校很多人說他們很棒,可是專業的人來看不夠啊!光是溝通讓他們知道還要再努力,就花了一年。我中文不夠好,講話只會用那些固定的字,很直接、聽起來很凶,我太太就擔心孩子們受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