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
2016.10.27 02:25

菜霸橫行農產公司 柯文哲人事擺爛釀禍

文|劉榮 林俊宏 丁國鈞

國內菜價自中秋節後一路狂漲,理當發揮調節供需、促進公平交易的台北農產運銷公司,卻因經營權三方角力無法定案,致未能發揮穩定市場功能。本刊調查,台北農產公司長期遭農會派系把持,早已弊端叢生,台北市長柯文哲擺爛觀望,導致經營權陷入農委會與農會系統的大亂鬥,內部身兼業者及董事雙重身分的「菜霸」橫行,趁機哄抬菜價,民眾只能叫苦連天。

菜價貴翻天,法務部21日指示高檢署指揮全國各地檢署嚴辦,全面動員抓「菜蟲」,台北地檢署22日上午派出2名主任檢察官及檢事官,前往位於北市萬大路的台北農產運銷公司辦公大樓,搬回大批帳冊。

產銷雙棲 價格上揚

巧合的是,9月3個颱風接連報到,菜價一路飆漲,各方將矛頭指向台北農產運銷公司,農產公司卻在此時爆發經營權之爭,完全無法發揮平抑菜價的功能;面對各方指責,柯文哲24日在市議會回應,農產公司人事不管怎麼惡鬥,都不應該影響菜價;未來農產公司總經理希望由專業人士任職。

台北市長柯文哲(圖)極欲拉攏張榮味,導致北市府在農產公司人事案無法定案。
台北市長柯文哲(圖)極欲拉攏張榮味,導致北市府在農產公司人事案無法定案。

農產公司預定在26日召開董事會,改選新任董事長,目前柯市府、農委會、張榮味三大勢力協調後,傾向支持前司法院長林洋港的姪女林秋慧,出任農產公司董事長,但掌握實權的總經理一職,民進黨與張榮味還喬不攏。

本刊調查,民進黨執政後,積極布局農產公司改選,並規劃聯手北市府,希望扳倒把持農產公司16年的張派,瞄準明年3月的中華民國農會(原省農會)理監事改選。

不過,柯文哲與張榮味有默契,要讓現任總經理韓國瑜做到明年6月,三方角力,導致農產公司人事難產,市府人士坦言:「人事案角力本來只有圈內人關心,但兩邊人馬鬥到菜價飆漲壓不下來,演變成農委會及北市府雙輸的局面,確實是柯P始料未及。」

農委會高層直言,這波菜價上揚,是全面性的蔬菜類別受損,供需失衡造成價格全面上漲,與過去因高麗菜減產導致的連動上漲不同,「新政府要徹底解決菜價,必須一併解決農產公司內部有人產銷雙棲、哄抬菜價的菜霸行為。」

操控批發 供需失調

本刊調查,這群隱身產銷體系內,擁有承銷人、民股董事身分的「菜霸」,操控批發價格最常見的手法,就是同時扮演果菜市場內的供應商(賣方)、與承銷人(買方),把左手的菜賣給右手,藉以操控價格。

台北地檢署派出2名打擊民生犯罪主任檢察官(右1、2), 前往台北農產運銷公司查扣蔬菜交易資料。
台北地檢署派出2名打擊民生犯罪主任檢察官(右1、2), 前往台北農產運銷公司查扣蔬菜交易資料。

農產公司身為「公用事業」,以撮合蔬果價格為主要功能,歷年來每次菜價飆升,就不斷遭外界垢病未善盡調節供需的責任,而這種內部民股業者,既做生意又當董事的怪象,是問題的關鍵,卻一直未獲解決。

知情人士說,「菜霸」透過操控各種蔬菜品項,哄抬價格,最常見的就是從產地先壟斷貨源,造成奇貨可居的供需失調現象,然後在批發市場占地為王,勾結不肖拍賣員,甚至更改來源地及品項名稱。

本刊調查,農產公司現有的23席董事,至少有4席民股代表是「業者董事」,業內公開的祕密為這些董事不但可指定拍賣員,鎖定特定價格賣出,最常見的是高山高麗菜跟平地高麗菜價差,平地高麗菜進貨太多會拉低價格,配合的拍賣員甚至可把品項改成高山高麗菜,1公斤拍賣價至少多了1元,知情人士說:「只要拍賣員說菜是尖頭的,是高山高麗菜,他說了就算數。」

「拍賣員如果不同流合污,就會被排擠。」該人士說,拍賣員除了定期的出國旅遊,還經常獲贈勞力士,各種傳聞都有。

防弊失當 哄抬價格

雲林地檢署會同警方前往西螺果菜市場查緝囤積商品及哄抬物價等不法行為。
雲林地檢署會同警方前往西螺果菜市場查緝囤積商品及哄抬物價等不法行為。

雖然農產公司一再對外宣稱電腦拍賣可以防弊,但事實上,電腦拍賣照樣可以作弊,交易電腦化只是把手寫的交易過程透明化,並非透過電腦交易,真正的交易還是由拍賣員進行,只要勾結不肖的拍賣員,照樣可以哄抬價格。

台北農產運銷公司掌管台北市第一、第二果菜批發市場,二家批發市場每天的交易量,決定了當天蔬果批發價格,也直接影響市場上的售價。農產公司管理的一市、二市,每天蔬菜吞吐量近二千公噸,占全國供應量近三分之一,二家市場的批發價格波動,也跟著影響全台。

高麗菜依產地不同價差懸殊,部分不肖拍賣員卻照 樣勾結承銷商更改品名。
高麗菜依產地不同價差懸殊,部分不肖拍賣員卻照 樣勾結承銷商更改品名。

本刊調查,農產公司民股董事四年改選一次,業者董事須每四年花錢買股權,不具名的民股董事透露,每股行情價約七百元,想爭取民股董事,光是花錢收委託書要砸約二百萬到三百萬元。

「花這些錢當上董事,要怎麼回收呢?當然就是利用民股董事的特權,大撈四年。」回收選董事的資金,最快的方法就是獨家靠供貨給全聯超市,長期賺取暴利。而離譜的是,部分農會系統的董事也認為,這些是選上董事後的「福利」。

倒貨轉賣 賺進價差

本刊根據爆料前往果菜市場,當場直擊一名身兼承銷商的「業者董事」, 出現在拍賣區現場。
本刊根據爆料前往果菜市場,當場直擊一名身兼承銷商的「業者董事」, 出現在拍賣區現場。

本刊調查,二○○七年台北農產超市因不堪虧損,十三家門市賣給全聯福利中心,超市部門裁到只剩營業部門的果菜包裝供應中心,客戶本來是自有超市,交易後變成獨家供貨給全聯,隨著全聯版圖擴張,台北市一百一十三家門市也由農產公司供應中心供貨,這些小包裝的生鮮蔬菜也成了業者董事的金雞母,「固定品項都是特定董事在交貨。」

農產公司人士說,果菜包裝公司平均一天交給全聯八萬包的果菜,颱風天甚至達到二十萬包,主要鎖定大宗的高麗菜、進口菜、蘿蔔、菇類,「農產公司把整箱的菜變成小包裝賣,批發進貨、零售出貨賺價差。形同暴利。」

不只源頭由特定董事把持,供貨價格還比拍賣貨貴了至少二成,生產過剩的菜類也用倒貨手法賣到全聯,由特定董事供貨,果菜供應中心「吞下去」,台北農產公司也成了另類的冤大頭。

派系把持 誤判供給

該人士提及,一名業者董事因為特權交貨給農產公司的果菜供應中心,本來還沒有當上業者董事之前,只能供應蔬菜,當上董事之後,連水果也開始供貨,短短一年的時間,買了一台保時捷跑車,在果菜批發圈引發討論。

該董事在清晨拍賣結束後,仍然在拍賣機旁邊核對入帳資料。
該董事在清晨拍賣結束後,仍然在拍賣機旁邊核對入帳資料。

農委會官員表示,台北農產公司依「農產品市場交易法」,本身不但是交易平台,也形同特許事業,卻放任特定人士藉「共同運銷」名義從中牟取暴利。主因就是長期遭國民黨地方派系把持,農委會放棄對農產運銷公司總經理的任命權,委由地方派系掌握的農會系統推派,這也就是前雲林縣長張榮味人馬,能夠長期把持農產公司人事的原因。農糧署對預期性風災,過去都有滾動式蔬菜倉儲機制,預先針對根莖類及大宗蔬菜類,先向農民調度倉儲,甚至緊急向國外採購。

政院高層檢討這次菜價飆高的主因之一,在於台北農產公司未即時提供正確資料,農糧署就把量化的資料往上報,分析少了哪些菜?需多久時間復耕?應有完整說明,不是只有統計數字,農糧署只要確定上游菜量不足,就可宣導告訴消費者先少買,多吃根莖類,從源頭抑制菜價飆高。

台北農產公司沒充分掌握產地供給訊息回報農糧署,導致誤判,也是台北農產公司人事不受政府控制造成的後遺症,苦果卻由全體消費者承受,中央政府及柯市府實應立即改革。

市府發言人林鶴明表示,農產公司人事紛爭,應不致於影響菜價,這次菜價波動屬全國性的問題。

農產公司供應給全聯福利中心113家門市的生鮮蔬果,幾乎都由特定董事供貨。
農產公司供應給全聯福利中心113家門市的生鮮蔬果,幾乎都由特定董事供貨。

更新時間|2016.12.27 16:49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