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經

  1. 財經理財

    【生意經】為扶失業夫一把 罹癌陸配棄教鞭賣老麵包子撐家 紅林包子鋪專訪

    王紅林命運多舛,她2歲被抱養,師專畢業剛執教鞭,養母就罹怪病,她日日鹹魚配飯攢醫藥費。後來相親認識台幹丈夫,17年前來台照料重病的婆婆之餘,她赴包子店打工養家,早到晚退學功夫,沒想到丈夫中年失業,5年前偕夫賣起老麵包子。本以為苦盡甘來,開店隔年先生中風倒下,鐵娘子披上堅強鎧甲獨撐,去年又被診斷罹癌,不得不頂讓起家店專心治療。大病初癒,今年3月才在中和另起爐灶,旋即碰上疫情攪局,她不怨天,盡人事等待春燕重返。

  2. 財經理財

    【包子詩人撐家番外篇】當婚介所暗樁拒削凱子 一杯椰汁讓台幹夫傾心 紅林包子鋪專訪

    夫妻本是同林鳥,紅林包子鋪老闆娘王紅林年輕時皮膚白皙、個兒高䠷,曾被婚介所拉去當暗樁,她沒趁機削凱子, 相親時只點了杯椰子汁,務實性格讓台幹丈夫游志賢一見傾心。婚後,為照顧重病婆婆舉家遷台,丈夫中年失業喪志,她到鞋店、包子店打工,一肩扛起養家重任,就連創業賣包子的起心動念,也是希望鼓勵另一半振作。

  3. 財經理財

    【包子詩人撐家番外篇】陸配口音被疑是賊 從被歧視到美食名嘴都挺她 紅林包子鋪專訪

    早年,有些人會用異樣眼光看待外籍配偶,紅林包子鋪老闆娘王紅林永遠記得,剛隨丈夫來台定居,幫兒子辦理入學註冊手續時,辦事員聽到她的口音,得知她是無業狀態,竟意有所指的對著其他排隊家長喊了句「 趕緊把包包收好」,讓她既難堪又尷尬。「早期歧視太多了,但都已經過去了,現在我很多朋友都是台灣人 ,而且我一路走來一步一腳印,點點滴滴都是靠自己的雙手打拚。」婚前在大陸曾是國文老師的王紅林,婚後努力融入台灣生活,赴鞋店、包子店打工,每天早到晚退、認真負責的工作態度,讓她累積不少貴人,5年前自立門戶開店,不少美食、名嘴都被她的好手藝所吸引。

  4. 財經理財

    【包子詩人撐家番外篇】又黑又醜女娃2歲被抱養 18年後她選擇這樣報恩 紅林包子鋪專訪

    「我小時候前額、後腦勺很凸,生母口才好,一句『前啄金、後啄銀』就把我送出去了。」生於大陸文革動盪年代的紅林包子鋪老闆娘王紅林,從不避諱談自己的出生,全村子街坊鄰居都知道她是抱來的孩子,甚至因此被嘲笑霸凌。儘管如此,養父母的愛卻徹底翻轉她的命運,不僅栽培她成為全村第一個讀大專的女孩,18年後養父母終於生下一個妹妹,孝順又貼心的王紅林選擇用自己的方式報達養育之恩。

  5. 財經理財

    【生意經】克服55%燒燙傷賣早午餐 疫情來襲他推居家調理包衝人氣 察爾斯廚房專訪

    6年前一場八仙塵爆,讓原本愛打籃球、田徑社一員的張承騏,人生被迫按下暫停鍵。來自單親家庭的他,不想成為母親負擔,努力復健半年即出院。他在北投開店賣自家製的奶酪與早午餐,大量使用天然食材入菜,甚至清晨跑基隆採買海鮮,要端出好料理吸引目光。5月中,本土疫情擴散,張承騏順勢推出外帶優惠與加熱料理包。熬過生死關卡,他要把握有限的時間,做自己想做的事。

  6. 財經理財

    【酪實新生番外篇】他開了間熱門餐廳 心中的好料是媽媽煮的菜 察爾斯廚房專訪

    張承騏說自己從小就不是一個乖孩子。「以前在學校打架鬧事、被送進警察局,做過很多荒唐事,都是我媽來學校善後、擦屁股。」對讀書沒有興趣,他在淡江中學讀了1年便休學,說服母親讓他轉學到開平餐飲學校,之後又到欣葉101餐廳實習,「靜不下來讀書的時候,我就想去做菜。」

  7. 財經理財

    【酪實新生番外篇】毀滅後重生 他再進廚房不讓自己怕火 察爾斯廚房專訪

    5月中,台灣本土疫情擴散前,我們和張承騏約在店內採訪。他站在爐火前烹調店裡招牌的濕式熟成安格斯板腱牛排,明火炙燒,散發出陣陣香氣。受傷後再次進到廚房、見到火焰,會有壓力嗎?他搖搖頭說,「我就是靠這行吃飯,我必須得接近火。」

  8. 財經理財

    【生意經】亂彈鼓手經營live house有成 疫情零收入照開直播挺住

    童志偉曾是亂彈樂團的團長兼鼓手,十年前他租下台北公館河堤旁餐廳,轉型成live house,當起老闆,供獨立樂團賣票表演。初期,陽春的空間只有幾盞燈泡,舞台簡陋,靠他在外接案錄音、表演賺錢投資設備,慢慢升級。苦撐3年,童志偉邊做邊摸索,以多元音樂、多角經營方式走出活路,顛峰時月營業額可達百萬元,河岸旁的這處展演空間也發展出自成一格的風景。不過,疫情升三級警戒直接衝擊娛樂休閒產業,本來滿檔的演出全部延後。雖然面臨零收入,童志偉相信只要音樂氛圍不散,終能再上場。

  9. 財經理財

    【亂彈鼓手當老闆番外篇】他克難創業睡店裡3年 還編預算維護古蹟

    2011年,亂彈鼓手童志偉已失業十年,他從中壢老家回台北找機會,因緣際會被朋友帶到位於台北自來水園區一處沒生意餐廳,看看能做些什麼,從此便留在此拓荒,將乏人問津的一塊地,搖身邊成獨立音樂迷愛混的地方。回憶創業初期,他笑說,別人餐廳裡是會有蟑螂,他的live house因為在河堤邊,常有螃蟹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